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三塔文史 >> 正文
 

进一步加深对施滉烈士的认识

2014-11-19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A3版 作者: 编辑: 
 

——赴青岛、石家庄探访施滉烈士遗属及查找施滉烈士革命史料之行侧记

    □ 胡新伟
    2014年10月8日至13日,我有幸参加由洱源县县委宣传部部长率领的由县委组织部、县委党史研究室、县文化馆、县电视台组成的一行五人赴山东青岛探访施滉女儿施琦生老人(女,87岁,在青岛潜艇学院工作,离休),并到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调取查阅施滉烈士革命史料之行。这得益于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的支持和重视,也了却了十几年来一直想进一步挖掘整理施滉烈士有价值的材料和表达对洱源县最具有研究价值的党史人物施滉烈士的敬仰、崇敬之情。
    施滉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共产主义和国际主义战士,是被中共中央确定可以立传的云南省少数先烈之一。他是清华园中的举火人,早期的共产党员,原北京大学校长周培源为施滉题词:“献身人民,壮志凌云”。并回忆说:“他如果活到解放,一定能为中国革命作出更大的贡献。”原全国政协副主席雷洁琼回忆说:施滉同志“是个学者,又是一个政治家……他的理论水平很高,讲话口才也很好。”他和同学徐永瑛(曾任中共中央英译《毛泽东选集》委员会主任)、何永吉等3人拜访革命前辈孙中山和李大钊,求教“将来如何做事,以为求学的方针”。施滉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东方史,毕业时用英文撰写了硕士论文《孙中山评传》;1930年秋末,施滉学成归国,回到了阔别6年的祖国,先后在上海中共中央特科秘书处、中共中央翻译科并于1932年5月,任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长,于1933年1月任中共河北省委书记;他是美国共产党中央中国局第一任书记,施滉英勇牺牲的噩耗传到西半球美洲时,美国共产党将每年的1月1日定为“施滉纪念日”,成为国际共运史上的一段佳话。
    行程前曾与施老(施琦生)和施老的女儿陈唯真(女,53岁,青岛海洋大学任教)取得联系,并向施老说明我们代表洱源人民探望老人的愿望和进一步了解其父亲施滉烈士的有关革命史料的目的。施老听完后欣然同意,能感觉到她老人家非常欢迎我们的到访。
    10月9日一大早,我们就在施老女儿陈唯真老师的带领下赶往青岛辛家庄海军干休所8楼2号房施琦生老人家。施老和老伴、儿子居住在一套面积约90平方米,不是那么宽敞甚至有些昏暗、狭窄的单元房,房间里家具摆设非常简单、陈旧(施老说有些家具是亲朋好友赠送的),然而却十分整洁,客厅正中间摆放着施滉烈士的遗像和鲜花。施老事先准备好水果、茶水热情招待我们一行人。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探访,最后施老夫妇、儿女和我们一行五人合影留念。随后我们一行五人又赶到河北省石家庄,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的王林芳处长热情接待了我们,向我们提供了《中国共产党河北历史大事记》、《河北省党史资料—革命回忆录专辑》、《中国共产党河北省历史(第一卷)》、《河北省组织史资料》等资料,并派专人陪同我们一起到档案室查阅施滉烈士革命史料,进一步为我们此行探访活动提供丰富的查找资料。
    在此次探访和查找资料中我从四个方面进一步加深了对施滉烈士的认识:一是施滉烈士最后牺牲地应在南京雨花台,1933年冬,施滉在北平艺专主持省委开会时,由于叛徒出卖,施滉和13位同志一起被捕,先是关押在北平狱中,后押解至南京。在狱中,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酷刑,他坚贞不屈,英勇斗争。1934年初,在南京雨花台壮烈牺牲,时年34岁。(注:《清华校史丛书——清华英烈》、《新清华报——让烈士的革命精神代代相传(作者:施琦生、《清华革命先驱(上)清华大学出版社)同时,清华大学图书馆老馆门厅正面墙壁上的施滉纪念碑。碑上所刻施滉烈士牺牲的年份因当时资料不全,误为1933年。(注:《新清华报》2000年6月16日第三版中也作了说明)。二是《华侨日报》的前身是《国民日报》与《先锋报》,在美国纽约出版的《华侨日报》多年来为祖国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而担任《先锋报》负责编辑的就是施滉)。为此,毛泽东、周恩来和朱德等同志曾于1937年致电美共中央表示感谢。1927年12月15日,施滉和罗静宜的女儿诞生。当时,罗静宜翻译了上海密勒氏评论报上的一篇《国民党的总崩溃》的文章,于他们女儿诞生时刊载在《国民日报》上,用的笔名是琦生,因此,他们的女儿取名施琦生。三是“超桃”是唯真学会内部的秘密核心组织。1918年暑假,施滉同几位要好同学,基于爱国救国热忱,为了互助互励,学生冀朝鼎、施滉、徐永煐等成立了清华园内的第一个进步社团——“暑假修业团”。暑假后改为“修业团”,标志着清华园的学生在新文化运动的启蒙下,开始逐步跟上了新时代潮流的步伐。修业团的宗旨是“振作我们的精神,尽我们所能尽的力量,来肩负文化运动的责任,以为社会改造之导火线”。1920年春,随着新文化运动的推进,施滉和“修业团”的成员一起,抱着寻求救国真理的赤诚愿望,决心以救国真理是从,乃将“修业团”改名为“唯真学会”,施滉被推为会长。他们成立唯真学会的宗旨是“本互助和奋斗的精神,研究学术,改良社会,以求人类的真幸福”。施滉和唯真学会的会员接受了“政治救国”,提出了“改良社会”的主张。1923年施滉和他的同级同学冀朝鼎、徐永煐、胡敦元、章友江、梅汝璈、罗宗震和女师大附中学生罗素抒(罗静宜)等八个成员,在唯真学会内部又成立了一个名叫“超桃”的秘密核心组织,“超桃”就是要超脱出“桃园结义”的封建结合的意思。施滉被推举为领导人。这个组织有严格的纪律,强调集体主义精神,特别是针对当时清华学生中的“科学救国”、“教育救国”等改良主义的主张,提出了“政治救国”的口号,决心通过政治途径来改造社会。1927年3月,施滉和“超桃”的其他几个同志,除一人外,几乎同时加入了共产党。在“超桃”的成员正式入党后,“超桃”这个组织就同时宣布解散,“唯真学会”也就不复活动(注:《革命文物》革命文物编辑委员会(1979年第三期)和《文史资料选编》第六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编都详细作说明)。四是1928年7月,施滉获得了斯坦福大学硕士学位,他的论文《孙中山》长达300多页,引用了100多种中外文原始资料,得到他的导师、美国东方史权威脱李特的赞赏,脱李特准备将论文介绍给一家出版社出版,后来,施滉与导师脱李特在一次交涉中,就美国是不是帝国主义这一问题发生争论,脱李特以美国没有殖民地为借口,否认美国是帝国主义,施滉则列举大量事实,反驳导师的观点,两人针锋相对,各抒己见。以后,脱李特没有再提及这篇论文的出版一事,施滉对此一笑置之,毫不萦怀。施滉为了坚持真理,视个人名利如草芥,对此泰然处之,显示了他高尚的情操和广阔的胸怀。后来,施滉的论文《孙中山》由清华大学图书馆从美国斯坦福大学购回影印本,后经云南民族学院外语系教授刘彭陶根据原英文稿译成中文《孙中山评传》问世。此书对我国近代现代史研究有重要参与价值,也是一部很好的爱国主义优秀读物。
    此次探访活动共收集到2小时20分钟珍贵的影像资料和25份400多页的复印资料以及146张探访活动的照片,对洱源县整理挖掘施滉烈士及夫人罗静宜研究资料提供了丰富的、不可多得的宝贵素材。
    施滉是为了共产主义的理想而牺牲的,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施滉是洱源人民的光荣和骄傲,是我们白族人民的好儿子。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