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 >> 正文
 

稻花香里捞鱼吃

2008-10-1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B3版 作者:王峥嵘 编辑: 
 
    河里的水涨了,田里的稻谷开花了,谷花随风飘荡,降到田边的水沟里小溪里,落到泥地间,香香地,把水中的鱼和泥鳅,喂得肥肥的,该是我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学校里早就放了假,我们这些孩子的任务就是每天把牛啊马啊骡子什么的都吆喝到田坝子里去,让它们能愉快地吃草喝水,有要求多的家长,最多也就是让自家的孩子再带上一个粪箕,回家时必须带回满满一粪箕的牛屎马粪。这些都不是难事,盛夏时节,田坝里水草肥美,牲畜们低头吃草,老半天都不动一下窝,只看见马尾乱甩,听见马鼻扑扑,不必担心它们乱跑,就连三五米外的庄稼,它们也顾不上光顾,吃饱了,它们在休闲的间隙里,会留下一大堆一大堆冒着热气的肥料,让我们回家时交差。所以,一到田坝子里,我们所剩下的,就是自己找乐子,这乐子,就是那水,那沟,那静静流淌的小溪。
    在小溪水中和小水沟里,乐子就是捞鱼。捞鱼的方式有两种,都离不开那个竹编的粪箕。一种是双手紧紧地把住粪箕两边的把手,浸入水沟的底部,猫着腰快速地向前推,推到沟里有茂盛的水草处时,突然加快速度转向水草窝,迅速地把粪箕前端抵到沟边,马上端离水面,在满是水草的粪箕里,活蹦乱跳的小泥鳅和闪闪发亮的小鱼就出现在眼前了,多的时候一把会有二三十条,最少也会有五六条,一条四五百米长的小溪或小沟,可以捞得一碗,这种方式最适合人手不足时用;另一种方式就是从沟或溪的下游开始,找一相对狭窄处,放下粪箕,与沟底齐平,再用泥草把两边的水堵上,形成一个小型水坝,让水流只从粪箕中流过,然后到上游百十米处下水,用双脚不断轮换着左右搅水,一路向下赶,赶到粪箕处时放慢速度,慢慢收拢搅动的范围,突然就一下子把粪箕提起来,收获就一下子让你合不拢嘴了,那惊恐万分动荡不安的小可爱们,足足得有半碗。当然,这种用脚去赶鱼的办法,只适合在小沟里,那种稻田边宽不足三尺深不到半米的小水沟中。对于宽愈一米半左右的小溪来说,就得有备而来了,甚至要带上用竹竿折成三角形、在三角形的底边穿上各种金属小片的专用工具,不用脚搅水了,用这工具在水里一上一下捣鼓着西里哗拉地响动着往下赶,这样收获会更大,乐趣也更足,幸运时,赶上两三趟,能捞上两三斤,够一大家人好好地吃上一顿了。
    这种把全身上下弄得水湿泥沾的游戏,让我们快乐非常,但收获却总是介乎于一大钵头或一小饭碗之间,以小鱼为主,杂着些细小的光滑精亮的泥鳅。那些小鱼,一律是扁状的,两头稍尖,中间稍鼓,黑背白肚,细细的鳞,在太阳光下亮闪闪的,大的不会超过五厘米,小的也就两三厘米的样,看着好像除了一肚子的下水就剩骨头了,不可能有半点的肉。至今我都不知道这种鱼叫什么,但它们总是在每年稻谷扬花拔节时群集在溪间沟里,可能就是大理人常说的谷花鱼了,因为它们也一样永远长不大,离开这特有的小环境还就活不了。
    太阳下山,在水中闹了一下午,我们也累了,接下来就是吃的问题了。一般来说,碰上运气特别好,每人能分到一饭碗的鱼,就分别回家,家家打牙祭,但这种时候不多,一年也就两几次,让家里的大人着实赞扬几句。通常是几个伙伴打拼伙,牛马赶回家,斗(凑的意思)盐斗油斗腌菜,在村外田埂上煮酸辣鱼吃。你别看那鱼没肉,小不丁点的,但香得很,还特别下饭,每人都能吃上一大钵头,吃出一头一脸的汗来,再伴着满天的星斗回家。
    美好的童年。可惜,这种美事,到我们这一代也就结束了,现在三十岁以下的人是不可能再经历这样的快乐了,化肥农药除草剂,让鸭子们都逮不到小鱼吃,何况是用脚用粪箕的人。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