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那些年,我们的童年

2017-12-11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吴 燕
    童年,总能给人留下难以忘怀的记忆,每一代人都有属于那个年代的童年回忆,在多年以后回想起来,仍然有一种让人兴奋,让人欣喜的情愫。
    记忆中我的童年就是我们几姐妹随时黏在一起,做什么事情都是一串的。我们的童年生活简单而又快乐。
    农村出生的孩子都割过猪草,我们的童年乐趣之一就是割猪草,当然真正让我们开心的事情不是割猪草,而是可以去“偷核桃吃”。八月份的核桃是我们最爱吃的时候,虽然它没有完全的成熟,吃起来没有特别的香,但是它有独特的口感在,甜甜的,超级好吃!直到现在,只要那段时间回去我都还会弄点来吃。
    早饭吃后,妈妈们总是把我们送到大妈家,让奶奶看我们,同时给我们的任务就是割猪草。每次我们都是先玩够了,然后才挎上竹篮,带上镰刀,一路叽叽喳喳、蹦蹦跳跳到田边地头去割猪草。路上总是一惊一乍的,由于有人会突然叫出来一句“蛇”,其她几个人就会叫起来问“在哪里,在哪里……”,然后始作俑者就会嘿嘿地笑,最后就被其她几个人骂。到了地里面,我们就开始摘核桃,假如时间还早的话我们就摘下,弄好后,吃够了才开始割猪草;假如时间已经迟了的话我们就摘下来分配着背回去。每次“偷核桃”也不是都顺利,有时候才开始摘就被主人发现,主人就会边走边骂,我们就赶紧背上竹篮稀里哗啦地溜走了,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几姐妹你看我我看你傻笑一阵,然后准备割猪草的时候就会发现镰刀不见了,几个人又原路返回去找镰刀……回到家告诉奶奶,我们因“偷核桃”而被骂时,奶奶就会说“哪个让你们一串串的,分开点不会,还要大声说话,不被骂才怪……”那些包谷地的主人最怕的就是像我们这样的娃娃一串串的去他家地里割猪草,由于我们总是不看脚下,专门挑选长得旺盛的地方去割,等到傍晚的时候,偶尔就会听见有人站在田埂边叫“明天谁再去我家地里割猪草,不看包谷,把我家包谷踩死了,我就……”
    现在的孩子玩具数不胜数,而我们那个时候的玩具基本就是大人弄或是我们自己弄,玩的游戏也很简单,打纸包、抓石子、过家家……村里同龄的孩子总是聚在一起玩,玩的时候都是跪在地上或是趴在地上,现在的孩子是无法体会到我们的简单快乐的。
    女孩子玩过家家的时候,需要的工具都是自己弄的,比如,碗筷是用树叶子当碗,树枝当筷子;而扁担则是拿来一根长棍,两头用线分别挂上一个塑料瓶瓶;磨就拿来一个瓜,切出来圆形的两块,下面那块要比上面那块厚点、大点,在上面那块中间的位置挖上一小洞,在边上插上一根木棍……女孩子的过家家就这样玩一整天。而男孩们总是喜欢拿着木棍当剑使,一天的“打打杀杀”……
    出村口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斜坡,我们就会三五成群的到那个地方玩耍,拿一块纸板垫在屁股底下,或是直接坐在地上,然后另一个人或是两个人就开始往下拉,这样的游戏也可以玩大半天。
    ……
    当然除了玩,我们那个年代吃的东西也很少,不像现在,什么都有。那个时候的我们最常见的就是橘子罐头、菠萝罐头、鹌鹑蛋、健力宝……能够吃到,那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记忆中,有人来看奶奶会带点礼物,奶奶就会把我们几个小孩子聚在一起,然后一个人分上一点,而她每次都只是喝口水。
    ……
    我们那个年代无忧无虑疯耍的自由和高兴劲儿,是如今的孩子们难以体会得到的,也是我们那代人最珍贵的记忆。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