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野鸡坪的狐狸43

2018-01-1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杨保中
    天上掉馅饼!
    滴着口水的两只狐狸都冲出去了,母狐狸的速度非常快,白尾巴也不慢,虽然心中疑惑但是两只狐狸还是本能地大踏步地冲了出去,如果不是公狐狸礼让母狐狸的天性,白尾巴相信它比母狐狸跑得更快。
    “呦呦……”
    母狐狸抢先抢到那块羊腿,它不加思索地狂吃起来,一边吃,一边畅快地大声啸叫,好不容易吃到食物,太高兴太享受了。
    “呦……呜……”
    母狐狸囫囵吞下一大半羊腿,用身子挡住冲上前来的白尾巴,白尾巴很馋也很想吃,既然母狐狸吃得那么痛快,这羊腿应当没问题。它冲上去,猛啃一嘴,啃到的却不是羊肉而是母狐狸的身子。母狐狸痛得呦呦叫了一声,白尾巴警醒,它再混蛋也不能咬亲亲的它的小可爱呀。“好吧,那就礼让吃吧,我另想办法好了!”白尾巴自觉地退行到一边去,尽显一只公狐狸的谦让与大度。然而,母狐狸却也迟疑不决了,它也张开嘴巴,吐出最后一嘴羊肉。
    “……”
    白尾巴不理解,馋嘴的母狐狸咋就这般礼让呢,这可不是母狐狸的个性呀。母狐狸自己都不清楚,突然感觉不想吃了。
    “这羊肉看来不能多吃!”
    母狐狸做出这样的体态语言,吃着嘴里痛快,但是肠胃却不太舒服。
    “呦呦……”
    白尾巴恍然大悟,这肉不能吃,至少不能多吃,不然雄雕怎舍得把它抛下?母狐狸想把吃下的给吐出来,它也像小金雕们那样,那头支到地上,却根本吐不出来,肚子里像刀子搅般难受。
    “呦呦……”
    白尾巴尖叫着,它知道雄雕为什么要让它的家人吃那团黑东西了,那是解毒的泥巴!它咬着母狐狸的耳朵,扯着它快跑。野鸡坪的一幕重新浮上心头,跑慢了就没命了!快跑,也去啃一团河泥!白尾巴知道哪儿有河泥,只要找到河泥,这一头让它爱不够的年轻的母狐狸就有可能活下来。母狐狸也很清楚它的处境,它急切地跟着白尾巴大步奔跑,活着多么不容易,但是再不容易也要活着!然而,没跑几步,它的身子开始不听使唤地摇晃起来——血液流动加快,毒性发作也快,由不得它了。白尾巴开初还为母狐狸感到欣慰,然而,过不了多久,母狐狸便摇摇晃晃地栽倒了,倒得白尾巴措手不及。
    这个过程顶多三五分钟。
    母狐狸口吐白沫再也站不起来了……
    母狐狸死了!死不瞑目地瞪大眼睛,望着它刚刚结识不久,一心一意疼爱它的白尾巴。白尾巴抬头张嘴,想大声嘶喊,却一句话都吐不出来。
    野鸡坪的羊只,误食了剧毒的老鼠药“三步倒”。
    “三步倒”是野鸡坪用来对付日益猖獗的无处不在的老鼠的,没想到残留的余毒,令吃下羊肉的母狐狸不出三步便倒在白尾巴的面前。都说狐狸聪明,然而,聪明的母狐狸却没聪明过金雕,雄雕知道不能多吃,强迫它的小雕和母雕吃解毒的泥巴,而它却傻得差不多把剩余的全吞下了。
    母狐狸死了,白尾巴浑身发颤,惶惑不安,逃到哪儿,才有它们狐狸的生路?
    离开,离开,不断地往高处爬行,唯有离开野鸡坪才有活路。
    白尾巴一边攀爬,一边向断崖望去,惺惺相惜,它不希望断崖上的金雕同样下场。“三步倒”毒性非同一般,它和母狐狸都逃到山上了,却仍旧没逃出过“三步倒”的魔力,它希望金雕们可不要像母狐狸那样死得很悲惨。让它欣慰的是,崖面上的雕群依旧生龙活虎,依旧很开心地晃动身子拍打翅膀,什么事都没有。白尾巴悬着的心放下来了,看来雄雕采取的措施及时有用。
    然而白尾巴仍旧不明白,既然雄雕知道羊尸不能吃,干嘛还要弄回来?它敬佩金雕,它们雄踞天下,可以有效地避开人的影响,可咋又自作自贱呢?想必金雕也像它们狐狸那样,身处困难,也遭遇生存危机?白尾巴于是惶恐不安地往母狐狸身上胡乱扒了些残枝败叶,便匆匆离开了。
    毒饵、死亡、灌木丛……这些具象,在白尾巴的眼中成为一些惊惶失色的符号,离开,离开,才能重获安全。
    白尾巴一步步往陡峭的大山深处走去。
    一步一回头的它,生怕被死亡的符咒黏上,于是,它的行走便十分艰巨惶恐,走走停停,百般不解,却不得不停停走走……
    断崖远在视野中逐渐缩小,但白尾巴仍旧惊魂未定地不停地回望……崖顶静寂空无,白尾巴皱紧眉头,难道说金雕一家逃不脱母狐狸那样的命运?白尾巴垂头丧气,为自己也为金雕一家悲伤。白尾巴茫然地往大山深处走,人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宽阔,卑下可怜的兽类的生存的空间便越来越狭窄与艰难,这是毫无疑义的,也由不得它抗争的。 (未完待续)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