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梨园飞雪洒清晖

2018-06-2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悼大理著名剧作家魏树生先生

    ■ 杨政业
    呜呼!近日我的一位文友、同事、老哥去世了。先生带着他对戏剧艺术的痴梦,静悄悄地,安息在五月绿水青山之间了。他——就是大理花灯剧、白剧的著名作家魏树生先生。
    认识魏树生先生,是在22年前下关人民北路“老地委”的一个宅子中,那原是文化局办公的地方。在宅子西北的阁楼上,魏树生先生就在艺术研究所上班,专职写剧本。冬天,老宅子中的一窝人,下到三合院晒晒太阳,抽抽烟,聊聊天。一来二去也就熟了。先生喜欢讲一些古今中外幽默的故事,除潜心写作外,他不关注其他的家长里短,有时还显木讷之气,好一派“老夫子”的形象。
    记忆中最为深刻的几件事,一件是我请先生写个讲话稿,不长。先生写了一个星期,跑来给我说:“写不好!”他说“写讲稿和写剧本是两码事。”说来也是,真的为难老先生了。这位写了许多有名的花灯剧、白剧的本土著名剧作家,他的《三放杆》《将军泪》《蝶泉儿女》等剧作,写的是那么流畅,而写四平八稳的文章——当代“八股文”似的讲稿,却难倒了这位骁勇大理戏剧界的作家!这也不怪老人家,俗话不是说“术业有专攻”吗?但先生那种懂就懂,不行就不行(实际上他是不擅长写讲话稿)的实诚态度,给我留下了深刻地印象。不作“半桶水”,不趋炎附势的品性,是魏树生先生最受我和文坛同仁们敬佩的地方。
    有一年,魏先生的一个新剧作《阿秀乡长》出炉了,文化局原来也没有这个选题,就算是他的“自留地”吧?那段时间,我正为白剧团、歌舞团策划两台戏曲、歌舞晚会而寻找合适的题材。正是“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这是一个好剧本!于是跟先生商量,这个剧本得由大理州白剧团首演!虽然,“自留地”上的“菜”被我抢了,先生和弥渡县花灯剧团似有不乐意之处。但情归情,理归理,这个剧本就这样被我强行“截留”下来了。然后,和当时大理州白剧团团长、著名白剧表演艺术家、中国“文华奖”得主叶新涛女士酝酿讨论后,定名为《情暖苍山》。基于剧本的优秀,再加上叶新涛作为一号女主演的精彩诠释,灯光、舞美、音乐也给力,当年就荣获了云南省新剧目展演的“金奖第一名”,评奖时盖过了省级剧团的名次。想来对《情暖苍山》剧目的创作、排练、获奖,魏先生是立了头功的。回顾大理州白剧团六十多年的艺术成就,白剧《情暖苍山》在白州群星闪耀的艺术大道上,其名不可没,其价亦值珍惜!
    魏树生先生后来创作的花灯剧《正月十五闹花灯》,也获得了全省新剧目的大奖——金奖。需知,这是县级剧团获得的大奖,非常难得。先生所付出的心血自然不必细说。还有,除了戏剧类的剧作外,先生的电影文学剧本也写得好,记得长春电影制片厂的于导演来大理,和我谈《苍山歌声洱海情》的拍摄构想,拟用苍山洱海的美丽风光和白族人家的生活为底色,用本土的演员和实景来拍摄——20多天,这部电影就拍完了。魏树生全程陪同,叶新涛、马永康、高娟他们作为电影的主角演出。这部影片在喜洲古镇的开机仪式的照片,至今我还珍藏着。
    蓦然回首,我俩相识相交的岁月就像西洱河的流水一样无声地逝去了。近年魏先生与我在老年活动时见面,竟然戏称“老同学”为乐了。哈哈,印象中,“魏老夫子”还是那么达观、风趣,一言一行中透出文人的幽默和长者的慈爱豁达。退休后的他,还是充满着情怀的,就像洱海边上的一畦芳草,他对生活总是充满着阳光,对创作充满着温情;古稀之年的他,就像苍山夕阳辉映中的夏蕨,悠闲自在地在晚风中吟唱……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悄悄地,在戊戌年初夏的一个清晨,魏树生先生却悄悄地走了。真的,他给众人留下了无限的眷恋。而他给我这个文友,在大理古城边留下的最后几句话,是说:“老同学,来抽支烟……”。
    无语的我,对魏先生的突然离去也深感哀痛。人总是这样,当大家都活在一起的时候,因为太熟,不会谈到生离死别后的念想。当有一位好友离开人世后,总会有人将逝者的姓名留在生者的记忆中。魏先生作为我的一位同事和文友,亦是一位老哥,我不想用过誉之词来溢美,更不能在盖棺定论之后去无聊地贬损他。出于对一个逝者的尊敬,在他的葬礼上,我送给他了一幅长联。上联是:“哀先生驾鹤西域也,噙恨古郡书轩去良师,观碎玉纷飞哭声处,鼓筝沉吟苍山歌声洱海情,奈何,蝴蝶泉边空惆怅,知否,垣前已挂千行将军泪,嗟尔一部梨园痴梦,可擎杏坛薪火矣。”下联是:“悼夫子腾云东土耶,目徊通衢砚阁失挚友,望琼枝陨落无语时,钟吕复奏正月十五闹花灯,乞问,乡村医生莫逍遥,愿得陌上仍挥几度三放杆,飨君百篇苍洱人家,堪滋文苑墨池哉!”对联中剧目的名字很巧,一共用了他的8部作品的名字嵌进去。也算是了却我对先生的一番悼念也。再到后来,我又写了一首七律《悼大理著名剧作家魏树生先生》:
笔砚相依一世情,纷飞夏雨君却尘。
小河淌水话诗客,榆柳飘风别驿门。
痴梦梨园未成旧,灵萦艺海仍究新。
词曲击案精妙处,几读剧文面又缝。
    罢了,情到深处,有人说过“君子之交淡如水。”如今我想对魏先生说:“文友相交似酒浓!”。真是古人已乘黄鹤去,梨园飞雪洒清晖。那就让我谨以此文奠祭文友魏树生这位“老同学”吧?!
    尚飨!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