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菌香飘出儿时味

2017-11-06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杨训波
    每每闻到菌香时,儿时找菌子的情景便似菌子破土而出一般在记忆中鲜活起来……
    我年幼时找菌子的记忆主要来自外婆家。外婆家地处哀牢山深处,村庄名叫大水井,那是一个山高林密之地。那些年,火把节前后,我都喜欢到外婆家。寻一个下午,外婆突然有了兴致,就会背上个小竹篓,带着我们走出家门。那些年,哀牢山中菌子奇多,那些菌子似乎认识我的外婆似的,只要外婆一到,小菌们就会争着破土而出了。我跟在外婆身后,有时看到红色的几朵小菌,她就说,这叫辣子菌,可以吃的,说完就小心翼翼地将辣子菌连根拔出,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放进竹篓里。继续前进,又见几朵红中带黄的菌子,外婆说这叫奶浆菌,可以生吃的。说完就拔出一朵,掰开菌叶的一角,顿时就有奶浆冒了出来,我接过,清理好菌子上的碎土后,直接把它吃了。如今想来,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一种叫“扫把菌”的,那菌子在阳光下晶莹透彻,外形似扫把,吃起来,味道也非常好!
    用不了多久,外婆的小竹篓就装满了各式各样的菌子。我们回家、清洗,再切出三五块腊肉下锅炼油、放上三五个蒜瓣、些许辣椒,待锅中冒烟,再把洗好的菌子放入,翻炒之后,加盖汽之,此时外婆则忙着清洗韭菜,我们则守在锅旁,深深吸气,大有要将菌香都要吸完的架势。清洗好韭菜、切好放入锅中,再翻炒,继而就有一大碗菌子上桌了。
    和外婆找菌子是为了吃,而和舅舅找菌子则为了卖钱。当时因为山中多“羊肝菌”和“大角菇”,便有许多做生意的人到村里收购。于是,我便多次跟在舅舅的身后和他找,可惜,那些宝贝甚是认生,懂行的人说,“羊肝菌”和“大角菇”都是有“窝”的,你不知道它们的“窝”,就无法看到它们的踪影啦!我因不认识它们的“窝”,所以虽然多次跟着舅舅进山,但从来没有找到过它们。
    我年幼时找菌子的另一个记忆来自老家。老家也在哀牢山深处,与外婆家隔着三座大山,因地处深山中,故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花椒箐。老家的山上也多菌子,但村里人专门进山找菌子这事却不多,村里人往往是到山上放牧、割叶子时,看到了菌子就拿回家里。那些年,村民经济意识淡薄,似乎也没有人想过将菌子拿去换钱。村里人虽然不习惯进山找菌子却喜欢天未亮就走出家门,在家门口的田间地角找鸡。当年,我也多次早早起来,披上蓑衣跑出家门,首先在我家的田边看,然后再到别人家的田边看。尤其是晚上又打雷闪电的天气,村里人就认为,哇,鸡闪来了,明天要出鸡啦!每逢遇到这样的天气,第二天我绝对早起,期盼着到田地里有大片的鸡在等着我,但任我期盼的心里如何急切,鸡依然故我,它们依然不紧不慢地从它该冒出来的地方冒出来,自由地成长着。因此,当时,我也不会找到鸡,只有妈妈到田地里干活时,会不时拿回几朵来给我吃。
     记忆任久远,回忆时常在,这也许就是一个人进入中年后的惯常行为罢了。如今,妈妈回到我身边,她会寻个周末,约好伙伴后让我送她们到山上,她们进山后,我便回到家中,等她们打来电话再去接她们回家。因此,菌子虽然不再找,因妈妈在,所以,吃菌子的次数却比过去多了。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