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鸟鸣声里的乡愁

2018-06-04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张至松
    漫步南涧县城的大街上,聆听平平仄仄的鸟鸣,总让人有一种奇妙的遐想,这些婉转而和谐的音符,让人痴迷,让人好奇,一时给人们摸不着头脑地瞪大眼睛张望。偶有一个小小的念闪,思绪又回到了我的童年的遥远村庄。
    30多年前,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名叫“腊谷”的小村庄里度过的,腊是腊月的腊,曾听老人们说过,“腊”蕴藏着富饶之意,“谷”指“五谷”,寓意盛产五谷杂粮。小村之名的来历虽不是那么的明了,但颇有诗意。随着渐渐长大,我还是百思不得其解,百思的是这里气候冷凉,加之偏远高寒,童年的我们常常饿肚子、穿不暖,哪来的富饶之意呢!不解的是,山里既不能栽水稻,也不能种旱谷,也就无法收到稻谷之类的了,怎么又会和富饶关联呢?
    其实,在我童年时光,人们的生活虽然普遍拮据,少衣缺食,但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除了乡愁,还是乡愁。
    村庄之外,看山,除了这山还是那山;看树,除了这树还是那树,尽管季节依旧更替,天地不老,放眼望去,天空除了湛蓝,还是湛蓝、除了云朵,还是云朵。满眼全是郁郁葱葱的原始大森林,山间一条条深浅不一的箐沟里,清溪潺潺,有小鱼、小蟹、青蛙、抱手、水獭等,一些美味的野果野菜,微风拂来,总是夹杂着一股股花蜜般的味道,让人陶醉其中。
    到了每年的清明节前后,村里的桃花、李花、梨花相继谢幕,核桃树上一串串绿茸茸的毛毛虫,突然变成金果果,想起小孩看见树上的毛毛虫,总是捂着脸,扭扭捏捏、绕绕迈迈,一想起来实在让人忍不住发笑。
    到了“谷雨”的春夏之交,小村土墙青瓦、栅片、茅草,参差不齐的房屋,掩藏在李树、梨树、核桃树的绿伞之下:布谷——布谷——,啊——嘟——嘟——啊——嘟——嘟,看茶茶——看茶茶——叽叽喳喳……千奇百异的鸟语和温馨的鸡鸣犬吠、牛吽驴吼像一曲和谐的交响乐,仿佛是一场免费的音乐盛宴,让人忘却了一时的忧愁和烦恼。
    此时,地里的小麦、大麦、豌豆等渐渐被季节的神笔染成金色,村边如荫如伞的樱桃树,乍走近一看,绿荫间隐藏着许许多多红红黄黄的、诱惑馋人的小樱桃。樱桃熟了,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雀鸟,反复在绿荫里蹦来跳去,常常发出不同的声音,似乎惬意地在召唤着各自的同伴,一起同来分享这天然的美味,场面热烈而壮观。
    在村里,能上树摘樱桃摘野果的,大多是些男娃娃,小女孩要品尝到这些大自然馈赠的美味,还得向男娃说几句讨好的软耳话,否则,除了自己的亲妹妹,就别想尝到一粒美味的果实了。偶然,偶尔也有个别女娃例外。
    时光一晃30年。这30年间南涧的城镇建设日新月异,街道宽敞、整洁干净,布局合理,特别是城市绿化很有特色。绿树草坪多了,人居环境改善了,也就根本找不着传言中的那种热、那种燥、那种焖的感觉了。
    住在县城,每天早晨都能在睡梦里聆听婉转的鸟鸣声,然后自然而然的醒来,仿佛身在乡间,被一种别样的湿漉漉的乡情抱围着。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