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 >> 正文
 

我登上苍山之巅

2008-12-03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B3版 作者: 编辑: 
 

    □ 张仁韬

    那一天,从苍山回到学校,已经是下午7点,有一半的夜幕已经黑下来了,近12个小时的行程算是结束了。我不知道在别人看来12小时登苍山是一种什么样的行为,是冒险或是疯狂,但我仅仅只是把它当作我生命过程中的一份经历,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生命轨迹。
    我姑且以登山来形容人生。如果把人生分段的话,到了玉带路算人生的第一个阶段,因为这里已经是很多人的终点。把清碧溪当作终点的人,他们可以启程比其他人晚,至少不会担心有限的时间内回不来。他们可以把很多时间花在欣赏沿途美丽的风景之上,直到到达终点之前的这段路程将会成为他们最为美好的回忆。也许清碧溪是最美的,启程也是为了到达那个地方,但是终点就是终点,到达终点就已经丧失追求了。
    从清碧溪往上,有一条石板阶梯小道,不宽,一台和一台之间窄的有些吝啬。这里被称为苍山大峡谷,谷的两岸险峻异常,有很多地方像是鬼斧神工般地断开,比起我到过的怒江大峡谷气势更为磅礴。这里没有人,或者说人很少。因为,到这里来的人从来就没有把它当作是人生的一个驿站,充其量只能算一个意外,是到达清碧溪之后无意间发现能让人兴奋和激动的地方。这里被我比喻成为人生的第二个阶段。它注定将成为人们生命过程中一道特别的风景,因为它是惊喜。
    我把自己的路程比喻为人生的第三个阶段。你也许和我一样,每次在山脚下抬头看山顶披着白雪的时候,会有一种想要到那里去看看的冲动。总是向着抬起头才能看得到的地方追逐,这是一种人生的态度。对于山顶,我只是单单从别人的描述里知道一些,我甚至不知道路在哪里,要往哪儿走?不过,我对于雪的渴望,大过一切恐惧与危险。我们没有在沿途花太多时间,甚至没有拍过一张沿途的照片,因为我总觉得那些不是我所想要的。等到石台阶走完之后,路开始艰难起来,每一步都得靠自己寻找,生命的过程变成了只有方向而没有路的行走。最终,我们到达了苍山之巅,几乎手中的相机就没有停过,雪,云,山,然后又是雪,云,山。站在如此一个高度,一切那么渺小,曾经有过的一切以及来时的路此时此刻不知所踪。我眼前依旧有更高的山峰,看似更为别致,我突然感觉到人生好像从来就没有止境,没有终点。那些所谓的终点,只是每个人给自己定的一个驿站,生命的结点。从来就不能为了到达某个高度而攀登,只能是为了站得高一些,看得远一些吧!
    下山的时候,摔了一跤,有些破相,幸好没有摔到相机。于是后来的下山路变的更加艰难,走在狭窄的石台阶上,膝盖感到疼痛难忍,可毕竟还是回了。走在玉带云游路上,真实的感受过人生大起大落过后的安逸与平淡,轻松多了,步伐也加快了。
    就这样体会了一回人生阶段,也圆了自己一个梦。这让我想起一句话:
    “再好的景点都不是终点,最美的风景是在路上。”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