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母亲的本色

2018-05-21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陈美兰
    五月的鲜花,恣意盛开,夏花灿烂炫美,开遍原野,绽放家园,清香四溢。欣赏着城南小院的夏花,我仿佛看到了隐藏在花丛间母亲的身影,看到了母亲笑靥如花的样子,听到了母亲开怀爽朗的笑声。回城南娘家,赏小院花草,是我不变的喜好。
    母亲是大地之女,如今还披着农皮,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在巍山城南的南熏桥西北,她还有不足一分的土地。本来上世纪九十年代村子的田地被征用时,她可以转成非农人口的,父亲动员她转,她不愿意,儿女们动员她转非农,她也不肯转。当时,我并不理解母亲的心情,不懂得她内心深处对土地的情结。随着我生命的成熟,我渐渐明白了母亲对土地的那颗敬畏执着守望心。母亲的本色,充满浓郁的泥土气息,泥土味道纯正。母亲初心不改,本色不变,已是七十五岁的人,依然坚守着一小块土地。我们动员母亲,现在不缺什么了,想吃什么菜就去市场上买点,不要再去地里干活伤身体了。母亲总是会说:“我去活动活动,强当锻炼身体,我身体好了,不用你们操心,就是对你们工作的最大支持,就是你们的福气了。”有时候,当着我们的面母亲也答应承诺,不去做了。然而,背着我们又偷偷去消耗与她年龄不相符的体力了,当然,有时候父亲也会陪同她一起去。
    在母亲的头脑里,二十四节气,很熟悉,有时回家听母亲说节气谚语。我清楚母亲又盘算着,那几厘地上又该种上点什么了。母亲的本色,便是瓜果蔬菜色;母亲的本色,便是质朴厚重的乡土情结,情系大地,心寄田畴间。母亲对土地的挚爱,可谓剪不断,理还乱。离开土地,母亲的心田上必定会长出惆怅,长出愁绪,结出难解的心结。母亲的乡土情结,便是大地上结出的中国结,如同华夏大地上千千万万农民一样,眷恋土地,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根基,失去土地,农民似乎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我曾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我们边陲地区巍山,农村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那时我上高中,城南外生产队落实包产到户,各家的田地用抽签的办法决定。记不清楚抽签那天母亲因何事不能去,只记得,母亲把这一光荣任务交给我,让我去参加抽签。到了巍宝山路口南的那一片田间抽签处,焦急等待,焦虑心默默祈祷,希望我能抽到一个好签,那是一大家子未来的希望呀。轮到我了,抽好签,打开看,负责人告诉我是什么位置哪丘田。我急忙回家报告给母亲,因了母亲对生产队的田地,如同熟悉我们姊妹四个一样,听到后母亲兴奋地一个劲地夸我,说我的手气好,抽到了靠近黄栎嘴水库的上水田,放水不用愁了,那丘田土地肥沃。我记忆深处,那是一次母亲对土地最喜爱的欢呼声,赞美声。后来,我们跟随母亲,耕耘过那丘田,随着岁月,我们姊妹四个,像田里的庄稼一样,在父母的守护下,慢慢成长,成人成才,一个个都离开了曾经滋养过我们的厚实土地。但几十年来,我们的视线因母亲一直守望着的土地,也未曾离开过养育我们的辽阔田野。
    母亲的本色,朴实无华。母亲在天地间,劳动的姿势最美。母亲的身上沾满泥土的气息,泥土的味道已经浸透在母亲的生命里。如此土的母亲,在固守本色的同时,也能接受新鲜事物,融入社会生活,由土变洋,就像泥土中能长出玫瑰,散发芬芳。瞧,母亲被烫过的一头银发,熠熠生辉,本色农民,诗意雅致栖居慢生活小城,行走在古城四季里。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