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 >> 正文
 

去大理做一个“俗人”

2019-01-0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曾 龙
    (一)
    大理把我变得庸俗了,我不拒绝,因为我爱这庸俗,因为这庸俗沾染的是大理最纯朴而厚实的泥土气,因为这庸俗沾染上的是苍山的云,是洱海的浪,是所有关于大理古城里南诏和大理国的传说,是每一个关于大理的瘾。
    所以一定要把自己变成一个俗人,这样我才能有最融洽的和谐感,在大理漫步、生活和寻觅,我会像是嘴里含着一块糖,是的,因为大理天空的蓝色是甜的,洱海的蓝色是甜的,在苍山云雾里的呼吸是甜的,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上的花朵和庄稼,这里每一个白族奶奶脸上绽开的笑都是甜的,所以千万别忘记这种庸俗,因为它会让你唱歌,让你呐喊,让你恋爱,会让你安心在大理做一个只会生活的俗人,因为这种生活的俗仅大理有。
    (二)
    当你走上人民路,满街民谣歌手的歌声会让你的脚步像舞蹈一样,慢慢地释放这座古城熬煮生活的味道,你会知道凡是有餐厅的地方就会有歌手驻唱,凡是有歌声的地方就会把自己遗忘,凡是在大理的邂逅都会成为大理,凡是还未成为大理的都在等着你来到。
    想起四年前独自背包去丽江,在火车上看到苍山和洱海时,那种震撼的美仿佛是突然袭来的一阵狂流冲出了埋藏在我心中四年的向往,终于那涓涓细流在时间里让这颗种子萌动、发芽,终于我来到了大理,看着动车缓缓驶入这座在我心中没有烦恼和忧郁的城市,想着或许洱海是将我的等待装成了一湖的水,而苍山终于可以把我的思念锁进它的墙。
    你若认为大理古城里只有带着“风花雪月”的夜色,你若认为每条“风花雪月”的街里只有撩逗着艳遇的歌声,你若认为一切的认为都交给了大理,那你真的错了,因为在这里错是一种浪漫,因为在这里错也是一种幸福,因为在这里你应该把所有的错交给遇见,因为在这里,因为来到大理,所以生活从未知道什么叫做老去。
    崇圣寺三塔标志着大理吗?在这里你会找不到答案的,因为在这里,每一个最浓烈和悸动的时刻都在诠释着一个叫大理的气息;因为在这里,每一条街道都不需要任何象征去标志它独特的意义;因为在这里,你应该像漫步在馥郁的香气中,在喝足了生活后带着笑微醉说:“生活就像一杯酒,每一杯酒里都会有大理。”
    (三)
    从下午两点到夜晚十点半,一百二十公里的路程,骑着电动车成功环了洱海,让它奔驰到最快的速度,用低音炮配合着最劲爆的音乐,我们在车上呐喊和狂欢着,用一场最青春的盛宴献给环洱海的自己。
    慢慢地,洱海开始进入到我熟悉的画面,它以任意的想象去铺开恢宏的云,然后苍山以恰到好处的力度去撑起这幅磅礴的画卷,终于洱海这颗明珠开始闪烁它最朦胧而神秘的美丽,在被太阳蒸起的云雾里,应该只能用眼睛说出所有美的秘密。
    那花朵铺开缤纷色彩的美丽,应该是盘在洱海头上的发髻,而那如雪连片的房屋,应该是漫步在巷子里的白族老人,为洱海套上的裙衣,终于我们开始寻觅到最纯净的大理味道,那种芬芳是来自于田野,来自于燃烧着金黄色的向日葵,来自于那伫立在洱海中的水杉林,于是我们开始追寻着这股越发强烈的味道,于是我们开始唱起《去大理》,于是原来生活真的就在大理,除了没有在等着的爱情。
    喜洲古镇,双廊古镇,南诏岛,金梭岛,蝴蝶泉,在速度中穿梭而去,天气却像换了一副面孔,开始扑打着狂风暴雨,雨滴像钉子一样在脸上钻打着,寒冷像是一只魔爪抓住颤抖的身体,到双廊古镇时,已经环了三分之一,同行的宋怡一直想返程回去,而其他的伙伴都已经放弃,但我说无论多大的狂风暴雨,既然已经出发,就一定要到达终点,于是在我的坚持下,我和宋怡又开始了行程。
    我们一路高歌,迎着狂风暴雨,我们要把所有对于青春的热情燃烧,对于生活的不羁,成为给我们伴奏的雨滴,像为生命画过的一圈色彩,终于我们骑完了余下的八十公里路,未曾想到洱海的夜会是如此的动人,大理城市斑驳绚烂的夜景,一定又会是洱海在夜色中保留的最为生动的美丽。
    原来当你爱过所有的生活后,才发现生活里无处不在大理。
    (四)
    绵延的花海像紫色的画布,用温柔的阳光大写了叫“浪漫”的两个字,此时此刻应该由心去躺上这片柔软的无际,随着快乐翻滚到把时间忘记。
    散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然后跟着双姐来到了文艺青年聚集地大冰的小屋,虽然耳闻很久但第一次才进来感受,听着民谣歌曲安静地把心灵洗礼,原来有一种静止叫作让歌声把世界忘记,最后离开时,我在大冰的小屋读了一首诗《疯子》,像是表达,又像是余留,然后离开骑车狂奔向了喜洲古镇。
    安静地把时间融化在巷子里,应该跟着裹着白族服饰的老人,用脚步踏出时间的节律,然后一口融化在喜洲粑粑的酥脆,那被云洗白的白族民居,应该住满了所有桃花源的梦境,所以任由想象去搭建起这片漫长而幸福的无际。
    去大理生活吧,去做一个“俗人”!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