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小巷深深情几许

2018-06-11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刘  冬
    “小巷,又弯又长,没有门没有窗,我拿把钥匙,敲着厚厚的墙。”每当读到顾城的《小巷》,总会想起古城中的那一条条小巷,人们日日穿梭其中,用时间编织着故事,在细往流年中绵密着人生过往。
    巍山古城较完好地保存了明清时期棋盘式格局,在如今近4平方公里辖域内保留有25条街、18条巷,历经600多载时光浸染后又生发出道道小巷,逼仄弯折,曲幽朴静,以城中2000米长的南诏古街为中轴主干,如一株大树的分支遍及全城,城中人们依小巷建院造屋,循着家家户户的院落自然形成了小巷脉络,于是你来我往,便在淘沙岁月里绘出了亘古绵延的生活画卷。大者为街,小者为巷,人们习惯把古城里的小巷称为“巷道”,将其窄小之征愈发言明直白了。巷道两边大多是百姓家户院落的褐棕色土基墙,地面由青石板铺嵌,宽的可通过三轮摩托车,窄的约莫二三人并行齐过,间或可从质朴的巷道里看见藏在土基墙里的岁月风貌和沾满灰黑历史烟尘的古建大门,幽静厚重质朴,道道折回。
    巍山古城是一座“活着的古城”,寻常普通的巷道则是生活的一面镜子。邻里之间的话家常,孩童玩伴们的嬉闹,匆匆赶路或悠悠闲暇的脚步,和着人家户里的莺歌燕呢、花香蝶舞,再佐上充满人间烟火的柴米油盐……这一切都发生在一条条清净素然的小巷道里,尽显人世百态、生活万姿。老巷断续,节节相连。古街两侧延伸出去的巷道狭窄局促,密致如枝丫,窄巷里一些老房子的墙皮已经脱落,砂土夯筑的墙体间掺杂着黄萎的干草、青灰的瓦片、豆绿的瓷片和各色小石块,像满篇文符讲述着一个个古老的故事。
    作为土生土长的小城人,我是踩着小巷的晨昏长大的,年节时的爆竹烟花,平素里的婚丧嫁娶,成长中的人来人往,小巷的流转岁月都镌刻在了青石板上,在悠长平淡的时光里,折叠成一本散发着古旧暗香的书。我曾在南门一带祁衙巷外婆老家里跟着她学做糕点蜜饯,到南熏街一带的菜地里捉蝴蝶蜻蜓,跑去欧家巷的炮厂看如何“赶炮”,假期与众玩伴们从雷祖殿街出发上大水沟街穿过上仓巷再上冷泉巷水巷到东路去东河野炊,午后放学穿梭在油巷、火巷、竹壁巷、姚家巷、人文巷中直至回家。如今,我亦时常带着儿子穿梭在文清巷、永宁巷、梧桐巷等小巷道中玩耍,在熟悉的老巷道里带他回忆着我的成长足迹,在陌生的巷道里与他一起探寻着前方……
    较之其他古城,巍山古城更像一个放大了的自家庭院,街头、巷道,似乎都停留在年长者的故事里,日子缓缓按固有的节奏流淌,离LED大屏、数码、IMAX的到来,仿佛还有几百年的样子。我喜静,尤爱在古城里走寻条条小巷,寂寂地往巷中踅去,一切如宁静的午后日光,能清晰听到自己的足音。结束一日疲极困乏的工作,下班后沿着小巷一直走,随意绕,一路细观小巷两旁的人家户墙上斑驳的苔痕,从关不住的满园春色中想象院中的美好生活,转角处遇见几枝恣意娇艳的娉红在墙头摇曳舞秀。剥开江南烟雨朦胧,古城的小巷与戴望舒笔下“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有些许差别,小巷道干燥而安静,你几乎遇不见“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却能迎着那抹夕阳的微光,从记忆走向回忆,然后卸下眉头的颦蹙,开始在小巷故事中阅读自己。
    古城小巷海棠依旧。随着现代文明满斥着城市发展的今天,每当行于车水马龙的宽阔路面时,那迷乱双眼的来来往往让我时常慌乱焦躁,不禁念起古城的小巷道。我爱古城的小巷,常常抬头四方张望,顺着小巷道的方向慢慢寻去,怀着是否能通行的忐忑用脚步轻试前行,或许越走越窄,抑或在分叉路口不知选择,转弯,回顾,又远望,不觉竟到了通头,与大路相汇,呵!原来是到了这里!颇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喜。
    探寻条条小巷,亦如成长一般,有着顾盼彷徨,满怀期许渴望,小心翼翼地一路走来,在判断、试探、摸索中跌跌撞撞,有过“碰壁”,也走进过“死胡同”,原路返回后更能气定神闲,在白云苍狗中依旧把温和的笑靥挂在脸上,继续生活在自己喜爱的小巷里,去体味平凡……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