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与洱海一朵野花的缘分

2018-10-29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梁思奇
    我们叫了一辆的士,让司机带我们绕洱海一游。到大理不转一圈洱海,就跟到天津没吃狗不理包子一样。车子早上从古城出来,本应随大流往北走,司机却“倒行逆施”往南,说是逆时针下午回来时车少些,后来发现这真是一个英明的决定。
    我们告诉司机,人多的地方不一定去,人少的地方不一定不去,想停就停,没有哪个是必游的景点,他认为什么地方好玩,就带我们去。司机曾师傅“深刻领会并努力贯彻”了这个意图,一路热情地介绍看到的景物,感觉我们有兴趣就停下车,让我们用手机和相机一通狂拍。
    洱海兜一圈约100多公里。我忘记都经过了哪些地方。记得中途上山参现了一个“罗荃塔”,苏东坡说“老僧已死成新塔”,一个叫“罗荃”的法师埋骨于此。金塔东南西北各有他的一尊金身,身体微倾,俯视众生,据说脸上的表情分别为“大慈大悲大喜大舍”四相。我道行浅,“慈悲喜舍”感觉都差不多。   
    后来进了一个白族的本祖庙,庙里有个院子,院子有个戏台,戏台的对联令人莞尔:
    两三步走遍天下
    三五人百马雄兵
    经过著名的双廊镇时,双廊正在修路。我们没有进镇里,司机小心翼翼地绕过一个个深浅莫测的水坑,把车开到一处高地,停在公路旁,指点着哪里是杨丽萍的月亮宫,哪里是南诏风情岛。远眺之下,双廊像王朔一本书的名字,“看上去很美”,像一块翡翠浸在洱海中间。
    司机特别善解人意,在洱海兜圈时专门把车开上一个坡子,让我们参观他所说的真正白族民居。我们果然被那高大堂皇的门楼镇住了,简直就是《阿房宫赋》里“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的注脚。屋子的墙壁绘着各种图画,窗子镶着原木窗花。进第一家惊讶得啧啧称赏,转眼间看到第二家更让人瞠目结舌,门楼漆着金粉,金碧辉煌,外墙的彩色壁画居然是两幅浮雕,富贵逼人。
    我发现白族几乎所有的房子,甚至杂物间和猪圈的墙上都绘着花卉或人物图案,还配着成语或古诗。司机说建房是白族人一辈子最大的事,他们把所有的积蓄都花到上面。他的口吻里似乎有一点不以为然,我想到的是,这么讲究“面子”,从某个角度,不正是希望生活得体面和有尊严的表现么?
    我们还去了一个湿地。那个湿地真好,长满了眼子菜、苦草、黑藻、芦苇、茭草等等各种植物——我是从指示牌上看到的。我只认得一种:菅,“草菅人命”的菅。小时候割过,所以我对“草菅人命”的意思无师自通。菅的一个用途是包扎中药,念小学时到大队部药铺抓药,那个高而瘦的医生捡好药,就从一捆干菅草中扯出一根,娴熟地十字交叉捆扎起来。
    湿地里还有很多鸟,指示牌标着赤嘴潜鸭、赤膀鸭、赤颈鸭、绿翅鸭、斑嘴鸭……这么多鸭,这湿地简直就是一个野鸭场。我看到水面有一只野鸭,大概是受到惊扰,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我猜八成就是所谓的赤嘴潜鸭了。湿地上空悠悠白云,水下白云悠悠,一只载满游客的小船拨开莲叶驶出来,有人大声唱歌。他们简直是全世界最快乐的人。
    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机把车停在一处前不着村、后不靠店的公路旁,我们从陡峭的坡子走到水边,坐在一堆不知道属于什么颜色的乱石上,像大卫一样“我思故我在”。其实,脑子里空空荡荡,出来玩本就是让人放空的。洱海的水波随风荡漾,远处青山隐隐,两艘游轮拖曳着水花驶过,一时间感觉地老天荒、物我两忘。
    后来我从水边爬上来,看到路边几朵牵牛花。牵牛花竟然也这么漂亮,感觉就像邻家的女孩,忽然间出落得亭亭玉立。佛说花是修行,是你的“因”。佛之所以拈花不语,是因为看到人执迷不悟,知道这“花”会结出什么“果”。
    我拍了几张照片,纪念我与洱海边这寻常野花的缘分。想起上一次到西藏也曾趴在318国道旁,撅着屁股拍摄黄色的野菊花。我觉得这是纪念花的一种最好方式,即使它明天枯萎了、凋谢了,它也在我这里得到了永生,永远鲜艳娇媚,花样年华。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