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扶桑

2019-01-07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姚 静

    喜欢上扶桑,仅仅是因为它叫“扶桑”,这两个音韵婉转的字让我想起一个身段婀娜的女子迎风扶柳的样子。
    “东极扶桑,西极若木”,传说扶桑是一棵供太阳栖息的神树,是太阳升起的地方。
    传说给了扶桑灵性,它款款走进诗词中来,“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月兔空捣药,扶桑已成薪”“弯弓挂扶桑,长剑倚天外”“日出扶桑一丈高,人间万事细如毛”……扶桑在古诗词泛黄的纸页上熠熠生辉。
    古籍又记载:扶桑因其叶如桑,树又会两两同根偶生,互相依扶,因此名为扶桑。这个解释很容易让人想到爱情,一种相濡以沫的爱情。
    此后,再看扶桑花,在院墙篱下,道旁路边开出的一片片妩媚,便觉不同寻常,这花原是入过诗词的,艳丽的花瓣里藏着诗意,裹着情愁,多了几分耐人寻味的意味。
    校园的花圃里种着两株扶桑,一株红色,一株黄色。花枝葱茏,满树繁花不断,从春天一直开到深冬去。这长久的络绎不绝的花期,让人搞不清楚扶桑是什么时候开的花,印象中一年四季这两棵树总是缀满了花蕾,即便地上有了无数落红,那翠枝绿叶间一个接一个的花骨朵又争先恐后地饱胀欲放,感觉那花开得永无穷尽之时了。
    偶然看到清代吴震方《岭南杂记》中关于扶桑的记载:“扶桑花,粤中处处有之,叶似桑而略小,有大红、浅红、黄三色,大者开泛如芍药,朝开暮落,落已复开,自三月至十月不绝。”大为讶异,朝开暮落?原来扶桑漫长的花期不过是无数朵花前赴后继的绽放,这朵落了那朵开的接力让它成了一种四季常开的花。顿时心生愧意,我竟从未留心过一朵扶桑花从盛开到凋谢只在朝暮之间,短暂得令人悲伤。
    校园花圃里的两株扶桑花都是单瓣的。五个花瓣围着花蕊呈漏斗状,红的娇艳欲滴,黄的明媚夺目。花朵硕大,柔美的花瓣精巧地向外翻卷。花蕊呈柱状,顶着金黄的花药,长长地从花冠中伸出。每一朵花都是那么美丽,像一个端庄大方,仪态秀美的女子在从容地过着自己的日子。
    扶桑花还有重瓣的。重瓣扶桑花与木槿花十分相似,古籍记载曰:“其花如木槿而颜色深红,称之为朱槿”。朱槿与木槿被称为“姐妹花”。
    朱槿花瓣层叠,多褶皱,比单瓣扶桑花多了几分妩媚雍容,形似牡丹,又被称为“朱槿牡丹”。
    校园里老师和学生来来往往,他们从这两株扶桑花旁走过,或匆匆一瞥,或淡漠而过,极少见有人驻足欣赏,也许是因为扶桑满树的花蕾,常开不败,大家对它习以为常,渐渐视若无睹了。梅花在无花的隆冬开放,自然引人注目,寻芳者便不畏严寒;昙花只在半夜惊艳,仰慕者愿挑灯守候,只嫌夜短。而扶桑花长久地开在那里,凋落一地残红,也换不到一声惋惜。看,不是还有满满一树花儿吗?这世间总是以少为精,以稀为贵的。可惜扶桑不长耳朵,它们依然盛开如故,噼里啪啦把校园的一角开得灿如织锦。
    扶桑或许是对的,尽情绽放是每一株花的愿望吧?无人欣赏,是因为这世上许多人活得忙碌又麻木,你若告诉他扶桑之美,告诉他扶桑与木槿之别,他定会诧异,这和他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呢?是啊,多一株扶桑,少一株扶桑,生活依然。
    “急呼南海神,采采扶桑花”,我还是要命地喜欢着这样音韵朗朗的句子。
    扶桑花尽情绽放着,在每一个可以盛开的日子里。
    扶桑花的绽放与风有关,与雨有关,却与人们的眼睛无关,它兀自开着,一副宠辱不惊的淡然。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