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故乡的路

2019-01-07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李本华

     “故乡的路,带我回家……”,每次听到美国乡村歌曲《故乡的路》那轻快的旋律,我的心便跳荡在回乡的路上……
    我的老家在大理市喜洲镇桃源村,离小镇也就十多公里,然而,真正行走的路程却感觉无比漫长。几十年中,这曲曲直直的路上,留下了许多曲曲直直的故事。
    记忆中,最早的乡村之路是一条几米宽的土路。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父亲在镇上工作,每年春节,父亲总是包下值班的任务。每到这时,十多岁的我就会长途跋涉,花大半天时间徒步赶到父亲那里。父亲便凭借多年工作的关系,走后门托人买几斤肉、几包糖、几卷粉丝什么的,然后把七七八八的东西捆扎成一个包裹。我将包裹背在稚嫩的肩头,迎着凌厉的北风,沿着坑坑洼洼的路走回家。记得有一年,临近年关,阴雨不断,我一直等到年三十,天仍未放晴,父亲便找了件简陋的又闷又重的帆布雨衣给我穿上。我一步一滑地走在泥泞不堪的路上,外面是雨水,里面是汗水,一路上不知跌了多少跤。终于在村里人开始贴对联的时候回到了家,看着我这副泥头鬼脸的样子,母亲一边流着泪一边埋怨父亲。
    那时故乡的路,是那样狭窄、泥泞,走在上面那样异常的缓慢、艰难。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在昆明上大学,每年的寒暑假,总要回家乡。这时,家乡已经分田到户,路上也铺了一层石子和煤渣,隔壁大伯还买了台手扶拖拉机。临近放假,我会提前写封信回家,母亲便在我回家的那天让大伯到镇上的小站去接我。大伯开着拖拉机,载着我行驶在坎坷不平的石子路上,拖拉机犹如一叶在波涛起伏的大海上航行的小舟,上下颠簸。我紧紧抓住拖拉机的挡板,坐在铺了厚厚的稻草的车沿上。即便这样,一路行程后,屁股往往颠得生痛。尽管如此,一想到就要回家了,我心里还是乐滋滋的,那“突突突”的震耳的拖拉机声,当时听来,不啻美妙的音乐。
   那时故乡的路,虽然免不了坎坷、颠簸,但毕竟变宽了,走在上面的速度也快了。
    时光匆匆,白驹过隙。当年小小少年的我,如今已届花甲之年。然而定居海南的我,对故乡的思念愈浓,逢年过节,依旧常踏上回乡之路,只是如今再也没有当年的泥泞之罪与颠簸之苦了。故乡的路早已成了宽阔平坦的柏油路和水泥路,豪华漂亮的公交车直通村里。当年我长途跋涉三四个小时的路程,如今只要一二十分钟就能到达。乡村公路就像一条条飘逸的彩练,四通八达,连接着千家万户,把家乡带上经济腾飞的“快车道”。去年暑假回家省亲,在乡下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夏晚。夜幕降临,路灯初放,我沿着宽阔而平坦的乡村公路散步,遇见去村图书室“充电”的侄子,他告诉我,如今很多村民把土地都流转给了几家经营大户,按时分红利“拿工资”,村里建起了图书室、棋牌室、乒乓球室,还在村头拓出了一块地建了个广场。顺着他的手势望去,广场有篮球场大,一面鲜红的国旗在灯光的照耀下格外醒目,人们正伴随着欢快强劲的节奏跳着广场舞,小媳妇、大婶子们居多,一招一式还真像那么一回事,还有几个白头发的老爷爷老太太跟在后面扭着屁股。田野里青蛙“呱、呱、呱”地唱起了歌,此起彼伏的蛙鸣,和着音乐,和着人们的欢声笑语,构成了一部明丽轻快的交响乐,把乡村的夜晚演绎得声情并茂。
    如今故乡的路,既宽阔,又平坦,走在这样的路上,心情是何等的舒畅!
    “故乡的路,带我回家……”手机突然响起,是母亲打电话约我春节回家欢聚。我爽快地答应了母亲,春节我一定带着妻儿,沿着那条融进了我生命的故乡的路,回家。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