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南街以南,如茶慢饮忽已晚

2018-05-2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胡巧云
    南街以南,古城最为绵长清远的一段老街。
    光阴还是那样的光阴。古城,巍山,老时光。每日,小城如同一位沉睡千年的睿智女子,在远山遥遥而来的晨光中醒来,可不知何时,古城渐渐褪去青涩,在独有的岁月里,贯穿古城六百多年光阴写意的残章旧片,由南至北,一路而去,那些由古循今的岁月感,却变得愈发浓烈。当历史湮没,鲜活渐生,当古朴退却,喧嚣袭来,小城似乎变得似曾相识,又恍如未曾相知。
    或许,这是一种光阴流转的必然,是时光一路打马而过,覆水难收的痕迹。流年,总是要带走一些要带走的,不可留,不可求,就像安意如在《日月》中所说,岁月的产物是一座座面目平庸,骨骼坚韧的城市,外在的繁华超过了真朴本质,锐意进取的同时,丧失了平衡,人世的嘈杂和哗众取宠,让越来越多的地方舍弃了原本特有的文化风致。这,是一个逐渐丧失气度的时代。
    若说世间熙攘,本是浮生若梦,可如今连梦和回忆都乏善可陈。但是还好,鼓楼为据,南街以南,站在古城那座精巧绝伦的钟鼓楼脚下,东西南北,目之所及,终是还有这南街以南的地方,小城的旧寂光阴还在,小城的清朗烟火还在,亦如淡青色的旧时老照片,原初里的一切虽已逐渐模糊,但那淡淡的感觉终还是未曾散去。
    月白天清,光阴迁徙,一街一人世。悠长的青石长巷,淳朴的民风,南街以南,每次刻意或是不经意的路过,总是会让我心意难平。
    那日去南街,去那间坐落在鼓楼脚下,小城远近闻名的糕点店,买小城最具特色的蛋糕。小店依然还是多年前的样子,不大的木板式铺面,油漆已变朱陈,老式的柜台和玻璃瓶子,依然静静摆放着不多不少几个品种的点心,店里的老奶奶,躺在老藤椅上看电视,也或许正在打着盹,见有顾客来,慢吞吞地起身问我要什么。不知怎的,我突然有种瞬时被拉回八九十年代的感觉,店里的一切陈设和那台老电视,以及老奶奶的模样,仿佛就是我童年印记里的样子。
    老奶奶的蛋糕烤得金黄蓬松,一个个散发着浓浓的鸡蛋味,似乎从小吃到大都未曾乏过味,紧邻鼓楼脚下的卤肉店也是如此,隔着一条街,远远就能闻到那来自童年的醇香卤味,不大的店里,一张木桌,几个调料罐,年轻漂亮的老板娘,就把婆家世传的卤肉卖得风生水起。
    其实在南街,这样的百年老字号比比皆是。那些紧紧相连的旧式老店辅,低矮的檐角,泛陈的板壁,就算只是间小小的茶馆,理发店,抑或是本地人开的小食馆,却都有着浓浓的烟火味道在里边,虽看似散淡地在经营,实则都是在用心地传承着祖业的衣钵,虽看似不温不火的小生意,却也是把小日子过得丰足而又充实,亦如古城千百年来的人间真味。
    当穿过鼓楼的风吹向南街,吹向百米之外的那间面条加工店,透过被风抛起又落下,落下又抛起的长长挂面,隔着数十年如一日的光阴,我似乎看到了那个蹲在大青树下玩耍的小女孩。
    南街于我,其实确实有过一段挥之不去的童年记忆。记得应是我五六岁时的光景,我的一位亲戚李奶奶,在位于南街中段的公社里做饭,平日里只要一得空,母亲便会带上我去帮忙,于是整整一条南街,便成了我玩耍的天地。那时的小孩都是自来熟,不出几日,我已和街面上的孩子们一块儿东家进西家出了。
    小城一直保持着明清时期的建筑,铺面连户的形式,小小一道木门进去,不知暗藏了多少个小院,绿草萋萋的幽深小巷像极了长长的瓜藤,而里面的青砖人家就是瓜藤上的果子。那些天井楼阁,照壁栏坊,成为我们躲迷藏的地方,有时玩到起兴,会碰翻了小院里的花,会惊起小巷里的鸟,然而主人也不气恼,也不责怪,笑笑也就过去了。
    傍晚时分,落日从街的尽头徐徐向西滑去,余晖透过大青树撒向地面,人们在街边支起了桌子,端了洋瓷碗,边吃饭边闲聊,女孩子们在街上跳起了橡皮筋,玩起了跳“米”字,男孩子们则在长长的街道两头来回滚铁环,爬在大青树下玩弹珠。直到夜幕降临,我才依依不舍地被母亲领着离开南街回家。
    如今,我住小城北边,平素去往南街,都只为在繁尘中再次寻回那些旧时光,抑或等一等跟不上的灵魂。好在南街上的那些旧光景和旧日常,都不曾被流年带走,依然可以让我寻回那些安之若素的过往。
    如果可以,就让我在这长长的青石板街上,择一家朴素的小茶室,就着一盏清茶,等待日暮将长街笼罩,等待那一轮新月升起在南山,等待那些碎银般的月光,延绵成一地的温柔,等待那些猫儿爬上瓦檐,在静谧中睡去,等待那些檐草与蛛丝,在六百多年的光阴中独守风致。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