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山路崎岖 且听歌吟

2018-07-09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A3版 作者: 编辑: 
 
    □ 纳张元 
    翻启诗集的发端,每每便是封面上诗集名字的入眼。不似以往的匆匆掠过便开始拜读正文,这本诗集的名字——《沿着山路来看你》一入眼,竟让我莫名而不由自主地沉陷到一种极其熟悉的况味中,以至于忘记启页,只是久久凝注着封面。《沿着山路来看你》——名字真淳与质朴到不似一本诗集的名字,而只是一句最家常最平实的话语——与这样的话语相伴的,往往便是老友欣逢时大力地一拍肩膀以及如山间泉水般自然涌出的笑意。这于我,正是再熟悉不过的珍贵与美好。
    不得不承认,这部诗集的名字,已触动了我太多的情绪,让我引作者为知己,并不由得怀着近乎虔诚的期待去拜读这部诗集。看到纷呈于诗集五大板块“山乡情愫”、“异域风情”、“驿动心弦”、“窥探人生”、“长吟絮语”中的如许诗作,我有些不知该用怎样的语言来书写和传递我的感受了。
    诗欲动人,情至关紧要。这部诗集便是心底流溢而出的真情之作,所以赤子之心,拳拳可见。显然,作者用心最多、用情最深的是“山乡情愫”了——作者毫不吝惜地以百余首诗作尽情任性地挥洒出自己对山乡的执着深情。故而,我也愿意于此多赘言几句。
    山乡,是一幅横展在作者心中的风景长卷,连绵其间的,是晨之曦光、夜之篝火、春之盛樱、秋之微雨,是李子树、栗子花、牵牛花、攀枝花、玉兰、梨花、草场、核桃、野渡……山乡,是一曲流淌在作者耳畔的永恒天籁,跳跃其间的,是声声布谷、阵阵蛙鸣、叮当牛铃、清冽山歌,是田园的牧歌,是难忘的乡音……山乡,是一碗乡情、亲情酿就的美酒,发酵着甜苦茶的浓醇厚味,沉涵着离别的滋味、思念的惆怅、感恩的执着,映现为故园的一盏灯光、一片怀想……
    这一切的一切,熔铸为作者笔下的山乡——毫无疑问是极其质朴的,质朴到每一个曾住在山路的那头的山中人都能毫无距离和差异感地觉得熟悉:“这些激情四溢的林鸟,深情的野歌互答”、“那/拨弄土地为生的乡亲/依然/坚定不移地用犁/划开了山地的肌肤 ”、“在风轻云淡的旷野里/只有那耕种命运的弄人/吆喝着涂抹着/群鸟淡淡的翻飞”、“猪牛羊/从山梁上/排成长长的纵队/鱼贯而下/大姐气喘吁吁的/紧跟在后头”、“失眠的雄鸡/已经扯破了喉咙/圆月/依然静止地悬挂在天边”……不必再多举,当我临屏敲键时,山乡的如许景象就毫无保留、挟风带雨地扑湿我的心扉,让我久在樊笼的干涸心田又有了复得返自然的真淳。
    在山乡的书写中,作者对亲情的执念更让我动心动容,着实有字字锥心的感觉。而最让我不能自已的,则是作者的《夜晚》。诗如是写道:
    在火塘边
    脆干的玉米棒子
    流过双手
    洒落着满地金黄的粒子
    母亲厚实的手掌
    早已碾成了生活的曲线
    这叠加的老茧
    早把玉米粒砌成了金字塔
    静夜
    一直寻思着黎明
    火塘中玉米骨棒的火焰
    正温暖着全家人的炕床
    诗尽去雕饰的语言,恰与无可掩抑的情感相契,读罢竟不知该如何表达这首诗所给予我的触动。那一碗父亲没有喝上的甜苦茶,那作者魂牵梦萦的故乡点滴,亦汇入到这样的触动中,让我久久难言了。作者的语言亦是纯粹而完整的质朴,质朴到与山乡的最真淳的风景、人间最深沉的真情契合无垠。
    其实,这部诗集所写并不仅仅限于山乡。然而,作者是这样一个将山乡深深烙印在心间的人,其心境、其经历、其感受总有浓得化不开的山乡真味。于是,以山乡人(或者更准确地说,以离开了山乡却深爱着山乡、执念着山乡的诗人)的眼光去无伪无畏无私地去关注并直面山外的世界与内在的自我,一路走来,风也罢,雨也罢,驿动的心绪,异域的风情,人生的况味,总是那么真淳而质朴的跃动于笔端纸上。倒也无须赘举其例了,读者诸君自可于诗集中细细品味寻绎。
    抖落浮华,尽去雕饰,朴而不拙,淡而实深,直指人心,这其实该是诗歌的最高境界了。不知将这样的评语加诸在这本诗集之上,会不会惹来过誉的质疑?然而,这确实是我读完诗集最真实的感受。或许,这与我与作者相似得从大山中走出的经历有关?不过,我固执地认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最真淳的大山,那里有真的风景、真的情感,每个人也不由自主地渐渐远离心之大山,却又时时缅怀着那山与那人,只是,未必能将山与人的所有化为那诗而已。然而,在读到这本诗集时,都会有极其熟悉的触动,引起至为真纯的感念兴怀与回归的向往切盼。或许,于作者而言,写诗本只是为了书写心绪,正如风过而水成文,无非自然。因此,读者之感动或不感动、兴发或不兴发,倒并不那么重要了。当然,我坚信的是,心中尚有些许真淳、根植着某种真情的人,是难以不被这本诗集打动的。
    沿着山路来看你,山路崎岖,且听歌吟。 [作者为大理大学文学院院长]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