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野鸡坪的狐狸

2017-12-04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杨保中
     俏狐狸没有死,它依旧保持着人群刚刚离开时的姿势,尖嘴伸出网眼外,四肢分别吊在四个不同的网眼上一动不动地待着。并非它愿意,只要它稍稍地动弹,脖子上系着的细钢丝立即勒得它喘不过气来。尖嘴与勾着网眼的四爪,哪一个着力点稍稍变化,立即就有了生命之虞。俏狐狸柔弱不堪,它慵懒地吊着,一动不敢动。最不堪奋力逃脱之际,明明以为马上脱身了,哪晓得处境更加不堪?
     18. 难以承受的生之重
     那个人把俏狐狸折磨得痛苦不堪,它想死,它的身子垂了下去,全身的重量立即集中到被细钢丝勒着的脖子上,不止脖子立即要被切断,并且因为窒息而全身肿胀,脑壳疼得快要胀裂......俏狐狸恐惧得心都被压瘪了,怕得立即将四个爪子同时勾住四个不同的网眼,顿时,痛楚的感觉大为消散,惊慌失措的情绪立即消解了许多,俏狐狸再不敢死。
      死太可怕了,不能轻易而死!没有目睹刚狐狸的死,却眼睁睁看着黑泥儿死去,黑泥儿临死前眷恋的哀伤的表情,至今深深地刺痛它的心灵。不能轻易地死去,决不能死!说是这么说,然而,生之重难以承受:那么一动不动地吊在半空,那不是生,那是比死更难受的苦!俏狐狸尝试着爽快地死去,可惜稍稍地改变一下体位,脖子便勒得紧紧的,厚厚的脑壳立即炸裂般疼,疼得不敢承受……既然不敢面对死亡,也只好慢慢地消受痛苦。
     生不如死,死又不甘心,于是,时间从受虐的那一刻变慢了,慢得难以忍受。
     如果说四爪是角质的,被钢丝勒住也不太痛,而尖嘴与脖子却分外柔软与脆弱,要是四爪试图略微改变一下受力的程度,脖子那儿的锐痛便格外清晰,只好僵硬地一动不敢动。不动是相对的,身体哪可能长时间地不动呢?除非连呼吸都停止了,不敢死,体位就得时不时稍稍变化一点点儿。
      俏狐狸安静地吊在钢丝网上,围观者走后的屋子格外安静。大凡动物的大脑都简单,即使狡猾的狐狸也不例外,这使得它很快忘却了惊恐,很快转入不知痛苦为何物的麻木状态。此时,身体虽然看似不动,其实每一个着力点都在不时地动:一忽儿是这只爪子稍稍地滑动一下,一忽儿又是那只爪子稍稍地移动一下,甚至被细钢丝勒紧了的脖子,也时不时地上下滑动。感谢光滑的毛皮,感谢那个不想让它死去的施虐者,在钢丝套与脖子间留有一点稍稍可以移动的间隙,俏狐狸便有能力也有耐心与最致命的钢丝套玩起了游戏,稍稍地上下移动,不至于某一个地方的毛皮被细钢丝勒破了。
      那个农人打着电筒观察一阵唾骂一通之后呼呼睡去,屋子空寂得令俏狐狸身心放松,悠然地打起呼噜来。痛楚却平静,柔弱的俏狐狸只能以柔弱的方式延续自己的生命。
     第一天很难受,第二天更不好受,最难受的是口渴。
     俏狐狸一动不动地吊在钢丝笼上,那个农人才不管它的死活呢,一大清早锁门走了,到他回屋时,俏狐狸听到了“咯咯”的野雉的挣扎与惊叫声。门打开了,敞亮的阳光顿时将空荡荡的屋子装满,装满俏狐狸的全身的还有说不出的不安与恐惧。接着便听到了小孩子欢快的笑声,接下来便是一只拖着黑白相间长长的尾羽的雄雉,在屋子里惊惶失措四处乱飞。俏狐狸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干枯的双唇,眼睛睁开时,与一双亮晃晃的眼睛相遇了。
     “爷爷,笼子里吊着的是什么呀?”一个小孩子惊讶地问。
     “狐狸呀,难道你没见过狐狸?”爷爷轻描淡写地回答。
     “怎么看起来像松鼠呢?它干嘛一动不动地吊着?”
     “装死呗,诺,爷爷让你看看,它是松鼠还是狐狸。”
     农人说着,随手抄起了一根棍子。一时间,整间屋子积尘飞扬,咳嗽声惊叫声纷纷扬扬……最后这一切都在孩子的惊叫声里重新安静下来。原来,农人将棍子狠狠地戳向吊在笼子上壁的可怜的母狐狸,狐狸大惊失色,不时张嘴惊叫,不时放下爪子胡乱地挣扎。它的身体稍稍改变位置,立即被勒得喘息窒息,因此发出的低沉的痛楚的惊叫声,令那只早就惊慌失措的野雉惊骇地四处乱窜。野雉上虽然系了绳子,绳子由小孩牵着,却由不得小孩随意地控制,于是,小孩也跟着大声惊叫起来。 (未完待续)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