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 >> 正文
 

登苍山,赏离天空最近的幽蓝之花

2018-07-31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杨木华
    大理苍山峰脊线的春天,是从一朵幽蓝的神性之花的绽放开始的。那花的幽蓝,是滤尽尘世繁华返璞归真的幽蓝,是润泽苍峰白雪妖娆褪尽的幽蓝,是缭绕三千雾气水韵萦绕的幽蓝;世间的清新纯净为之失色,亘古的妖艳魅惑为之溃败,只一眼,你也一定会爱上这幽蓝之花——长叶绿绒蒿。
    我们是清晨向小岑峰进发的。这峰我在秋冬两季登过,我本邀约朋友去登三阳峰,看两峰三潭,遇遍野花开。可他说那里人多,于是他驾车到海拔3200米处驻车,我们开始步行上山。
    去年我在别人的朋友圈见到生长在小岑峰的绿绒蒿,可手机照出来偏色,花成为紫红。今天我带了单反相机,一定可以还原那妙曼的幽蓝。即将抵达峰顶时,一株又一株的长叶绿绒蒿突然间就闪现出来,我把镜头对准了一个个幽蓝的精灵。可拍摄却并不如意,杂草遮挡无法凸显这花的神韵。去年在苍山三阳峰,我在峰脊的流石滩上遇见几株很好拍摄,可惜花太少。今天放眼一看,一山都是绿绒蒿。朋友说上段的花更多更好,我就放弃了下段直上。  
    峰顶绿绒蒿果真多,可拍摄的干扰一直在。我们从这里向北走峰脊线,准备走两峰后回返。
    峰脊线的曼妙,只有走过的人才能体会。其实,在此之前,我也没有走过苍山峰脊线,每一次登顶后很快下撤。这一次,向北走的每一步,都是崭新的体验。
    峰脊线并不是山下仰望的平缓。一峰与一峰之间,是起起伏伏的高差,路自然随之上上下下。七八月间,海拔4000米的苍山峰脊线,正是草本花最盛的时节。曾经遗憾登鹤云峰没有拍摄好的山丽报春,大片大片地紫在眼前;曾经后悔登三阳峰没有拍摄好的圆穗蓼花,一山一山红遍;曾经后悔遇见太少不好拍摄的尖瓣紫堇,一谷一谷蓝过眼眸。最惹眼的,当然是绿绒蒿了。在峰脊线西侧,一片又一片,一株又一株,一坡碧绿中星星点点的幽蓝逼人的眼,所有的幽蓝又以一种遗世独立不可亵玩的高洁,在离天空最近的山脊线上,绽放出自己的专属味道。
    面对那凛然的高洁,我只有匍匐跪拜,用最贴近大地的身体与镜头,表达我的仰慕。在看到那个要原路返回的岔道口,我决定不再前进,留下拍绿绒蒿,等队友回返。
    这里,山脊东侧是成林成片的低矮杜鹃。山脊西侧,碧绿的草坡上杂花疯狂地开,各色蓼科植物争先恐后,大朵的凌子芹高高在上,更多不知名的小花开得随心所欲,最梦幻的当然是长叶绿绒蒿了。   
     苍山峰脊线上,我见过黄色的全缘叶绿绒蒿,在六月开放,金黄的大花有足足的富贵感。我见过紫红色两米多高的威氏绿绒蒿,六七月红遍苍山西坡的沟沟壑壑,有满满的喜气。可是,我最爱的却是这幽蓝的长叶绿绒蒿,那幽蓝是神秘的诱惑,是仙韵萦绕中离天空最近的神花。
    在一个小巧的山谷中,我遇见了几株特意迎接我的绿绒蒿。
    一株花箭斜伸的绿绒蒿。浅褐色毛刺密布的花杆与绿草对比鲜明,关键是花箭上的三朵幽蓝同时绽放,在星星点点蓼花的衬托下,那种绝世独立的美感瞬间入心。花瓣那通透的幽蓝质感让人心醉,蹲拍与跪拍都无法表达出那种高雅,我就匍匐在那草坡上,以五体投地的虔诚仰角,定格下这幽蓝的神性之花。
    一株花瓣完全展开的绿绒蒿。我抵达的时节,更多的绿绒蒿刚刚舒展花苞,还有一些才在底部蕴蓄骨朵,这是我遇见的唯一完全绽开花瓣的绿绒蒿。六个椭圆的瓣子完全打开独立,花蕊完美暴露,浅白色的花蕊一簇聚拢,这花蓝得坦坦荡荡,蓝得无所顾忌,蓝得遗世独立。痴迷的我正在遐想,突然一只胡蜂飞来落在花上,可惜苍山一直雾气缭绕,我的相机大光圈、慢快门,没拍好那采蜜的瞬间。正遗憾时,峰顶突然云开雾散,阳光暖暖地洒下来。
    暖,这是上了峰脊线后最期待的事,起身脱外衣时游目四顾,我看见东侧山下,碧蓝的洱海若隐若现,西侧脚下,故乡燠热的小城时隐时现。想起昨夜城市的闷热,哪里料得到此刻4000米的峰脊线上,我刚刚脱了加绒的外衣。
    沿着峰脊线向前不久,我遇见了又一谷幽蓝。这一谷的绿绒蒿,在杂生其间的蓝得透亮的尖瓣紫堇的衬托下,更有与众不同的神韵。放下背包,我到花丛中拍摄。一株两朵花的绿绒蒿,以侧逆光的角度进入我的视线。胸膛贴近山坡,用逆光的角度把花瓣的质感完美呈现,那是穿越千年时光的亘古冰川的幽蓝,把远古的蓝光储存后,在每一朵绿绒蒿花瓣上一点点释放,通透的幽蓝携着初始的纯净,把苍山时光也点染成静谧的幽蓝时光,铅华洗尽,尘缘滤尽,此刻的苍山和我,只剩下本性之蓝,只剩下初心之蓝……
    是回返队友的呼叫,惊醒了沉睡幽蓝梦幻中的我。起身才发现,身边一个巨大的岩石半腰,几朵绿绒蒿竟然开在岩缝里。原来,这幽蓝的神性之花,还是一种生命之花……
    我知道,这一次苍山峰脊线上的行走,这一次遇见的离天空最近的花朵,特别是崖壁上的那一抹执着的幽蓝,将一直开在我心里……   
    朋友问为什么如此偏爱蓝色,我说,蓝是一种神秘的诱惑,蓝是一种心灵的距离,蓝是一种生活的状态,蓝是一种人生的态度!
    如果你也喜欢,请你来大理,来苍山峰脊线,拜访一株绿绒蒿,圆你一个蓝色的梦!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