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故乡的石榴树

2018-05-07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李灿斌
    对老屋的记忆,与树干上长满苔藓的一株株石榴树有关。每到秋天,一望无际的邓川坝子里翻涌着金黄的谷浪。家门口,两棵高高的桉树笔直挺立,左边的桉树下,是一口供全村人饮用的井水。从桉树的间隙里一眼望去,凸凹不平的沙土泥墙上面的瓦片上,绿叶簇中石榴探出红红的脸庞,有的还似乎咧开嘴笑。小鸟在树枝间跳上跳下。在记忆里,故乡与小院里的石榴有关,那里有一家人其乐融融地生活。
    坝子里春天来得早,每年二月份,石榴树就开始抽芽,时间一天天走过,到了大理三月街民族节前夕,院子里的石榴树就长得枝繁叶茂了。试想,搬一条躺椅到石榴树下,在和煦的春风中看书,那是何等的舒服啊。学着大人的模样,也泡一杯邓川德源山的绿茶,那是何等惬意的事。一个中午的时光在不知不觉中飞逝,看书看累了,就躺在椅子上小憩。一天,当我看着茂密的树丛中一点耀眼的红色在飘荡,那真真切切的万绿簇中一点红啊,十分耀眼。我禁不住爬上树仔细辨认,那是第一枚绽放的花蕾,她是报春来的,旁边还有许多花骨朵。那时,我是多么的惊喜。我把这消息告诉妹妹,妹妹也很高兴,因为我们家的石榴是在村里第一家开的,比别人家的足足早半个月。
    因为早开花,自然我家的石榴最早挂果,我们也早早尝到石榴甜甜的味道。农历6月25日,大理白族火把节时,我们家的石榴就可以吃了。
    村子里高高的火把立了起来,火把上挂着梨子,还有我们家红红的石榴。在白族村寨里,能够为村里提供自家的物品,是一种莫大的幸福。我家红红的石榴入选,和普遍成熟的红红的火把梨一起,挂在写着“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的大斗上面,预示着来年的丰收和吉祥。我们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因为火把在燃烧,我们家的石榴就会和火把梨一道,被村里的男女老幼争抢着分享。这是一种福分啊,在全村人聚会的火把节上给人分享,来年石榴会结出更多的果实。
    滇西高原的冬天,寒风肆虐,在呼呼的风声中,枯骨嶙峋的石榴树在风中摇曳。树叶越来越少,只有树尖尖上,空壳的石榴像一面旗帜在零星的黄叶和在风中招展,不时引来麻雀的光顾。
    天气一天天变冷,树叶也越来越少,在寂寥的深冬,清晨和傍晚时出奇的冷,唯有正午,太阳当空时,才有一些暖意。在石榴树下,小鸡仔啄食,小狗在晒太阳,我和妹妹、弟弟也会在树下看书,做功课。最快乐的时候,是父母亲在繁重的劳动之余,也和我们一起,谈笑风生,笑声在小院子里回荡。父亲说,冬天给石榴树浇水,开春它就会早发芽、长叶、开花。于是每年冬天的午后,都见到我和弟弟、妹妹到家门口的水井里挑水的身影,井塘边、泥土的小路上,洒下从水桶中水溢出的水痕,一直延伸到家,延伸到至今还留在我的记忆深处。
    如今,我在石榴树生长的地方咀嚼以往的岁月,当年甜甜的石榴里品出的是一种淡淡的心酸,爷爷、奶奶和母亲到了遥远的世界,83岁高龄的父亲如风中的蜡烛,忽明忽暗。故乡啊,有一天你也会像石榴树一样,只会留在我的记忆里吗?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