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追 寻

2018-10-1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杜家元
    每次和妻子回家,只要有时间,我都情不自禁地想到村子的北边走走。那里是村小学所在的地方,是我青春飞扬过的地方。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我在这个村庄的小学里教书。
    那时,条件很不好。我所住的宿舍,是学校里最旧、最古、最破的一间小屋子。它本是一间小古庙,外部颜色乌黑,是被时间的风雨烟熏火燎而形成的。它的墙都快被风雨剥削通了。屋子的面积很小,约一丈见方的样子。屋里的墙上涂过好几次石灰粉了,上头有很多墨迹、污斑。屋子的天花板是在楼楞木上铺上一些不太规则的木棍,再在木棍上铺上一层约两三寸厚的泥巴,颜色一片黢黑。这是一间再简陋不过的小古屋,窗子是弱不禁风的细木条花格窗,门是传统的老式转轴木门,门板和门枋之间的空隙,可容小孩子随意地钻进钻出……
    还记得我才来小学那天,校长亲自给我打扫小屋。他先洒水,然后刷屋顶、扫地、撮渣、打药、搭铺、支办公桌。那天,校长自言自语地说:这屋子早该修缮了,可是没钱,你先暂时住着,等哪天盖起新房子,立刻让你搬进去……
    说真的,那时那地,我的确是有些吃了一惊的:看,眼前这屋子,灰尘是灰尘,蛛网是蛛网,老鼠洞是老鼠洞,老鼠屎是老鼠屎,污斑是污斑,黑是黑,狭窄是狭窄,破是破,烂是烂,旧是旧,脏是脏……
    尽管如此,我还是只得住在这间屋子里,开始我崭新的工作和生活。那时,经常没电,晚上往往只能靠点煤油灯照明。因为经常在煤油灯下备课、改业、读书、写作,我的鼻涕渣往往被油烟熏成了黑色。有时,头发会不知不觉地被烧焦了一绺儿。煮饭,是用柴火,有时难免会把自己弄得像个花脸猫……现在回忆起来,那时的我,竟然没有更多的抱怨和感叹,还是活得那么青春、阳光、灿烂……
    想不到过了两年多,在校长、村长等的多方努力下,学校真的盖了一栋钢混楼。这在当时的整个乡镇,甚至全县的村完小中,都算是惊天动地的一件事。而我真的被安排住进了新楼二楼中间的隔音室里。学校还将专门用来播放广播操音响的录音机,也放在我的宿舍里。这样,我在晚上办公、阅读、写作之余,便可以用录音机来解闷和解乏了。
    那时,我每天都活得异常充实。课外时间,我爱到学校旁边的田野里,高声地朗读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爱在学校下面的小河边绵绵不尽地思索人生,乐此不疲地书写心灵的密码……
    那个时期,我写出了自己的早期诗歌代表作品《搬大山的母亲》。那时,我还不满20岁,还是一个有些懵懵懂懂的小青年。我如饥似渴地阅读着、书写着……
    后来,我先后调入了中学、中心校和县委宣传部、县文联工作。衣食住行等,一年比一年富足和便捷。单位的条件,一处比一处好,一年比一年理想和优越。现在,我当年教书的这所小学里,再也找不到一间古旧的房子了。甚至连当年盖起的那一幢钢混楼也被淘汰拆除了,展现在眼前的是两幢高大宽敞的新大楼。然而,多年来,我从没忘记自己曾经走过的路,从没忘记给自己无限滋养的这个小村庄。
    几年后,我娶了这个小村庄的女子为妻,成了这个小村庄的门客。这让我得以在几十年的岁月里,经常能够回到这个小村庄,经常到这所小学校的周围,徜徉复徜徉,追寻复追寻,思索复思索,领悟复领悟……
    追寻,不错,在不停地追寻中,我找到了自己的初心,明白了自己的使命,领悟到了如何才能“方得始终”的真谛!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