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野鸡坪的狐狸(36)

2017-11-13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A3版 作者: 编辑: 
 
     ■ 杨保中
    白尾巴趴着不动,母狐狸也趴着不动,两只狐狸不约而同地盯紧着惊惶不安的白鹇。愤怒的大鸟依旧不停地盘旋,目标不在林中的鸟,而是那只将它碎尸万段都不解恨的俏狐狸。开初几天,雄雕仅抽太阳初升野兔们还没出窝它还不去狩猎之空,拿狐狸是问。几天后,雄雕因为捕食不顺而怒气冲天,干脆成天专门与俏狐狸过不去。俏狐狸惶惶不可终日,尽管有森林作庇护,但既然金雕铁下心来要惩罚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它捕获。
    森林的混乱是立体的,昏天黑地的,天空上的鸟,地上的狐狸以及不时慌乱地钻到地面上来的野雉与白鹇,全都乱纷纷的……母狐狸放眼四望,惊奇这么纷乱的场面中胆小如鼠的自己,哪来的如置身局外般地冷静?难道身旁的这只老狐狸,真的值得依靠?
    “砰!”
    一声特别刺耳特别响亮的响声突然响起,随即纷乱的大森林霎时间寂静得听得见落叶的声音。一双仿佛置身事外的狐狸,虽然事先已有预感,但都不约而同地全身悸动,两只狐狸清楚地看见,一只肥大的白鹇正大声地咯咯惊叫挣扎,却根本不能前进半步,很显然,混乱的森林导致没有头脑的白鹇中了人的套子了……
    母狐狸浑身发冷,仿佛那套子下着的不是白鹇而是它,不由自主地,向白尾巴靠拢过去。同样的白尾巴也不由自主地浑身发抖,不过母狐狸偎依过来那一刻立即有了宽慰感——庆幸那套子套着的不是它们俩。然而,更尖锐的叫喊,在它们视线不能到达的地方,远远地传来。
    “呦……呜……”

    呦……呜……”
    分明是俏狐狸的叫声!
    白尾巴的心被狠狠地拽了一把,“俏狐狸出事了!”它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既然俏狐狸搅乱了林地的安宁,那么,不安宁的林地理所当然地要将它排斥。俏狐狸的惊叫,吓得白尾巴身边的母狐狸情不自禁地“呦……”地失声惊叫,白尾巴立即扬头啃向对方的脸,这是狐狸间最严重的警告:闭嘴,小心你的小命!尽管周围没什么异常,但两只狐狸都吓得匍匐退行到灌木丛下去了,它们紧紧地偎依成团,哆嗦着不晓得如何是好。
    “砰”的声响吓晕了俏狐狸,如果不是右脚腂尖锐的疼痛感告诉它大事不好了,不然的话,它根本不相信落入猎人的圈套了!
    怎么会这样呢?
    根本不可能呀!
    不是时地把心儿提得高高的,耳朵竖得尖尖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咋还中了人的圈套?俏狐狸大声惊叫之后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它被一只牢牢固定在地上的铁夹子夹住后腿了!都悔到脚后跟了,占了金雕的便宜,却不该一再故意挑逗那一对伤心欲绝的金雕夫妇,到如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忘却了任何时候最应该提防的是比金雕可怕得多的猎人!在这情绪亢奋的日子里,林子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也没看见有人进入林子,突然间就有铁夹子出现了(其实那是早先的猎人随意设置的),猎人真不得了!吓破胆的俏狐狸拼命地扯动右腿,然而,尽管都把整只铁夹子扯得哗哗响,咬住脚腂的铁牙齿却纹丝不动。俏狐狸“呜呜”地哀号,它的不幸咋和刚狐狸一模一样呢?毫不防备之时,突然地被铁夹子夹住了,它俏狐狸太大意了。
    俏狐狸愤然地左冲右突地拼命挣扎,高高跃起又重重落下……幻想着一通挣扎之后,卡着的脚腂突然抽出来了,然而,哪有这样的好事?无论俏狐狸如何使力,铁牙齿依旧将它的细细的脚杆死死地卡住,毫无松动的迹象。俏狐狸张开大嘴,想与铁夹子较量,然而那坚硬的冰冷的感觉不待它动嘴早将它吓住:营救黑泥儿之时曾与钢铁较量过,除了丢了门牙之外,什么收获都没有,如今可再不敢逞能。它的丈夫刚狐狸曾见识过狼将被夹住的腿咬断的可怕的场景,然而,刚狐狸不都没有咬断自己的腿的决心么?它俏狐狸更连尝试的念头都没有。它是母狐狸,柔弱的母狐狸哪有那么出众的胆识和毅力?最终,俏狐狸以自己的方式,结束了徒劳的挣扎,无奈地就地躺下,听天由命地静待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俏狐狸又回到了野鸡坪,成了人的猎物。
    野鸡坪的农人于第二天才出现在那座曾经纷乱不堪如今却万籁俱寂的林子里,他不过是秉承先辈的习惯,在野鸡出没之地,随意地设置一些装置,那些装置却时不时地给他提供不错的美味,他“捡”起俏狐狸和那只已经死去的白鹇。白鹇没伤到要害处,然而,无端挣扎的它吓死了自己。那个人走向俏狐狸的时候,俏狐狸甚至连嘴巴都懒得张开,眼睛更是颓然闭合,既然连铁夹子都对付不了,又奈何得了人?尽管如此,那个人还是往它的头上罩了一个大袋子,确定俏狐狸伤不到他也无法逃脱之后,才将它从铁夹子上解了下来。
    又回到了野鸡坪!
    百味杂陈的野鸡坪,是撒在俏狐狸伤口上的一把盐,除了痛之外,再没有其他滋味。硝烟味以及来自人的复杂气味,令俏狐狸恐怖、哀伤。俏狐狸拒绝这一切,使劲地排放臭屁,令一拥而上,好奇地将它当玩物的人无法靠近。它的消极的抵抗卓有成效,被夹住之后并没有过多地受到伤害,柔弱的它,除了柔弱地抵抗外还能做什么呢。 (未完待续)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