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三塔文史 >> 正文
 

徐霞客两次宾川行

2015-01-2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A3版 作者: 编辑: 
 
    □  张 旗
    据报载,去年11月,由部分全国政协委员、专家团队、《徐霞客游记》开篇地浙江宁海县政府等推动的徐霞客游线标志地认证正式启动,对400年前徐霞客所经过的至少19省市自治区代表地将进行考察认证,形成一条更为清晰,有着代表性地点的徐霞客游线,为正式申遗作准备。
    为此,我重读了徐霞客的这部分游记,追踪他两次宾川行的游线,给我留下了几点深刻的印象。
    印象一 徐霞客对沿途宾川的山川、道路之方位及走向,观察细致,及时记录,描述准确。
    徐霞客第一次赴鸡足山,是崇祯十一年(1638)十二月(旧历腊月)。二十日,早饭后,徐霞客出洱海卫城(祥云城)西门,沿梁王山西麓向北,经梁王山村、松子哨,沿帽山北麓前行。傍晚时分至宾川山岗铺,并宿于山岗铺。次日,腊月二十一,从山岗铺出发。经河头基,“西北连渡二溪”,过总府庄(白庄帽)。往北,至大罗城西。在纳溪河西岸高崖上,“令行李先去”,稍停片刻,远眺距纳溪河“尚里许”的宾川州城,并记录凭此为视角观察到的山川形胜,甚为周详。继续前行,“又北三里半,逾东突之冈,则见有村当其北麓,是名红帽村”。依其所述方位推断,“逾东突之冈”,是越过古城山,而“当其北麓”的“红帽村”,有纳溪河从村前蜿蜒流过,前面是空旷的坝子,则是今之管岗。当天宿于江股,“在溪流北岸”,是小江股。
    印象二 徐霞客注意沿途地名含义的解释,为我们弄清地名“牛井”、“炼洞”的来源和含义提供了依据。
    腊月二十二,从小江股“溯溪北岸西行”。登上北面山岭,往北行,看到牛井坝子,和“自西而东,注入宾川大溪”的炼洞河,“所谓盒子孔之下流也”。下山后,往西行,在一村庄后面,有题名“金牛溢井”的牌坊。村民指着溪流北面的山头说,那里的石洞中有口井,就是传说从前有牛出来的地方。从炼洞坝往北,穿村而过。翻过一个山头继续往北行走,又有题名“炼法龙潭”的牌坊,才知此地有蛰龙,有炼师(精通养生、炼丹之法的道士)在此地一洞内修行,“此炼洞所由名也”。
    印象三 不顾旅途劳顿,力求游遍鸡足山景点的每个部分,必尽兴方罢。
    行进中,见路左有一牌坊,跨南山一侧。徐霞客知坊内必有奇异奥秘,询问一放牧人。牧人答:“上面有白石崖,须从东南面山坡翻越一里,才能看到。”得知这一情况,徐“令行李从大道先向鸡山”,独自返回,往东南徒步登山,去寻找白石崖。沿着曲折的山路向上攀登,在山箐松林间,果然看到了高峻陡峭的白石崖。崖中间有洞,洞前有佛寺。寺门向北,锁着不能进去,从西面小路穿越丛生的荆棘进入,尽兴游览。又攀登西面的山崖,探寻阁外的另一山洞。看见洞前栽种的树木,可以穿过,于是从此下山。徐霞客当天到达鸡足山大觉寺,并宿于大觉寺,因行李先到大觉寺。由于悉檀寺僧弘辨、安仁二师再三邀请,两天后,徐霞客移居悉檀寺。一个月后,即崇祯十二年(1639)正月二十二,徐霞客受丽江府土官木增邀请,离开鸡足山赴丽江。随后从丽江至大理,再往滇西腾冲、保山等地考察游览半年多。八月初一,自昌宁柯街镇小腊邑起行,经凤庆、云县、巍山、弥渡、祥云,返回鸡足山。
    印象四 不计行程,哪怕绕道而行,到别人不愿到不能到的地方,写别人不能写的内容。
    八月二十日,由洱海卫城(今祥云)至乔甸。虽知洱海卫城往鸡足山的驿道,在九顶山、梁王山之间,是去年曾走过的,但所雇马夫,家在乔甸,马夫强要其绕道乔甸。下午来到马夫家,天太热,就住下不走了。八月二十一日,天刚亮,吃过饭就上路了。沿西面山麓往北走,东面有一个村庄叫海子,实际并非海子,是村子在平坝低洼处,有东山箐水流过那里。往前,转向西北,有一村子,人家几十户,依西山麓建房。村前水堤环绕,积着水,叫冯翊村。村北即为“崇山横障之麓”,来到此山坳的山脚下,向西沿着山崖走进壑谷。以所述方位判断,此为臭水井箐门口,“冯翊村”当是今之孔邑村。三百多年过去了,徐霞客所记孔邑村“前环堤积水”的水塘还在。是否因方言土语传达之误,致徐霞客将其误记为“冯翊”,不得而知。徐霞客也曾多次坦言,游记录记地名,因各地方音差别,有用字不准或不当的问题。至此,往北流的乔甸河,冲破西北山麓“对峙为门”的山峡,向西奔流而去。进入臭水井箐,再转向西北,沿石头山坡登上了山顶,俯瞰西面的大坝子,隔着坝子,遥对宾居西面洱海之东的大山。看到向西流去的乔甸河,穿过了山中峡谷,进入宾川坝子,又曲折地向北流去。从西北面山坡下山。马夫指点,北面山峰相夹之间是铁城旧址,从前是土人首领占据作为天险之处。一百多年后,清嘉庆十五年(1810),白莲教徒仍聚众在此发动了铁城起义(清道光《云南通志》)。历史的吊诡,夫何言哉!下山后,沿东山麓往北行。遥望坝子西面,大理往宾川州城的驿道上,有一座石拱桥。桥西有村庄,是周官营。往前,过南薰桥,从南门进入州城。南薰桥建成于嘉靖二十三年(1544)。从州治衙门前走过。在州城北门外吃午饭。由城西北来到纳溪河边。北面有“巩桥五洞”,俗名“五孔桥”,即知政桥,万历年间知州王思珩所建。行数里,又来到去年腊月二十一从此路过的红帽村(管岗)。当天来到的小江股。徐霞客两次住宿于小江股,“余昔之所宿,而今亦宿之”。
    印象五 跋山涉水,“万里遐征”,鸡足山是徐霞客终生旅游唯一两次登临的名山。
    八月二十二日,仍走去年赴鸡足山走过的老路。途中,对大营河、炼洞河的分水岭及其来龙去脉的考察,穷源探尾并记述,尤为可贵。进入炼洞,经过一个叫“中溪庄”的村子,日记夹注说明:李中溪(元阳)年老,炼洞米吃了容易消化,设了这个特供的田庄。往炼洞街北,西面山洼里有人家居住的村落。村前有个水塘,水塘上面有井,一小亭子覆盖于井上,这就是“炼法龙潭”。村北有一课古树,树根拱出地面五六尺,弯曲成弧形又插入土中,其下人可通行。往西北,经过茶庵。去年经过此地,日记亦有记载,即今茶房。往前,至拈花寺。拈花寺坐落在群山环绕的壑谷中,背靠西山,坐西向东。从寺左转向往西,翻越一横向北的山岭,有牌坊题名“佛台仰止”。在这里能见到鸡足山完整的面目,“顶耸西北,尾掉东南,高悬天际”。徐霞客慨叹这一壮丽景观:“令人神往!”至沙址河边。过了一座风雨桥,马夫往北而去,徐霞客则溯流向西,去探寻盒子孔。此时,小河涨水,浊流滚滚。路遇一老年妇女指点他,才知盒子孔在西南面山崖下。往西行,因涨水,沿河的路断了,时而涉水,时而穿越丛莽。见前面一座风雨桥横跨河上,这座桥比下游那座大一倍,才知道,原来这就是洗心桥。盒子孔在桥南的石崖下,岩石横卧,长二三丈,水由石下向北溢出。洞穴横长亦如岩石,但高不到三尺。从洞穴中溢出的水非常清,而河中自桥西流来的水,则浑浊如泥浆。盒子孔上有神庙。南面的山崖上,另有僧人修行的静室。徐霞客当天回到悉檀寺,仍住北楼。半年多前,徐霞客离开鸡足山赴丽江,随身只带了轻便行李,其余皆寄存于悉檀寺。他原计划就是要从这里返回江苏老家的。
    徐霞客两次宾川行,游记内容丰富,给我们提供的旅游资源的历史信息,弥足珍贵。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