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北风那个吹

2018-01-0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朱 册
    刚刚从大理到北京,就领略了北京强劲的北风。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那个年代,一曲《白毛女》插曲,让多少人梦回牵绕,让多少人感动心间,又让多少南方人向往北方那白雪飘飘的景色。
    朋友告诉我,北京的风,是从塞外刮来的,号称北风。源自于内蒙古高原和西伯利亚的寒风,吹得人是透骨的冷。入冬走在路上,即使是系好帽带,帽子被风吹走也是经常的事。北京的风是我这个南方人到北京最为深刻的印象了,并不是说生在南方的我未见过风,之所以写它,是因为在北京起风的日子,人们都几乎被吹得有点不敢出门了。每天听天气广播成了必需课。
    到了北京才发现衣服带得少了,穿着有些单薄。那北风寒气逼人,吹在身上透凉,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生疼。仅仅在外面站一会儿后脑勺便开始痛了,于是便四处跑商场买一顶帽子戴上,感觉好了很多。出门戴帽成了“新常态”。邻居杨大姐说,北京每年的冬风和春风都要刮到四月的。今年北京的天算是最为晴朗的,儿子说去前年北京的雾霾挺严重,今年可能是让这风给吹散了,特为我们买的空气净化器都一直没用上,今年最难得的就是有着接连好多天的好天气。
    我们云南下关的风也是有名的。下关风的成因是其特殊的地势形成的,下关位于苍山和哀牢山之间的山谷之出口,连绵百里的大理苍山挡住了大气环流,冬春盛行的平直西风气流和夏秋印度洋、孟加拉湾的季风,便通过这山谷进入下关,形成了冬春季节苍洱之间强劲的西风和夏秋之交的西南风。下关风终年不停歇,由于入口处两山狭窄,中间成槽形,吹进去的风会产生上窜下跌的状况。有时还会回旋,就产生了一些奇特的自然现象。比如行人迎风前行,风揭人帽理应落在身后,但在下关却会掉到前。不了解下关风入口处的特殊地理情况,往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下关风有时虽带灰沙,但清凉可摸,令人神清气爽,对调节气候起着重要作用。
    而北京的风却很独特。记得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个春日,我出差到北京,京城一刮起风,那黄沙漫天,几近昏天黑地,令我惊讶。当时,在心底里甚至不免有点黯然神伤——这也是泱泱之国首都呀!刮起风来怎么会和沙漠一样呢。那时走在街上,遇着刮风天,人们土头灰脸的。一眼望过去,天空是灰色的,街道是灰色的,墙体是灰色的,人们的服装也是灰色的,北京的色调是灰色的。加上当时,北京城刚刚开始大兴土木,二环、三环均在建设中。也没有现在的施工现场防止扬尘保护措施,到处是裸露的土表,一刮起风来,不用说来自西部的扬沙,京城的浮尘就够你一呛。
    不过,爱美的北京姑娘自有绝招,将色彩斑斓的纱巾蒙在脸上,或蹬着自行车逆风而上,或顶风急匆匆赶往某一路公交车站。就是在繁华的王府井大街,风天照样能看到纱巾蒙脸的北京姑娘,信步走在那里,成为京城一道靓丽的风景。
    北京的风进入冬季会刮得更为猛烈。每一次的风,都带着一股凛冽的寒气,直袭骨髓。所以那时,北京流行穿风衣,我到北京时还特意买了一件。每遇风天,不免心生愠恼,这哪里像一座城市的天气呀,分明像一处冬牧场,烈风无休止地在吹。这不,风劲时,逼迫得骑车人摇摇晃晃地下车推着自行车,身子变成了一张反弓形;不得不侧转过身来,背朝着风向,顶风踽踽而行。
    随着在京城生活了一段时间,渐渐地,从心里开始融入这座城市。我开始注意到,冬天,寒冷的北风虽然疯狂摇曳着树木赤裸的枝条,但却给了北京一片蔚蓝的天空,人们的心情也会随之与纯净的天空、灿烂的阳光一样舒坦起来。如果城市的上空被雾霾弥漫,活像一口锅盖把整个北京城牢牢罩住时,只有那寒气袭人的烈风,才能掀开这个紧扣的“锅盖”,还给人们一片蓝天。于是,我不再为北京冬日的烈风而愠恼,甚至开始喜欢上了这种唯有北京才有的独特的风。渐渐地,几日没有风起,便要望望那愈发浑浊的北京的上空,开始在心底暗暗念叨起风来。直到某一个夜半或凌晨,当风在窗外呜呜地吹响时,我会从睡梦中醒来,对这袭来的风儿问一声早安,复又酣然入睡。我确信,翌日迎接人们的又将是一片渴望中的蓝天。
    北京的风的确有它的独特之处。老舍写过一篇《北京的风》,有一句话特别印象深刻:“北京的春风似乎不是把春天送来,而是狂暴地要把春天吹跑。”在文章里,他极力描写了太阳是如何失去了光彩,北京是如何变成任凭飞沙走石横行无忌的场所。假如文豪活到现在,知道人们为了盼北风能吹走雾霾,即使是七级阵风,他也会欣然接受的。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