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炊 烟

2018-05-07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杨承泰
    12岁以前,由于自己一直都在单位伙房就餐,所以,对炊烟没有太多的体会,而让我对炊烟有所认识,则始于1969年的初春,当时身为教师的父母,积极响应号召,从小城来到了一个叫桃园的山村。
    那时,生产队安排我们借住在一位老乡家中,其中,锅、灶等一应俱全,这让从未接触过烧火做饭的我,很感新鲜。记得我们吃的第一顿饭是烙饼,从和面开始,到擀面,再到放油盐,到成型,然后是烧火,我在取水、抱柴中,忙上忙下不亦乐乎,待饼烙好后,那个香哟,一直香到了骨子里。从此后,我慢慢地喜欢,并学会了做饭。
    在烧火做饭的过程中,我非常爱听麦秆、豆秆、干草等干柴,在燃烧中发出的噼噼啪啪的炸响,我尤其喜欢听松枝燃烧的声音,在燃烧中,由于有松油流出,它会发出滋滋啵啵的声响,真是好听极了,此时的炊烟在灶前扩散,那种味道好闻极了,使我想到了田园和山野。
    哔哔剥剥的燃柴声,和咕嗒咕嗒的风箱声,构成一曲和谐的奏鸣曲,成为衬托我彼时心情的最美好的旋律。难怪家燕不在没有炊烟的房子里面筑巢,那是炊烟太迷人了。
    很多时候,我是靠烟囱里冒出的炊烟,来判断饭熟否的。炊烟正浓时,说明饭尚未熟;而一旦炊烟稀疏,我就知道家里已将饭菜做好了,我似乎已闻到了饭香味。
    我最喜欢的是黄昏中的炊烟,此时,夕阳的余晖将村庄染成橘黄色,出外的人已陆续回家。村庄里每家的房顶,开始逸出袅袅炊烟,炊烟把山村笼罩,时间渐晚,炊烟变稀薄,于是,我就听到了母亲呼唤子女的声音传出,接着是饭桌摊开的声音,及饭菜溢出的香味,村子里会传出几声哞哞的牛叫声,和鸡群归巢的声音,及狗欢快的叫声。
    多少年后的今天,每当我忆及这一镜头,我都深深地感动着,晚村的炊烟,成了我生命中一幅永不褪色的画面。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