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 >> 正文
 

冬日静美洱海源

2018-01-02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杨世明

    冬日的一个周末,我慕名前去观赏被称为“水乡泽国”的洱源的湖泊湿地之大美。到了深冬,北方的海河早已成了冰床雪被,但滇西北洱海之源的江湖及湿地却有秋天般的景致,江水在日夜不息地向前奔淌,湖水与天空一样碧蓝、一样的清澈透明,一个个湖泊在山脚安静地躺着,平静的湖面宛如一面面巨镜,倒映着湖堤旁远山近树的刚毅和傲骨,倒映着海岸青麦翠豆的生机和不屈,倒映着水上越冬鸥鸟水禽的欢快和美丽,倒映着泛舟白族情侣的幸福和甜蜜,倒映着远道而来四方游客的惊艳和赞美。
    在和风煦日里破土萌芽,在洱源广袤的湿地里茁壮成长,在炎热酷暑里张扬烂漫的芦苇丛、杨柳林、茭瓜草、水芹菜、野茨菇、菖蒲草、莲藕叶、茈碧花、菱角藤等湖海湿地植物,还有许多知名和不知名的绿树、红花、碧草。这些土生土长、五彩斑斓、翠绿耀眼的枝枝叶叶被寒风冷雨、秋露冬霜无情地摧残着,已变得惨白无光,但还是不屈不挠地挺立着,成了水鸟们起降或歇息的平台。我在湿地边俯下身子,发现那大片干枯草木间却躲藏着浅绿、深黄或黄绿相杂的小草木,在湿地里顽强地活着,耐心地等待着来年的春暖花开。
    茈碧湖草海湿地里生长的那些茈碧花早已香消玉殒,孤寂地在湿地里黯然神伤。东湖湿地里的“田田荷叶”,还有中通外直的莲蓬也被岁月的风霜折磨得面目全非,但脚下却有 “藕断丝连”“佳偶天成”等寓意深刻而肥嫩的“热水藕”,在不断延续着生命,延续着湿地夏天的勃勃生机。
    如钵碗,或陈旧或半新的水鸟巢像一张张使用过的产床,孤寂地撒落在湿地的枯木草叶丛中;由翠绿渐变得惨白无光的枯草,由艳丽芬芳的野花变成色衰肤燥的花干,由枝繁叶茂的耐水杨柳变成光秃秃的枝丫……这“草木一秋”的生死轮回,让人不觉想到“人生一世”的短暂而宝贵。
    蜘蛛、蚂蚱、螳螂、萤火虫等微小昆虫,在春日里破壳出世,在夏日里营生,在秋日里恋爱,在冬日里把自己的爱情结晶放心地托付给湿地上那些枯黄衰败的草木,让它们平安地等待下一个春天到来,方可破茧化蝶,自己却安心地奔向另一个世界。
    冬天里最让人瞩目、最让人挂念又最让人向往的是洱源湿地里那些美丽可爱、成群结队来越冬的鸥鸟水禽。它们历来是冬天草海湿地里的精灵,有了它们,草海湿地才显得生动活泼、色彩光亮。这些湿地里的精灵大都在秋高气爽时节飞越茫茫的千里群山,经过万里云遮雾绕的鸟道雄关,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从冰冷的北方飞到这样水草丰茂、食物富足、风光绮丽的草海湿地,平安快乐地度过它们拥有的每一个冬天。
    蒹葭水泽,栖鹭安卧。当清晨的浓雾散去,冬日的暖阳洒满湖面时,在湿地的枯黄草木间取暖栖息了一晚的大雁、海鸥、白鹭、黄鸭、钳嘴鹳、鸳鸯、紫水鸡等越冬的水鸟,却一只接一只,一群接一群,不约而同地落入沉静了一夜的水面,开始捕食充饥,嬉戏游玩,恋爱婚配。到了冬日的余晖涂满湖海湿地时,又一对接一对、一群接一群地飞回到枯黄或惨白而温暖的草木间,或柳林里。在流水般的朗朗月色中酣然入睡,直至次日的朝阳再次从湖面上升起来。
    这些湿地的精灵,大都是国家明文保护的珍稀水禽飞鸟,它们的价值高而数量稀少,甚至要濒临灭绝。诸如国家湿地公园,有“六村七岛”之称的西湖里的紫水鸡。
    柳与晴沙飞白鹭,碧水蓝天绘新景。湿地里那一群群或高飞或低落的越冬候鸟水禽,让人心生羡慕,尤其是那群优雅而高洁的白鹭和海鸥,它们仅凭一对翅膀就可以从北飞到南,或从东飞到西,从污染之地飞往洁净之所,选人为邻,择食而安。但我们只有一双手,没有翱翔万里的翅膀,不能像鸟那样远走高飞,择地而居,唯有珍惜和建设好当下拥有的生存之地,留住和吸引更多的环保鸟群,才能永久地留住我们的栖居乐土。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