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轻轻的诺邓

2018-05-2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李 晶
    诺邓是我的家乡,因悠久的历史文化及产盐、火腿备受瞩目。但是在我的脑海里总是觉得生我养我的诺邓有一种轻盈绵软的感觉,有如微风拂面,有如微微涟漪……
    记忆里,诺邓是睡梦中轻轻的脚步。天色微亮,便有勤劳的赶马人沿着村里曲折的小路开始忙碌,急着赶路,但脚步却格外轻盈,连马蹄子踏着石板的声音也似乎被寂静的清晨感染,步子轻快却不急促,他们不愿意打扰村里人的清梦!
    记忆里,诺邓的青瓦红墙与随处可见的石板路、石头墙是一道轻柔的风景,密集的民居依山而建,映入眼帘的青瓦红墙也显得略微拥挤但不杂乱,有着浓浓的生活气息。在白族四合院与历史古迹间穿行,在石板路上徘徊,在石头墙边驻足,时间都会停滞不前,满心都会充满淡淡的欢喜与感动,喜欢历史定格的痕迹,也感动于历史的沧桑可以表现得如此柔美。
    记忆里,诺邓是老人们口中的轻声细语。那些身着斜对襟蓝布衫,有时坐在村口石台阶上、有时倚靠着大门的老人们,慢悠悠细微微地聊天,一开口便是古时候有个赶考的书生遇到过什么样的事,一切无从考证,但时间在他们口中变得格外悠远绵长。那些互不沾边的闲聊,那些静默不语的陪伴,那些朝阳与落日里翘首期盼的等待,都在一一映衬着古村落的安宁与祥和,这似乎就是诺邓本来的样子。
    记忆里,诺邓是轻轻的流水。诺邓村子有两条小溪,但如果是一个外乡人初到此地,站在村口,总是抬头仰望依山而建、顺势而造的民居,很难发现村口有两条溪流在此交汇,因为没有流水声。顺着溪边走,不由得会感慨,世间居然还有如此安静的水流,这大概是为了烘托诺邓村的静谧。
    记忆里,诺邓是轻轻的雨滴。每个下雨天,雨滴打在屋顶的瓦片上,又顺着四合院的屋檐层层落下,雨滴轻轻地落入天井院子里,和石板轻轻撞击后发出闷闷地声响,少了水滴的清脆,却多了几分乡村独有的韵律。有空到诺邓听雨,听听内心的声音。
    记忆里,诺邓是村子顶端远远传来的轻轻读书声,因为学校处于最高处,琅琅读书声在某个距离适中的地方才会听到,所以声音即使打破了小村的宁静,也不显得突兀,反倒给村子的文化气息增添了新生命。
    这是一个靠产盐闻名于世的山村,盐业带来的商业繁荣之景至今依稀可见,但是村子里家风、学风却常被众人称道,这也许就是诺邓古村的生命力所在,它可以靠盐撑起经济命脉,也可以将学识文化绵延古今。
    如果想从喧闹的都市暂时抽身逃离,诺邓不一定是最好选择,但是值得一去。走吧,去感受诺邓的轻;看吧,去读懂诺邓的古往今来;归去来兮,把诺邓长留心间……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