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沙溪,我想触及你的灵魂

2018-10-22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赵春喜
    来到古镇两三年,我总是畏畏缩缩、小心翼翼以沙溪人自居。当然,我不是沙溪人,只是我想离沙溪近一些,再近一些,近到,能感受她的温暖,触及她的灵魂。
     仲夏,雨后,清晨,一个人走在快要喧闹起来的小巷,我以为这样安静的早晨最适合倾听沙溪的声音,或许能触及我倾慕已久的沙溪的灵魂呢。高高的黄连木,舒展着红黄的嫩叶、翠绿的老叶,连干曲枝虬都在呼吸着新鲜的雨滴,这棵古树见证过南古宗巷的多少悲欢离合呀!这默默扎根、无悲无喜的老树,是沙溪的灵魂吗?老树在风中飘动着五彩的叶,抖落一地的雨水,惊醒树下痴想的我。
     难道沙溪的灵魂,深嵌进脚下斑驳的石板路中?你看这小路弯弯曲曲,仿佛能延伸去未知的远方。石板上的马蹄印,深深浅浅,积满昨夜的雨水,这一窝浅水,是否曾有马锅头的汗水融入?它又曾被多少马儿踏干?是了,它一定是沙溪的灵魂!马蹄窝里的水,在薄雾中随着忽明忽暗的晨曦,折射着明明灭灭的光彩,这是沙溪的灵魂吗?我愈加困惑了。
      难道沙溪的灵魂,蛰伏在安静的戏台某个振翅欲飞的檐角?你看这奎阁,承载过多少父母望子成龙的祈盼?这戏台,是否曾经台上唱尽人生百态、台下马帮彻夜狂欢?穹顶上的飞禽与走兽,静静地守护着信徒与旅客。这肯定是沙溪的灵魂!我分明听见了杨宗保智盗降龙木后,樊梨花爽朗的笑声,也看见了曹操败走华容道的狼狈身影,一恍惚,眼前只有戏台静静伫立。
      不对,不对,我一定还遗漏了什么!难道沙溪的灵魂,悄悄藏在了墙角的苔藓底上?它与苔藓细嫩的根一起,附着在每一寸泥土,贪恋着每一滴雨露。它们悄悄地生长,追逐着雨的步伐,岁岁枯荣。他们一生平淡,只愿装点破院边的断墙、角落里的石头,它是灰败的古镇中最敬业的精灵。只是我肯定遗漏了什么,是什么呢?
      行至早点摊上,我已饥肠辘辘,耳边是一声亲切的吆喝:“豆花—牛奶—稀豆粉!”卖早点的大姐一边熟练地盛着稀饭,一边麻利地招呼客人,旁边简易的小桌上,操着各地口音的旅人品尝着沙溪小吃,大呼过瘾,扛着锄头的农夫从一旁悠悠走过……被这样热闹的情景感染着,我嘴里的早点也变得分外香甜。是啊!沙溪这个茶马古道上的重镇,商聚而兴,商散而衰!从丝绸之路到茶马古道再到盐马古道,你到底经历过多少兴衰啊!只有这里的人民,祖祖辈辈耕耘,世世代代承袭!
      我知道了,我仿佛依稀瞥见沙溪的灵魂,轻掀你神秘而沉重的面纱,我看到了农人在这里耕作、樵夫在这里攀岩,商人在这里奔波、旅人在这里休憩……是这些人,这些不断参与进沙溪没落与辉煌中的可爱的人,他们像古树一样挺拔,像青苔一样平凡;他们像戏台一样精致,像石板一样奉献!他们更像寺登街上潺潺流动的泉水,干净透彻而充满活力,前赴后继而永无断绝!
      沙溪的灵魂,有着永恒的生命,澄澈的本质,只是,我好像依旧没有触及。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