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洱海副刊 >> 正文
 

乡土童年的守望者

2019-01-2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白族作家张焰铎儿童文学作品集《羊泪》扫描

    □ 纳张元
    张焰铎是当代创作成就斐然的白族儿童文学作家,也是云南“太阳鸟作家群”的重要作家之一。他是梦的呼唤者、美的追寻者和文化的守望者。几十年来他扎根苍洱之间笔耕不辍,已出版了《醒着的望夫云》、《洱海的孩子》、《说不完的大理》和《婚途》等文学作品,在思想领域和艺术天地不断拓展,创作手法推陈出新,表现技巧日臻成熟,给少年儿童以优质的精神食粮。
    他的作品清新愉悦、顾盼怡然,接地气,扬正气,有灵气。展现了云南多姿多彩的绮丽风光和独特的民族风情,字里行间流淌着对白族以及滇西各少数民族人民深沉的爱。作品善于把人情、诗意、大自然之美和理趣有机统一,用清新活泼的语言,优雅而诗意的古典格调构造了儿童纯美的艺术世界。发自内心,顺乎天籁,另辟蹊径,独树一帜。既有坚实的文化之“根”,更有超越的艺术之“灵”。丰富了乡土童年的意义构成,再现了边地人民所固持的生命态度与审美情怀,点燃了苍洱之间作为“故乡”存在的心灵之灯。作家自己说:“这是献给苍山洱海,献给大理,献给白族的一组儿歌。来自童年,来自童心。”
    他的作品贴近和关怀自然生命,关注和展现儿童在自然中的精神生命成长,无论是《从挖色看苍洱》《碧塔海》,还是《洱海摇篮曲》《打趣西湖》都充满天然的诗意色彩,淳朴浪漫的民情风俗、善良本分的人物天性和充满灵气的山水田园相得益彰,更将乡土画卷装点得气韵生动、活脱撩人。“艾蒿是太阳的女儿,香味一直交给太阳贮藏。太阳醉在晚霞里,沉落后艾蒿的香味便像晚霞一样弥散开来。”(《羊泪》)“其实,凡真正的锦绣之地,山和水都这么恋着,和谐地、融洽地、十分般配地、甜甜地、浓浓地恋着。恋得海不枯石不烂,恋得心不老情不断……”(《从挖色看苍洱》)作家在飘散着泥土芬芳的乡野背景上,讲述乡间孩子别具一格的生活,将乡村景物与童年情趣紧密结合,创造出一种独特的山野氛围,洋溢着人与自然的和谐之美。作家在看似不经意的笔墨中凸显了少年与苍洱大地之间的和谐生命关系,让读者用心去感应和体味高山流水的清亮与瑰丽,并由此升华为他们对生活、对生命、对自然的亲近和热爱,激发出他们对这片乡土的憧憬和怀想。而这无疑也是对畸变的现代文明中正趋凋敝的童年生态的守护,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新时期儿童文学健康发展的新方向。
    追求真善美是儿童文学的永恒价值。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不仅要有好看的故事,记得住的人物形象,更要有感染人心的温情,给人以正能量。《洱海的孩子》《金子在沙里》《妈妈的白发》《爷爷的魅力》《羊泪》等作品是融入生命感受的写作,真诚而温暖,温暖的东西最容易感动人。沈石溪曾说:“白族作家张焰铎先生的小说《洱海的孩子》和《金子在沙里》,不回避生活的苦涩,却巧妙地将这种苦涩酿造成很适宜孩子们饮用的蜜酒。”作家特别注重加入诗意、美德,张扬儿童天性,助长儿童本性上的善心与美质。以轻灵意象和清新气息给儿童文学园地增添了一抹绿色。他的作品内蕴丰富,情节一波三折,人物形象鲜明,在透明的深沉与优美的凝重中,浸透了作者对人生的感悟。正如作者自己所说,“这是一组爱的小夜曲。亲情之爱,乡土之爱,人伦之爱,天地之爱。希望人类共有的不朽的爱,像信仰一样结实,像记忆一样坚韧,像命运一样多彩,像时间一样永恒。”
    作者钟情于把故乡故土的方言俗语、谚语、歇后语、神话传说、民俗歌谣等富于乡村韵味的话语引入创作的审美表现领域,用浅近朴拙的语言传达饱满的童真童趣,又都沾着厚重的泥土味儿,透着活泼的孩子气儿,使作品贴近儿童的心灵,附和儿童的精神,从而使作品具有强盛的生命力。同时,作品多关注边地民族的生存状态、情感与命运。注重地域特色与民族特色的交汇,时代精神与民族精神的融合,语言色彩与民族色彩的统一。具有鲜明的个人化情感和价值取向,并以新的话语方式和艺术格局扩展了儿童文学的现实表现空间。为了民族下一代精神生命的健康成长,作家脚踏熟悉的乡土世界,回到真实的民间,绘声绘色地描写童真、童心、童趣,虔诚地做一个儿童精神家园的守望者与建设者。
    美中不足的是,在思想内涵的深度和广度上有所欠缺,对于培养孩子的文化多样性观念,引导孩子走出狭隘的地理与精神生活空间,以更开阔的视野、宽容的文化态度去接纳他人,确立远大的爱国主义信念与自我的理想价值追求挖掘不够。另一方面,文体实验意识薄弱,在艺术表现形式上也缺乏花样翻新的勇气,有的作品流于一般化。在艺术形式、创作风格、创作方法上大胆探索的作品还不多,难以满足读者日益提高的审美要求。但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进一步开放交流,缺憾终将被填补,“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太阳鸟”终将以新的风范与气度,唱出更甜美,更动人的歌。    [作者为大理大学文学院院长]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