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野鸡坪的狐狸41

2017-12-1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杨保中
     饿肚子的雄雕,在野鸡坪的旷野上空来回周旋了好多趟,却惊奇地发现,野鸡坪的大地一时间空旷了许多:活跃的臭鼬,调皮的野兔与狐狸,都仿佛从野鸡坪的大地消失,消失得干干净净,无影无踪……雄雕不可能知道,因为鼠患而引来了一场局部的动物灾难:野鸡坪的农民,往田野里投放大量的毒饵,这些毒饵毒杀了老鼠,却引发了次生灾难,以老鼠为食的蛇及相关的动物们,不是被毒死就是逃避到其它地方去了。雄雕无奈地一趟趟飞翔,然而,即使它搜尽了野鸡坪的每个旮旯,依旧什么都没发现,却有动物死尸,随意地抛弃在村子周围。雄雕很不情愿将死尸弄回去,金雕天生拒绝死尸,它们的解毒能力不及秃鹫,对死尸天生有一种不踏实感,然而,除了死尸外,没有其他食物了。雄雕在那具羊尸上转了两圈,它希望转第三圈的时候,会像上次那样好运来临,又撞上一只兔子。那只兔子尖叫着却没有跑,雄雕以惯常的方式发起攻击,落地后却不得不调头回走了一大截路——那兔子好奇怪地一动不动地趴地上等死,原来那兔子被铁夹子夹住,等着雄雕落地上来吃现成。
    野鸡坪的动物,就这样一头头都落入了人的算计中,雄雕希望再次撞上好运,然而, 却不可能了。野兔死的死,逃的逃,即使地上还有铁夹子,也不会再有野兔上当,雄雕也不可能再次捡到便宜。那只野兔仅够三只小金雕享受,母雕眼瞅着它们把骨头都吞食干净,自己饿得去啄雄雕的脸颊。雄雕也饿,但是,它不会向母雕发泄,它是雄雕,天生得承担养家糊口的责任。转第四圈的时候,雄雕平举的翅膀抖得厉害,它的肚子饿,饿得撑持不了翅膀。羊尸在它的眼前放大,口水涌出嘴喙,它收起翅膀慢慢落到羊尸旁,然而,当锋利的嘴喙触到羊尸时,突然间又振翅起飞。羊尸淡淡的腐臭味让雄雕不舒服,它断然拒绝想再去寻找更好吃的。但是,这一决定害了它,飞过正午飞过太阳西斜的傍晚都一无所获,结果,大小五只金雕饿了一天肚子。
    母雕的抱怨不必说,雄雕自己都惭愧得埋头把嘴喙藏进土巴里。
    第二天,雄雕飞得更远,却依旧一无所获,野兔也好,老鼠也罢,它们都有自己经常的出没之地,不是飞远一些就能碰到的。雄雕没有办法,只好调头重回野鸡坪的坟地,空空荡荡的坟地哪还有什么野兔,好运不再,野兔迁徙雄雕却无力飞得更远。它转了几圈,吸引它的注意力的又是那具羊尸,它的口水又出来了,雄雕压抑着不要去看,然而,转了两圈之后,还是降落到羊尸上。它的尖喙急切地撕扯下一片羊皮,连毛带皮,急切地吞入嘴里。香,香喷喷的……雄雕又撕下一片羊肉,囫囵吞枣,迫不及待,它的力气大了许多,它还想狂撕乱咀,然而,惶然感觉嗉囊哪儿有点不对劲,于是,它急忙腾越而起,飞临一条小溪流,往僻静的河滩降落。不待停稳,并一头扒开淤泥,将下层湿润光滑的泥土狂吞入嘴巴。吞得比刚才更急切更匆忙,再后来便一动不动地站立……它等待反应,等待死亡。吞入腐尸后,飞禽们大抵有一种自救的措施,以河泥中的矿物质解毒。雄雕不知道此举是否有效。一般来说,只要毒素并不多,吞入的河泥又恰能解毒,它的性命就能保住。
    还好,它感觉嗉囔那儿好受多了,它又振动了几下翅膀,翅膀也有力了许多。这下子,它有了主张,它飞抵羊尸,爪子与嘴喙并用,切割下一条羊腿——那儿是羊尸糜烂度和毒性最小的部位,噙入嘴里飞了回去。母雕见状十分惊恐,对于金雕来说,气味是它们辨别食物好坏的标志之一,它们对气味的识别能力非常强大,雄雕还没落下,母雕并已经感觉不对味儿,它迎了上去,给雄雕一顿猛啄,啄得雄雕抬不起头。雄雕并不反抗,只管埋头呜嗷呜嗷地求饶,它尽力了,但实在没有办法,才把这不洁之物带回家。    (未完待续)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