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一张老照片

2018-11-0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字加华
    总有一些记忆在时光的流逝中淡去,也总有一些记忆在岁月的积淀中变得越发清晰。也许是年轻人爱畅想未来,老年人爱怀旧的缘故吧!人到中年,我的生活里,莫名的徒增了许多对往事的怀想。
    打开相册,一张泛黄的老照片时时在触及我的每一根神经,让我有种莫名的感伤。
   这是一张二寸大小的黑白照,也是我们家唯一的全家合影。照片里,父母端坐中央,怀抱着小二妹和小三妹,姐姐站在爸爸的身旁,双手搭在大妹的肩上,我站在母亲的身旁,头戴一顶小黄帽,脚穿一双帆布鞋,身着对襟小褂,胸前佩戴着红领巾,一家人神情专注,面带笑容。照片的右下角写着拍摄时间为1978年12月。我清楚地记得这照片是在弥渡的国营相馆拍摄的,那年我刚满十岁,在村子里读小学三年级,是照了寄给我边防前线当兵作战的哥哥的纪念照。
     1975年的冬天,哥哥初中毕业回家后不想再去读书,父亲多次动员甚至动手揍了他,可生性顽劣的哥哥就是不愿去读书,父亲无奈,只好给他报名应征入伍,成了一名光荣的边防战士。哥哥入伍那一天,他身穿军装,骑着佩了大红花的高头大马,英姿勃勃,全村老少敲锣打鼓送他到村口,可羡慕死我了,也让我在小伙伴中无比骄傲。
     不想,世事难料,哥哥入伍不久,中越边境线上,摩擦不断,枪声不停,哥哥每次写信回家总让一家又喜又忧,不知如何是好。尤其是父亲到边境线上看望了哥哥回家后,铁了心的要照一张全家合影要寄给哥哥作念想,从父亲的话语里我多少也听出了一点点父亲为哥哥的担忧,战争是残酷的,有战斗难免就会有牺牲,可父亲也是开明之人,作为村里的生产队长,父亲对哥哥是支持的,对哥哥在部队里的表现也是满意的,每当干完农活回家,父亲总会用粗糙的大手擦拭一遍贴在墙上的“优秀战士”的奖状,再凝神地看一会儿,这似乎也成了他的一个习惯。
     记得去照相的那一天,天气格外寒冷,一家人打早起了床,穿上最好的衣服,爱臭美的姐姐还把母亲的银饰戴到了头上,母亲和几个姐妹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父亲挑着一担刚收割的蜂蜜,那是我家一年中最大的一笔收入,母亲背着小二妹,姐姐背着小三妹,大妹子和我独自行走。一家人就这样一个跟着一个,赶几十公里山路进城去照全家合影照,一路上,一家人走走停停,累了就席地而坐休息一下,渴了就掬捧山泉喝一口,饿了就啃几口自带的荞面粑粑。从早上六点多钟出发,直到中午十二点才到城里,一家人都累得满头大汗,尤其是大妹子还累得哭了几次,可一想到要照相寄给哥哥,姐妹们都又咧嘴而笑了。
     来到城里,父亲把蜂蜜送到供销社里换了钱,我和姐妹几个在母亲的带领下闲散地逛了一下街,母亲还给我们买了冰棍和小圆糖,让我们姐弟几个着实地高兴了一番。
    等父亲挑着空桶找到我们后,一家人就到县城东门外的国营照相馆里拍合影了。相馆不大,进了门上了二楼就是照相室,照相师傅是一个面目和善的中年汉子,他见到我们一家老小风尘仆仆赶几十公里山路来照相,对我们极为关照,还给三个妹妹吃了几颗糖,特意地给一家人搬凳子,排队形,梳理头发,摆弄衣角,服务甚是周到,在“咔擦”、“咔擦”的拍照声中,我们一家人留下最为难得的合影,这也是我们家唯一的一张合影照。
     晃眼间,时间如过隙白驹一逝不再复返,40年已成了昨天的记忆,父母也相继过世离我们远去,我们兄妹几个也都各自成家有了儿女子孙,可每当兄妹齐聚讲起这张难忘的照片之时,心里总是充满着无比的喜悦。
      现在,我已把照片放大过塑珍藏了起来,我只愿这张照片永久地珍藏在兄妹七个的心底,让它伴随一生。因为它不是一张单纯的照片,它记录着我们家的真实故事,它延续着我们家的和睦淳朴的家风,也见证了我们家四十年的风雨变化。
     一张老照片,一份永恒的记忆!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