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黄昏

2018-06-11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赵枝琴
    淅淅沥沥下了一天的雨,这会儿雨停了,晚风都没掠过。我坐在伞下的石桌边,书放在石桌上,却没有心思翻,只是目光游离,落在不远处的山头上,似要与天相接,夕阳的余晖撒在雨后的灌木林上,说不上的惆怅。
    抬头看看光怪陆离的云,像那些年用破布掺上少许棉花弹成的棉絮;也像老家梯田里风吹过后的麦浪。许是看花了眼,在夕阳的映衬下,那云有的变红了,有的变黄了,也有的变灰黑色的。刚刚才见到一只从麦田里钻出的小耗子,转眼之间又变成了凶神恶煞的狼,眨眼间又变成了可爱的小河马……
    真的是千变万化,神秘莫测!
    天渐渐黑了下来,只有低飞的燕子,还乐此不疲的自由飞翔。我想是从老家飞来看望我的吧!小时候,每每这个季节,这样的黄昏,我也会独自坐在屋后的麦田边,抬头看变幻的云彩,看起伏跌宕的群山,看夕阳下的归鸟。以至入迷到父亲喊“小燕子,天黑了”。
    一阵晚风吹过,红椿花又哗哗掉了一地,镂空的衬衫明显有点单薄。思绪一下子拉回到现实。我不再厌恶这株红椿树,它除了在夏秋季节为我遮风挡雨,春天开的花也极致的漂亮,一串串绿葡萄似的细碎的花,有麻子那般大小,黄白色的一串嵌在绿叶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在这个雨后的黄昏,令人格外的神清气爽!
    我不再埋怨冬天总有扫不完的落叶。我甚至习惯了每天静坐在树下,泡一杯家乡茶,单曲循环一首轻音乐,阅读一本自己喜欢的书。在每一个单调乏味的黄昏,手托下巴,看路上车来车往,无聊之余,善意的揣测着行色匆匆的过客。惬意的沉浸在每一个黄昏里,静静地等待黑夜的来临。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