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漕涧老街记忆

2019-01-21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左荣彪

    小镇在蓬勃地发展着,那些小镇岁月的沧海桑田的记忆,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被人忘记。工作之余,漫步在漕涧老街纵横幽深的小巷,去触摸土坯墙、石头院、古大门……捞起我对老街过去记忆的“碎片”,促使我记之叙之!

那土坯墙
    太阳落山了,一缕夕阳静静地照在老街的土坯墙上,寒冬,墙头几缕干枯的小草,在微风里轻轻地摆动。房的主人早已迁往闹市区,建起了新房,做起了生意,过上了富足的生活,只留下土坯墙残壁,没有了什么为它遮挡风雨,年复一年,在经过风雨的侵蚀后,该剥落的已经剥落,留下的是一堵打满岁月烙印的土坯墙。每个土坯都有自己“倔强”的性格和韧性,不管在怎样的恶劣环境中,它们相依相伴,心连着心,保留小镇的记忆。
    偶尔,房的主人也回到土坯墙下,抚摸起那土坯墙,曾经的往事像缕缕微风荡涤在自己胸怀,这里曾是他们一家避风的“港湾”,每一块土坯,都是一家人往事的记忆和承载,在主人的心里,有了一堵风雨中傲然不倒的“土坯墙”!

那石头院
    2008年11月27日,《云南日报》刊载国家一级作家张长先生撰写的“云南第一古镇漕涧(嶲唐)考”一文,列举了大量的史料证实2000多年前的漕涧是嶲唐治所及永昌首府。自此,许多与漕涧有缘的文学爱好者及文化工作者,走进漕涧老街,探寻考古遗迹。我在老街生活十多年,亲眼目睹老街已逐渐被现代的繁华所替代,只留下片片废墟、点点遗迹。石头院,还难得的保留着,离我家不远,主人的院坝是用石头砌铺的,有方的、圆的,大大小小的石块铺成了一个错落有致的院坝。至今多少年了,主人家也不记得了。每块石头经过风雨的“打磨”,光滑显亮,失去了它自有的棱角。有时我在想:在每一块石头下面,也许尘封着小镇许多过去的往事,这些故事是“原生态”的,时代的脚步,就在他们的肩头不声不响的走过……

那古大门
    时光渐行渐远,我们只能随着它的脚步,却无法彻底删除那些记忆,有些仅存的遗迹,能让我们“触景生情”,追忆起过去的往事。漕涧老街,巷多,深深浅浅,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也没有走遍老街的条条小巷。走在漕涧老街,能看到各式的古大门,有构造复杂的、有结构简单的。复杂的方形大门,四面出水,四角翘起,气势宏大,门头雕龙画凤,展示小镇的建筑古文化,瓦间或墙头杂草丛生,那是岁月的留痕,古老的墙体和古老的大门连成一体,是老街一幅古老庄雅的画面,让人联想翩翩。简单的大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不倾斜不变形。不同的时代,造就不同的建筑风格,不同风格的大门折射不同的时代,主人的文化、生活的差异……看漕涧老街的古大门,就是读漕涧历史的部分!

那三层木楼
    漕涧老街的木建“三层楼”,在漕涧几乎家喻户晓,它是漕涧古建筑的精华。它是传统木结构由柱、梁、椽等大木构件形成框架结构,承受来自屋面的荷载及风力、地震力。据房主人介绍,这间木楼房已有近70年的历史,楼高近7米,原来有三户人家共同居住,前些年别的住户在开发区盖了新房,搬出去了,现在只有他一家人在居住。去年,为了保护几代人传下来的老木楼房,主人舍不得拆去,在楼房左边盖了一栋两层的平房,并对老楼房进行了加固。我去的那天,楼主人高兴地告诉我:“这祖辈留下来的楼房,再住上二十年应该没有问题。”我的内心荡起丝丝喜悦,因为漕涧老街唯一的三层木楼,得到了主人的保护。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