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与梅有约

2018-02-12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张美华
    朋友家有个小院,院子的一角悄然立着一棵腊梅树。
    平日里,这棵腊梅树似乎是透明的,在满院姹紫嫣红、争芳吐艳的花草中,它是那样的遗世独立,丝毫不引人注目。我去朋友家玩,每次眼里都塞满了芳香的玫瑰、洁白的马蹄莲、喜庆的月月红的曼妙身姿,唯独没注意那棵腊梅树。
    小院的墙头不高,上端是用砖砌成的方格,顶上覆盖着绒绒的苔藓。冬天,玫瑰有些枝干上的叶子落光了,只长着有许多疙瘩的枝干,以及交叉在一起的、竖着尖刺的枯瘦的枝条。它那有着许多尖刺、瘦骨嶙峋的枝干,和枝繁叶茂、花团锦簇的盛花期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想,若是玫瑰可以选择,无论如何它也不愿意让人看到它枯萎老去的样子。只是,它别无选择。
    腊梅的花型和梅花不一样,腊梅科腊梅属,是它特立独行的标志。尤其是色似蜜蜡,花瓣也像带着一层蜡质,是它独有的胎记。世人皆爱花,爱花的艳丽和芬芳,只是各有偏好。我也爱花,尤其是带香的花,像玉兰、栀子、茉莉、桂花,还有缅桂花,或清雅如水、或浓郁似酒,都深得我的喜爱。腊梅的香和它的花瓣一样独特,清雅又不寡淡,浓郁而不刺鼻,嗅来觉得雍容高贵,在我喜爱的花香中,算是上品。
    朋友知道我喜爱腊梅,每次腊梅花开,总要邀约我去欣赏一番。若是遇见我有事不能前去,她必细心地拍下腊梅的窈窕身姿,发送给我玩赏,让我先睹为快。
    一日,朋友告诉我,腊梅花可用酒精炮制,过一段时间后用来外擦,可治疗冻疮。我没有生过冻疮,自然也没有亲自试验过疗效,可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还是溢满了感动。小小的腊梅,凌寒开在墙角,装点着寒冬的小院,不仅好看,还能入药。
    小时候,在一位姐姐的带领下,我学着用蜡来做梅花。找好一根长满枝丫的干树枝,将蜡烛融化,伸一根手指放进热蜡里蘸一下,快速将其放进凉水冷却,将蜡片从手指上脱下,然后将几片蜡片组合成一朵梅花。若是用红色的蜡烛做原料,做成的就是红梅,若是中药的蜡壳,则做成腊梅。手工做成的腊梅,外形上和真花极其相似,只是少了那馥郁的芳香。
    前些天,朋友打来电话,说院中的腊梅开了,让我有时间就去看。于是,我便开始计划着与梅的约会……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