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野鸡坪的狐狸(40)

2017-12-11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杨保中
    野雉飞,孩子叫,俏狐狸苦不堪言……便是方才那个混乱的局面。
    屋子再度安静下来时,空荡荡的又仅剩一只狐狸。
    俏狐狸舔了一下嘴唇,方才的一顿受虐与挣扎,加紧将它趋向死亡,如果不是纷飞的尘埃辣痛了小孩的眼睛,用不了一会它便死了。然而,一通挣扎后,它又活下来了!不能死,不能轻易地死去,俏狐狸一家不能一只接着一只死,它得活下去!为死去的丈夫和儿子,也为它自己。与其说口渴还不如说庆幸,俏狐狸舔了一下口唇,生的滋味很实在,很幸福!
    匍匐着地倒退而行了起码三四个身位之后,白尾巴与母狐狸这才惊魂未定地停了下来。两只狐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晓得如何是好。如果退着退着碰到铁夹子或者踩中套子,它们且不是白鹇和俏狐狸的下场?都趴着不动,静静地偎依着,互相做伴有多好!此刻的母狐狸不再以年轻自居,温存柔弱地紧紧依偎白尾巴,尽显一只母狐狸对公狐狸的依赖。
    白尾巴却紧张起来,不信任也就少了负担,信任了便多了责任,下一步该如何是好?白尾巴一点办法都没有。它躺着,却一刻都没忘记抬头观察。晚霞染红了断崖,那上面嬉戏的雌雕与小雕们,发出“呜嗷呜嗷”的快乐的叫声。长翅膀多好,翅膀之下都是乐土,愿上哪儿上哪儿,不像狐狸,刚刚丢失了野鸡坪的旷野,又要失去野鸡坪的山林,狐狸眼里到处不安全,到处都危机四伏。如今它与母狐狸能去哪儿呢?它俩哪儿都去不了,没长翅膀,哪儿都不是说去就能去到的。
    白尾巴羡慕地盯着崖顶向下俯瞰的雌雕和小雕。
    雕群不在意灌木丛里的狐狸,“哑哑”地发出快乐的啸叫,抬头往无垠的野鸡坪的旷野张望。母雕耷拉翅膀,眯缝眼睛,极期待极惬意的样子。小雕们则张开肉乎乎的没长多少毛的翅膀,伸长脖子“哑哑”地高叫……很远的地方,它们的雄雕爸爸,正举翅冉冉向断崖而来。    
    两只狐狸于是都无所事事地和金雕母子一块儿打量起空无的天空来,高原的天空蓝湛湛的,傍晚的天空,因为太阳西斜而柔和多了,蓝得仿佛有人往一盆清亮纯净的水中加了一滴蓝墨水,清亮而透彻。随着金雕们的欢呼,两只狐狸看见天空出现一粒纽扣大的黑影,那黑影随着金雕们欢呼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小雕们的爸爸雄雕回来了。
    于是,两只狐狸看见了令它们目瞪口呆的非常壮观的情景。
    那只越来越近的金雕,双爪拽住一个比它的身体大得多的巨大物体,它强健有力的簸箕般大的翅膀,扇动的风刮得高高的树梢都在不停地晃动,而它的身子却十分沉稳,目光犀利炯炯有神,令躲藏在灌木丛下的两只狐狸不敢仰视。“呼哧呼哧”的狂风,从它俩的头顶隆隆而过,断崖顶上躁动的小雕们一声不吭地瞪着眼睛,伸长脖子,张大嘴巴,举起肉乎乎的翅膀……显然,雕爸爸的神力令它们惊讶得不得了。
    终于,响起了“嘭”的一声巨响。雄雕把攫取的重物掷到了崖面,雕群一拥而上,顿时,嘁嘁喳喳的进食声炸雷般从半空中落了下来,两只狐狸一时间馋涎四溢,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
    金雕们啄食的是一只羊腿,一只被人抛弃的羊尸上切下来的羊腿,白尾巴这样判断,是因为它都嗅到了淡淡的臭味了。金雕一般情况下不吃死尸,如今,雄雕叼回一头羊腿,说明两只小雕和一只母雕的需要量激增,而它又一时半会地找不到更多更新鲜的食品,不得已,只好把撞到嘴边的给弄回来。在由金雕制造的那些山林混乱的日子里,雄雕没找到多少好吃的,两只大雕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俏狐狸上,愤怒的它们因愤怒而失去理智,只顾一味地报复,没顾上好好地觅食,结果一家都饿了好几天了。 (未完待续)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