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 >> 正文
 

春天,到密祉跳花灯

2018-04-10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李  泽

    一到弥渡县城,朋友便迫不及待:“哪里能看到弥渡花灯?”“弥渡花灯无时不在,无处没有,当然最好还是去密祉走一走。”我满满的自信。
    密祉离弥渡县城20公里许,驱车前往,不多时便进入了密祉境内。亚溪河如银蛇弯曲于崇山峻岭之中,四季长流。两岸垂柳,绿意袭人。我告诉朋友,这便是小河淌水的源流,《小河淌水》收集整理者尹宜公的家就在附近。来到密祉街,春意正浓,街两旁绿树成荫,各种花次第开放,常有鸟儿栖于其中欢快叫唤,凸显人与自然的相依相谐。
    我们远远便看见许多地方花花绿绿的人影在晃动,二胡声、笛子声、三弦声,声声入耳。这对于爱好文艺的朋友来说,一下吸引了眼球,陡然来了精神。我们移步观灯,不知不觉来到了密祉广场,驻足观看。这里是一群女性老年人,一眼看去,最小的不下60岁,最大的可能已年过八旬。她们的动作虽然有些缓慢,但依然整齐,她们的声音虽然有些凝滞,但依旧精神,充满活力。
    队伍中,有四个人,高出其他人一个头,“她们”舞动的扇子更为有力,脚步也更为刚劲;“她们”的声音,足足高出八度。朋友十分诧异。我告诉朋友:那四个人是男扮女装,俗称“大理子婆”,这是弥渡花灯的一大特色。
    队伍中一位老人可能累了,正坐在石凳上休息。朋友走了过去,问道:“老人家,你们唱的花灯好听极了,刚才那首叫什么名字呀?”老人耳目聪慧,答道:“这首歌叫《正月十五闹花灯》。”朋友又问道:“您会唱多少花灯调呢?”“这个嘛,说不好,凡是别人会跳会唱的,我基本都会,年轻时跳花灯,一个通宵还不知足,现在不行了,老了。”老人摇了摇头,有些自嘲。朋友又道:“您知道弥渡花灯跳了多少年了?”老人说:“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只是听别人说‘灯从唐朝来,戏从唐朝起’。”听后朋友十分惊叹。
    我们继续往前,到了文盛街。文盛街之西有一井,井中常有水泡升起,在阳光的照耀下,玲珑剔透,银光闪闪,宛如串串珍珠,故名珍珠泉,珍珍泉冬暖夏凉,当地人称为真龙水。珍珠泉旁有凤凰桥,是茶马古道的必经之路。桥边有一块场地,一群人正在这里跳花灯。这群人大都是三四十岁的妇女。她们穿着绿裤子,花衣裳。其中一位三十出头的,是我的熟人,她一眼看见了我,便打招呼。我把朋友介绍给了她。她一听朋友是个文艺爱好者,便一把把朋友拽到跳花灯的人群中。朋友有些措手不及,但不一会儿就被这位小媳妇的开朗活泼、热情大方所感染,扫干净了心中的羞涩,依葫芦画瓢学了起来。一会便掌握了基本的八字步。我打趣地说,不是他学的快,是我们的花灯容易学。花灯易唱易学,所以老百姓才喜欢唱,喜欢跳。朋友道:“是呀,任何艺术,它的根只有深深扎根于老百姓这块土壤中,才能常开常新。”
    挥挥手告别密祉这块神秘的土地,相信这朵盛开在滇西高原的艺术奇葩,将永远开放在我们的心里。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