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一路花香

2018-04-16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高奇仙
    想到母亲,扑面而来的竟是一簇簇色彩缤纷的花朵:每一朵都很美,每一朵有每一朵的姿态,每一朵有每一朵的芬芳,若你仔细聆听,似乎还能听到花朵灼灼绽放发出的“窸窸窣窣”声,轻悄而美丽。讶异之中,我才猛然意识到,不知何时,记忆中的母亲已经和花影重叠了,每一次想起母亲,如同嗅着山野里花朵的气息,聆听着花开的声音……
    的确,童年的印象中,母亲的身影总是随着花影一道忙碌起来。滇西白族村寨里,春日总是变得很繁忙。当屋后那株树干粗壮的老桃树深褐色的枝条上开始凸起一个个浅褐色的芽蕾时,母亲就开始忙碌起来了。低着头,细细地筛好谷种,浸在挑来的山泉水中,三天三夜,或者更久,等待谷粒喝饱了水,变得胖胖的,觍着脸时,母亲早已把秧田耙得细腻而平整,清亮澄净的水面就像一面硕大的镜子,我总觉得那是对刘禹锡诗句“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的最好注解。撒谷种是开春的头等大事。母亲让我看看屋后老桃树花开了没?此时桃树枝上抱满了花蕾,绽开的花朵还不算多,但一朵朵饱满娇艳,占尽风情。最可爱的是那些含苞欲放的花蕾们,一粒粒圆圆的,胀鼓鼓的,似乎在诉说着满腹的喜悦。母亲让我挑一枝开得最灿烂的摘下来。母亲先摘几朵别在我的小辫上,再把谷种盛在竹箩里,谷种上插上那枝红艳艳的桃花和两柱青绿色的香。母亲挑着竹箩,挪着碎步,穿过村巷,行走在松松软软的田埂上,松软的田埂让母亲的步子比往常增添了几分婀娜之态。桃花粉红粉红的,在料峭的春风中摇曳着,招摇着一路的春色。“撒谷种呀!”看见桃花,人们和母亲打着招呼,桃花也惹来了一路旖旎的风光。
    母亲点燃清香插在田头,桃花枝顺次而立。略带寒气的晨曦中,袅袅的青烟晕开了桃花娇艳的容颜,显得更加朦胧美丽。在桃花深情的眉眼中,母亲一把把撒下一家人在春天最美好的期待,清晨的旷野因了众多的种子生长,当然不再寂寞。
    接着桃花灼灼然盛开了。
    当桃花轻盈飘落时,母亲就忙碌着上山了。
    每次母亲的身影绕过山梁,出现在村口时,我总是第一个看见,第一个到村口迎接母亲,从来不会有错,这是我的秘密。与邻人们结伴而归的母亲,即使身影再遥远,我第一眼看到的总是母亲,因为在她整齐的柴捆或背篮上,总是插着一束花,像一朵美丽的云彩萦绕在母亲头顶,远远地就能看见。云彩离我越来越近,母亲回来了,神色疲倦的母亲努力地半蹲下来,让个子矮小的我抽出她柴草垛上的花束,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刻。女孩子哪有不爱花的?尤其是我。插几枝在瓶中,剩下的全部戴在头上、手腕上。
    我最喜欢春日的杜鹃,一朵朵簇拥成一个红绒球。母亲取下一朵,抽出长长的花蕊,花蕊顶着黏稠的蜜露,在耳垂上轻轻一按,一只玲珑的耳环就成了。那时的我胆子小,不敢尝试针穿过耳朵的痛苦,又特别羡慕邻家女儿戴着耳环袅袅婷婷走路的样子,很招摇很美,于是我拼命地在耳朵上按了一圈柔长的杜鹃花蕊,在院子里恣意地疯跑,夸张的笑声洒满院子的每一个角落,“耳环”也撒了一院子。撒落完了,再沾一轮,乐此不疲。
    杜鹃花有的是,耳环也有的是,因为有母亲。
    春日的杜鹃,夏季的野百合,秋季的野菊,冬日的梅花,每一枝花都洋溢着季节的气息,顾不上挑花绣朵的母亲把四季都采摘回来,给了我。有母亲,就有一路花香。
    后来,第一次读到《诗经·桃之夭夭》我就喜欢上了: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古老美丽的句子在讲述着一株桃树的生活故事。桃树开花了,桃树长叶了,桃树结果了,在有风有雨的日子里,桃树静静地生长着。“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桃树永远都是那么美好,美好得令人心动。那感觉就像母亲,清贫的日子里总不忘摘一束花,和孩子,一起守住手中的幸福。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