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 >> 正文
 

晨游水目山

2018-01-02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张美华

    太阳还没有出来,东方隐隐有些发亮。
    站在水目山前塔的看台上,举着相机往山下看去,等候日出。山林里生出了一片云雾,不一会儿,云雾蔓延开来,把山下的树木和房屋都捂得严严实实。太阳出来之前,云雾肆意奔涌却不露一丝痕迹,这边的云雾和那边的混合在一起,暗流涌动。约七点钟,姗姗来迟的太阳爬上山顶,云雾才渐渐消散。太阳就是个最出色的魔术师,不声不响地将云雾变没了,青山和房屋上的“白色头巾”不见了,被阳光涂上了一层油汪汪的黄色的光。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太阳比我跑得快,大概是刚出山,活力四射,正好可以撒开脚丫子跑。我得和太阳赛跑,赶在它前面。离开前塔,我就顺着九龙壁往上庵跑。拍了晨曦中的村庄、前塔、水目寺的山门。寺抱塔端坐在院子中央,阳光给它披上一层金色的纱衣。第一次看到沐浴晨光的寺抱塔,竟是这般惊艳和美好。
    几个老者正在院子里打扫卫生,地上大多是头天夜里吹落的树叶。大雄宝殿前也有几个老者在扫地,扫帚划过地面发出“沙沙沙”的声音,这是我进入水目寺听到的第一声声响。第二声声响是在下庵前的鸳鸯文化广场上听到的,那是一阵清脆的鸟鸣,初听还以为是谁在吹口哨呢。
    听到鸟鸣的时候,我正在拍山下的全景。一轮红日高挂东方,村庄和远处的山峦次第排开,多美的一幅水墨画呀!刚才还站在前塔下拍照的我,现在已经来到山腰,在镜头里将前塔放置于水墨画的中央,留下这精彩的瞬间。前塔端庄大方,向阳的一面熠熠生辉。同样发出油脂般光泽的,还有接待中心的屋顶。有几座房子隐匿在树林深处,顺着石阶一直走,路旁有一排枝繁叶茂的圣诞树,一团团一簇簇黄色的花开得正欢。
    太阳完全褪去了红晕的时候,我终于依依不舍地离开鸳鸯文化广场,去往普贤寺。一条长长的林荫路在石阶下,往树林深处延伸。坡度平缓,路面平整,全用鹅卵石铺就。林中有一块平整的土地,修了两个小池,中间一座石桥将小池紧紧连接在一起。不远处有石桌,桌旁立着两棵挺拔的树木。石径两侧的地面上,满是灰白色的栗子,还有鹅黄、淡黄、金黄的,心形、椭圆形的各种落叶。一缕缕光穿透叶缝,石径变得斑驳了,落叶沾了光,显得分外艳丽。枝叶茂密处,看不见鸟儿的影子,只听见鸟儿的鸣唱,还有噗噗扇动翅膀的声音。草丛中,不同的虫儿发出似有似无的叫声,和风吹树叶簌簌的响声应和着。我敢断定,树林里正在进行一场精彩的演唱会,只不过主角是这山里的生灵。
    在普贤寺稍作逗留,喝杯热茶,感觉暖和了很多。难得这么早到水目山转转,我决定继续往上庵走。顺着石径往宝华寺去,目光被一棵大树吸引。无数次遇到这棵大树,都忍不住会驻足欣赏。树干得两人合抱,这般粗壮的枝干,上面有着数不清的枝节,树皮皲裂如垂暮老人的肌肤。仰头看树冠,却又惊奇地发现枝叶茂密,即使是在万物凋零的冬天,枝叶也异常葱绿,透着勃勃的生机。大树中间是空的,能容下一个百余斤的壮汉。这棵空心树又叫佛心树,竟也有不少香客前往参拜,空空如也的树洞里香火不断。
    修葺一新的宝华寺,完全浸沐在阳光中。天空瓦蓝瓦蓝的,就像刚被水洗过一般,透明洁净。一片白云随风飘过,如烟似雾。寺院的后面有一株茶花,据说是唐代就栽种在这里了,每年春节前夕,一朵朵碗口大的“九芯十八瓣”童子面茶花尽情绽放,真真是“树头万朵齐吞火,残雪烧红半个天”。宝华寺旁边是重新修葺的五祖道场,整座庭院两开间,前面供奉有五个祖师的舍利塔、几块碑铭。由于时间的关系,我没能去北岗塔林走走,只能留待下次有机会再去拜谒塔林地宫里那神秘的肉身舍利了。
    一路走一路看,一截嶙峋的树桩,一块茸茸的苔藓,一片或黄或绿的树叶,都是美景。每次到水目山,山上的一草一木、一景一物我都会细细玩赏。不久的将来,我还会再去,约吗?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