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 >> 正文
 

一潭幽蓝的幸福水

2018-12-2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杨木华
    当我再次站在鹤云峰下这个幽蓝的潭边,面对一池纯净无瑕的蓝玉,所有的杂念瞬间消散,脑海中,只剩下铅华洗尽的本真,看着看着,一种渴念无端升腾,跳入这苍山深处的一潭,是否就可以洗净尘世的纷扰……这是冬日的下午,在思绪入水的瞬间,我浑身一冷从痴迷中醒来。其实,这只是我无数次抵达潭边冥想的一个重复……
     这是一个晴朗的冬日午后,浅浅的阳光一直隐秘在蓊蓊郁郁的森林背后,高大粗壮的古树,也只有在顶端可以享受暖阳的拥抱,处于峡谷深处的清流水潭,只能幽深着自己的幽深,处于河谷两岸的草木植被,随着时光的流转青黄着自己的青黄,那些草木的荣枯,似乎只有我在关注,溪流边石头上的苔藓,早已忘记了时光的变迁,一直惹眼地绿着夏日的绿,青葱着独属的青葱。一次次前来的我,除了那一潭幽蓝,当然把镜头对准了那一溪流淌的苍苔。
     这一谷的清流,惹得我一次次带上脚架前来。其实,每一次带脚架来拍摄流水苍苔都是一个人的清欢。拍流水需要选角度调整三脚架再加上长曝光,拍摄用时都比较长,而无关摄影的人,看流水瀑布,观草木花开,更多走马观花,很少能有人在寂寞清冷的山谷等待别人漫长的拍摄过程。我的抵达,更多是用镜头和清流对话,是用心灵倾听自然,是一个人和流水默契的独处时光。每一次溯溪而上,我驻足徘徊的地方有三处。
     第一处是巨石脚下的小瀑布。在一个斜伸的巨石前,溪流突然转了个弯,把洁白的水花轻轻呈现在眼前,在几个苍苔密布的石头间哗啦啦向下冲,与忘却时节疯长的绿色苍苔相反,河边的一些草在气温的骤降中正枯萎,而巨石上的一棵古树抖落几片黄叶,悄悄点缀到溪石上,某种寒冬的挣扎与春天的疯长,似乎展开了拉锯战,它们都忘却了我这年岁渐大的旁观者,也挣扎在老去的边缘……
     第二处就是那个幽蓝的潭。那潭,一眼看去满盛的不是水,而是清澈到澈蓝的玉石液,是纯粹到幽碧的玻璃浆,是冰川深处原初的凝固水,是婴儿眼眸里的初始健康色。一见倾心,初遇难忘。沉醉于那幽蓝的不只有我,我更羡慕的,是枯死后一头扎入水中的那根古木,长醉幽蓝不用醒,一生都做幽蓝梦……
     可是,如此幽蓝的潭及那个小瀑布,却不是所有人都会遇见,因为抵达这个河谷的路有两条。只有从那个叫石钟的村落上行,再穿越重重村落抵达一个叫蕨蕨坪的地方后进入河谷,再顺河谷上行才会遇见。而走美翕村的李家庄后顺渠道平台前来的,因为这两处都在路的下方,只有刻意才会遇见。我最后的拍摄点,就是常人追寻的飚水岩大瀑布了。
     飚水岩名副其实。一个飚字,已妥帖地揭示出这个瀑布的高大与气势。这是峡谷深处,两边的山崖突然间合拢,30多米高处的溪水,毫不知情就跌落了下来。初起时一股水,向下开始散开,到底部又相对缩窄,远看就是一个巨形银梭依靠在绝壁上,而牵着的水线头隐藏在苍山高处,飚水岩这里的巨梭,只管纺织,纺织着岁月匆忙,纺织着时光故事。
    其实,飚水岩的时光故事里,我拍摄的只是外在的风景,这里不只是大自然的力量与变迁,更是苍山西坡人致富梦想的见证。
     飚水岩之上,其实隐藏着一条引水渠。我曾从李家庄苹果园顶部顺那渠道蜿蜒而行,探访过20世纪70年代铁汉任国富带领乡亲打开致富大门的艰辛。李家庄,苍山西坡海拔2400米左右的一个村庄,冷凉的气候让人们的致富梦想一次次破灭。在选定种植苹果这条路后,任国富带领乡亲,用血汗从飚水岩顶上开渠引来苍山清泉,种成了如今名扬四海的李家庄优质糖心苹果。如今,一村人走上了富裕的道路。在接近水源的地段,当年活生生用手工在崖壁上开出了引水隧洞,某一次我和同行的苏师一起在那里,感慨那些艰辛与付出,咬一口手里的苹果,觉得那果子分外甜美!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