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耕牛

2017-12-1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李 泽
    总有些时候,看朝阳破晓,听布谷声声,远离家乡的我,便记起家里的那头耕牛。记得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时,听说家里分了一头耕牛,我心里顿时结了一个大疙瘩。心想,耕牛闲时,就得去放牛,早上读书,下午放牛,累倒是小事,耽搁学习,成绩下跌,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心里总是有些不舒坦,生气归生气,牛到底还是被父亲赶回家里来了。于是我大部分时间,早上读书,下午放牛。成了半日制学生。好在当时的李老师是个热心肠的人,晚上常到我们家给我补课,我的成绩在班里一直保持第一,对家人,对耕牛慢慢少了几分怨气。
    山里人少不了耕牛,犹如鱼儿离不开水,鸟儿离不开天空。联产承包责任制那年,爷爷奶奶还健在,父母加上兄弟姊妹一家有九口人,分得的土地有几十亩。这么多的土地的耕种就全靠这头耕牛。在一年大小春耕种季节,爷爷一大清早,就喂饱了耕牛,吃了饭,带上荞粑粑就耕种去了。耕牛一干就是一整天。一直到天晚,才披一领星光回家。爷爷说,我们家的耕牛一天能犁几座山,是全寨子耕牛中最棒的,我们家也引以为自豪。
    自幼身子单薄的我,只要一上大坡就全身无力,就想骑在牛背上。我家的这头牛额头上有一丛白毛,远远看去,像是被人用毛笔点上了一点白颜色,故我取名“一点”。它四肢粗壮如四根柱子,脖颈隆起,如一座小山。总是走在牛群的前面,步伐矫健而坚毅。
    我开始试着与“一点”交流,径直走到“一点”旁边,轻轻抚摸了一下“一点”圆圆的肚子, 它马上转过身子,看了看我,我的心直打哆嗦。“一点”又转过身,往前走,我心里感觉到它对我很友好。走了一段路,我突然想摸摸“一点”的尾巴。黄牛一般很在意自己的尾巴,陌生人如果去抚摸,少则惊动牛,散开四蹄奔跑,如果遇到难缠的牛,就会舞动双角袭击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先看好逃离的路线,走上前,伸手摸了一下,然后风驰电掣般又缩了回来,看看“一点”有什么反应,“一点”只是摇了几下尾巴。显得很轻松的样子,我大喜过望。揣摩它接受了我,把我当成了朋友,于是我飞身跃上“一点”背上。山路顿时感觉平坦,山风顿时感觉温柔。从此,我和放牛娃们都喜爱“一点”的平和,温顺,它成了我们的好朋友。
    童年的我,与牛为伴,与牛的故事很多很多。记得一个秋天中午,刚放早学,我啃了几口荞粑,就赶着“一点”上了山。万里天空一片蔚蓝,干净得如一面镜子。秋风从树丫子中送来一阵阵的凉意。难得一个晴天,我心里暗自高兴。我把“一点”赶到河对岸的草坡山去放牧。傍晚将要回家时,微风化为狂风,一阵阵掠过,小草摆起了摇头舞,树叶唰唰唰,漫天飞舞,山里人称为叶雨,蔚为壮观。西边黑云拥挤着,滚动着,把群山压得喘不过气来。整个的天像个苦瓜脸一下沉下来。要来暴雨啦,我心里想着。立即赶着“一点”往家跑,这雨说来就来,没带雨具的我,全身淋得湿漉漉的,雨水从裤管里啯啯淌到地上,流出了一条溪流。我着急河水暴涨后过不了河,拼命追赶“一点”,我把“一点”赶到河心的时候,洪流刚到,一个猛浪,把我推倒,漂出去数米,我喊叫着,挣扎着。又一个猛浪向我袭来,心想,这下完了。只见“一点”拼命朝我的方向游来,它高大的身躯,健壮的身体,犹如一堵铜墙铁壁,恰恰挡住了浪头,挡住了浪头给我的致命一击。“一点”来到我身边,闻着我的身子,我立刻拉住了“一点”的尾巴,跟随“一点”来到对岸。我深深为“一点”的勇敢和真诚所感动,我想,这是“一点”与我的友谊结的硕果,是人与动物和睦相处的回报。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