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野鸡坪的狐狸(47)

2018-02-12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杨保中
    俏狐狸看见白尾巴的时候,正值它告别心爱的母狐狸,高高地昂首翘尾,向草甸深处行猎之时。草甸海拔超过4000米,过了正午12时便狂风大作,强劲的山风,不断刮动那座4295米高的雪斑山主峰,砾石辘辘滚向草甸,要在那段时间里觅食便很困难了,于是,每天太阳升起后不长的时间里,是白尾巴为怀孕的妻子捕捉野兔的最好时光。此刻,明媚的阳光把它高昂的头与翘得高高的尾巴,映衬得分外雄壮。它要以这样的身姿告诉自己的母狐狸,它白尾巴是值得期待的,你就在家安心地待着吧。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母狐狸虽然并不来自野鸡坪,然而,有着白尾巴同样的经历,它的前任丈夫和它们的小狐狸们,全都死于剧毒的“敌敌畏”烟雾的熏蒸中。像白尾巴那样,经敌敌畏气雾的中伤后,它俩都有大脑昏昏然的感觉。白尾巴的状况要好一些,母狐狸就差多了,昏昏然的它总以为那甩不脱扒不掉的来自人的危险,不时又要降临了,搞得虽然已经远离人世,但两只狐狸却每天都很紧张,仿佛真有什么凶险,不知不觉又要落到身上来了。
    惶惶然不知所措,便是白尾巴自逃出野鸡坪之后的心情写照。
    尽管老狐狸很会宽心自慰,都到达人迹罕至的高山草甸了,没什么担心的。然而,却被母狐狸弄得很不爽,最不爽每天出猎,母狐狸都要身挨身头挨头送它好长一段路程,搞得像诀别一般。其实,来到高山草甸后,白尾巴总结了一套独自行猎的经验,每天都收获颇丰,并且平安归来,过去绷紧的神经完全可以放松,然而,母狐狸却放松不了,过去的日子伤害过大,它一下子无法走出。
    于是,努力安抚母狐狸,成了白尾巴的一件大事,几乎每一时刻,白尾巴都将白晃晃的尾梢举得高高的,好让离得很远的母狐狸放心——这也正是俏狐狸刚进入草甸便望见它的原因。白尾巴来到最近这一段日子,它经常狩猎的地方,草甸深处一条溪流旁。潺潺的溪水把草甸切开一个口子,草根露出来了,像一些白色的紫色的胡须在溪流中冉冉漂荡,草根吸收的水分,植被很茂盛,老鼠便很多。野兔不喜水,溪流旁找不到野兔也找不到野兔洞,老鼠洞却沿着溪流一排排排列开来……这正是白尾巴捕鼠的理想之地。
    白尾巴老了,追逐野兔须耗费很大的精力,不得不心怀愧疚地一个心思捕捉野鼠。尽管母狐狸很快要分娩了,只吃老鼠多少有些对不住它,然而,有吃的总比没吃的好,每天都能有野鼠吃很不错了,不止白尾巴高兴,母狐狸也很满足。见过风雨,知道生活不易,母狐狸的要求不高。
    白尾巴放低身子,佝偻脖子,仔细嗅闻草甸的气味,最后在一处稀落的草丛里蹲下。这是一块不错的捕鼠地,溪流流过草地,水流在草根密集的地方形成小小的堰塞湖,湖上游的水流很平静下游却很激荡,于是,下游地方便被切深了,形成一个高高的坎,那坎上的老鼠洞便很密集,因为,老鼠喜欢居住稍稍干燥却不至于没有水分的地方。白尾巴蹲伏下去,四肢搁到身体下面,头搁到地上。这是一个极放松的姿势——放松而非紧张,方能最大范围地收集相关气息,比如老鼠咬噬草根的细碎声,钻出洞穴扒开土巴的声音……向那个声音无声无息地靠拢,一跃而起,轻轻地叼起它,便大功告成了。
    有时候,白尾巴在短短的一个时辰内便能捉到三、四只老鼠,溪流边的老鼠吃得好,长得又大又肥,抵得上野兔了。这也是白尾巴的生存哲学,与其耗费大量精力,不如最大限度地保持体力好获得最大的收益,一只老狐狸与一只患难与共的母狐狸,能在雪斑山高山草甸活得还算滋润,它俩都很高兴了。 (未完待续)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