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 >> 正文
 

登点苍山记

2008-09-10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B3版 作者:杨纯柱 编辑: 
 

   

                     苍山西坡杜鹃红

    攀登点苍山是我从小就拥有的梦想。
    我老家就住在点苍山西坡的一个小山村,我可以说是自幼在点苍山的怀抱里长大的。在我眼里,海拔四千多米,峭拔雄峻的点苍山,历来都是带有某种神秘色彩的。在我很小的时候,仰望着群峰直插云天的点苍山,我就滋生出一个心愿:有朝一日爬上点苍山顶,看一看苍山顶究竟有什么?
    我参加工作后,居住在县城里,仍然年年岁岁与点苍山朝夕相望。记得英国著名登山家马洛里曾经说过,他之所以要登山,就因为山在那里。我想,我之所以总是梦想登临点苍山,大概就因为我每天只要一抬头举目,就看见巍巍点苍山的缘故吧?
    今年的五月底,在一位朋友的策划下,我们几位素有登点苍山之志的朋友,开始实施这一萦绕在心中很久的攀登点苍山的壮举。我们此行一共是四男一女,年龄都在四五十岁了,其中有一位还是已年逾花甲的退休老教师。第一天我们先是乘车从漾濞县城出发,驱车到达漾江镇金盏河电站的前池后,又骑了大约一个半小时的马,便到达了点苍山十九峰之一的莲花峰下的官房坪。官房坪是一块相对平坦的旷野,这里有一个几年前由山下搬来的一户段姓人家经营的叫作“官房人家”的小旅店,专供到此爬山和赏花的人们的食宿。当晚我们就歇在“官房人家”里。第二天天刚麻麻亮,在“官房人家”匆匆用过早餐后,我们就在一名三十来岁男向导的带路下向点苍山顶攀登。这条通过紧风口翻越点苍山到达大理坝子之路,当地人称之为“官马大道”,其得名相传是大理国时期,因这一带盛产优质珍贵的木材,大理国王便在此设置了采伐厂,并将所采伐的木材,通过这条道用马帮翻越点苍山运往大理坝子供建筑宫殿使用,现在这一带还留有凉木山等当年采伐活动留下的地名遗迹。据我所知,这也是攀登和翻越点苍山最平缓和最不险峻的一条路。然而对我们这些平时缺少锻炼的人来说,仍然是充满考验和挑战的,不过,也并没有原来预想中的那么困难和艰巨,且在登山途中一路欣赏到的壮丽风光则比想象中的还要令人激动和兴奋……
    当中午时分,我们终于如愿以偿地登上了多少次魂牵梦绕的点苍极顶时,大家都情不自禁地欢呼雀跃起来。我的心情和感觉更是一下变得异常开朗和明亮了……此时,站在斑斑点点的积雪尚未完全融化的点苍山之巅,迎着强劲的,仿佛是从天上吹来的,让人飘飘欲飞的呼呼作响的罡风,俯瞰山下一落千丈的一条条雄阔壑谷和一片片黛青色的莽莽原始森林,极目远眺,阳光照射下的远山弥漫的是淡淡的紫色烟霞,头顶不时有朵朵白云悠悠掠过,我感到天空格外的湛蓝高远,天边异常的迷蒙缥缈。环视着周围环境,我深感点苍山之巅风光绝美,只有登上点苍山绝顶,你才会深刻感受点苍山横空出世的磅礴气势和非同寻常的雄奇壮丽,也才会深刻理解点苍山的独特内涵和对这方水土的特殊意义:这就是如果没有这样一座伟岸雄阔和充满血气的慷慨大山,大理的历史和现实就会显得怎样的黯然失色和平淡无奇!
    由于我们当天的目的地是从东坡下山到达大理古城。为了赶在天黑之前穿越蜿蜒曲折的下阳溪抵达大理坝子,时间不允许我们在山顶久留,因而尽管万分的留恋和不舍,我们还是不得不匆匆告别这气象万千,令人神思飞越的壮美峰顶。在向点苍山东坡下山的途中,我对又渐渐远去和升高的点苍山的峥嵘峰顶,几乎是几步一回头地频频回望,真恨不能将其深深刻印在心头。而在此后的很长时间里,我的心情都仍然沉浸在激动和自豪中。是的,四十多年了,这回我总算了却这么一个折腾了我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心愿。与此同时,我还再一次悟出了这个简单得如同常识却又往往被人忽略的道理:心动不如行动。只要富有决心和勇气,许多看上去似乎非常艰难的事情,实际上却并非那么高不可攀。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