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山村·腊月

2018-02-12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胡巧云
    俗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这一说到年啊,似乎整个世界都有了喜意。想来这喜字,应是世俗里最讨巧的字儿了吧。
    腊月里的小城,腊八节一过,就一宿的光阴,街头巷尾便已熙熙攘攘,春意浓浓。那红春联、红灯笼、红炮仗,堆成小山似的年货,哪样不是让人瞧着就欢欣,瞅着就喜悦呢。
    我独爱山村里的腊月。腊月里的山村,清明简淡,拾花酿春,万物也皆是有了喜色的。腊月山村里的喜色,萌动在田间地头的翠青尖尖上,羞藏在疏野枝头的朵朵花蕾间,窖藏在古老石缸盈盈的清泉中,攀腾在袅袅而上的炊烟里,欢悦在眺望归乡人儿的眼眸深处。它的喜气,是那种岁月平直而又朴素的丝丝乡愁,是那种光阴积淀下来的清明与干净,是那种让人可以从喧哗热闹的处境,回归到明亮安妥的内心,用最放松的方式找到最质朴的生活本真。当然,它也是我再也找不回的,童年记忆里的年的味道。
    都说腊七腊八,冻掉下巴。没有雪下的小城盆地,没有雪接的哀牢山脉,比起往日来,不过是霜露和寒气更浓了些,却终是抵不过腊月里上山的小欢喜。
    不是所有的美都可以靠遐思与想象。山村里的腊月,闻得其名,又谋得其面,才算是最入了心的。
    腊月里的山谷是安静的。面对磅礴的日出,整个世界就此静止,仿佛连呼吸都是多余的,只听闻那时光悠然而行的瑟瑟之声。
    腊月里的泥土是温润的。踩在厚实的土地上,即便田埂上的霜花还未消融,整个人却是妥帖安稳的。地里的玉米啊稻子啊都已颗粒归仓,偶尔有一两只觅食的小鸟,停在稀疏的稻茬和玉米秆上,正灵动地寻觅着落在地里的种子,哪里要是稍微有了点动静,“扑哧”一下就飞得不见了踪影。
    “腊者,接也,新故交接”,此寒一去,万物复苏,来自大地深处春的回响,已然昭昭若应。
    蓝天,阳光,村庄。村头的柿子树,落光了树叶,好看的枝丫上挂满了好看的果子,在阳光的照射下,说不出的美,说不出的写意。那桔得发红的柿子,必是经了霜冻,一定是甜到不能再甜的好吃。
    披一身暖暖的阳光,在山村小院人家里静静地待着,想想都是件美好的事。
    腊月里的人家小院,黄湛湛的腊肉和香肠挂满了屋檐,让人垂涎的同时,总是会让人想到殷实和富足这样的词语,就像看到那些房前屋后小山似的黄灿灿的包谷,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主人收获时刻的喜悦,以及那纯朴生动的笑脸。
    腊月的日头总是爬得很快,当天空蓝得越来越不像话的时候,小院无处不在的阳光,悄悄爬上了房前的坎沿,侧耳偷听那端坐在墙角里的老南瓜和葫芦儿的秘密谈话,花坛里的香橼树,绿油油的叶片下,坠满了大大小小的香橼,一个个半露出黄绿相间的脸,似乎在互相扮着鬼脸,太阳花也醒了,好像是被阳光吵醒的,嚷嚷着要让阳光一直陪着她。院子里的小狗也倍儿有了精神,在院心里溜达着,完全没有了冬日里的倦怠,门前的山坡上,主人放养的生态鸡,一只只雄壮而肥实,正迈着悠闲的步伐在草坡上觅食,那鲜艳的鸡冠和鸡毛,在太阳光下变幻着不同的颜色,甚是好看。
    山村里的腊月,其实一切就是这么自然,这么质朴,但不知咋的,就是让人越看越有味儿,看得久了,就让我想起了作家阿成写过的一段文字,他说,在云南只能蹲在地上看蜥蜴,看了半天,蜥蜴的眼睛才眨了一下。我想,跑到山里看腊月的人啊,也就是像阿成那样,不是“傻”便是“痴”了吧。
    “合卺同牢,二姓欢佳耦,凭谁手。鬓丝同钮。共祝齐眉寿。”腊月,就是一个喜庆特别多的年月。传统的农历里,因了吉日吉时的众多,在遥远的山村,迎娶、仪式、订婚、寿客,欢天喜地的人们,相互帮衬着闹腾着欢喜着。
    花田喜事一场暖。其实在山里,人们眼里的幸福就是这么的简单。
    “腊月烟光薄,郊园朔气空。岁登通蜡祭,酒熟醵村翁。积雪连长陌,枯桑起大风。村村闻赛鼓,又了一年中。”
    腊月里的山村,其实还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儿。
    杀年猪。辛苦了一年的人们,可是把这杀年猪的事儿,放第一粒钮子上的。一到了腊月,家家户户张罗着,忙碌着,仿佛这杀年猪就跟过年一个理,酒是自家儿用自家种的包谷酿的,再怎么喝也不会有醉的时候,肉也是自家儿用自家种的包谷喂养的,再怎么吃,也是满嘴溢香肥而不腻。那就不如放开了的喝放开了的吃,喝足了吃饱了,那就燃起篝火对起调,吹起芦笙打起歌。
    就是这样简单的方式啊,山村腊月的夜晚是无比欢庆的,也是极具喜气的,人们用自己独特直白的方式,庆贺着过往一年的收获,期盼着来年新的期盼。
    山村,腊月,喜气儿。山村里的腊月味儿,腊月里的山村味儿,就是这样漫过山沟,横过山脊,越过山巅,弥散在星空下的那片遥远的旷野里的。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