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三塔文史 >> 正文
 

艺术大师“中州二李”联袂登鸡山

2015-02-2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A3版 作者: 编辑: 
 

    □ 吴 棠
    佛教圣地鸡足山(简称鸡山)1980年代“法灯复明”之后,慕名前来朝山的香客、游人愈来愈多。介绍鸡足山的史志文章、画册、影碟出版了不少。其中“文化名人与鸡足山”现代部分,反反复复写到的只有两件大事:一是著名画家、教育家徐悲鸿1942年经缅甸进入云南在大理停留,专程游览鸡足山并留下多帧画作;二是1943年春节,时驻滇西的爱国将领、十一集团军司令宋希濂邀请西南联大10位教授来大理,为滇西战时干部训练团讲学。其中罗常培、费孝通、潘光旦、曾昭抡、孙福熙5人,由宋陪同到鸡足山观光。事后罗常培写《鸡山巡礼》,费孝通写《鸡足朝山记》,两本书都有单行本传世。
    然而同一时期还有两位文化名人,被称为“中州二李”的李霖灿、李晨岚,联袂登上鸡足山的轶事,就无记载了。这不是遗忘或遗漏,而是时代背景下的政治原因造成:李霖灿1948年从大陆去了台湾;李晨岚1950年代初在昆明辞去公职到重庆,1959年突遭变故,于1976年病逝。

“中州二李”:李霖灿、李晨岚

    李霖灿、李晨岚两位先生都是河南人,河南位居古时的全国中心,所以叫中州。两人都是上世纪中叶享有盛誉的卓越画家,最终成为传承中国画传统并创立“雪山宗画派”的先驱和艺术大师,被称为“中州二李”。
    李霖灿1913年生于河南省辉县,民国时期毕业于杭州西湖艺术专科学校。抗日战争期间,由昆明到大理、丽江,停留四载,画苍山、玉龙大雪山,并研究么些(纳西)语文;在金沙江边搜集民歌三千首;探幽大理清碧溪,攀登苍山绝顶洗马塘。后经文博专家,在大理进行考古发掘的曾昭燏推荐,李济批准,被聘为中央博物院筹备处专门委员。1948年冬,李霖灿奉派从南京经上海“押运文物”到台湾,此后一直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看画四十年”,并在多所大学讲授中国艺术史。1984年退休后移居加拿大,1999年在异国他乡去世。
    李霖灿的主要著作有:《么些象形文字字典》、《南诏大理国新资料的综合研究》、《中国名画研究》、《中国画史研究论集》、《艺术欣赏与人生》、《中国美术史稿》及《西湖雪山故人情》等书。近年由我省诗人、作家周良沛编辑的“旧版书系”丛书,收入李霖灿的在滇旧作《雪山碧湖喇嘛寺》,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一时洛阳纸贵现已售罄。
    李晨岚1910年生,河南罗山县人。1930年到1939年先后在河南艺术师范学校、北京京华美术学院、杭州艺专研读美术专业。曾受教于齐白石、林风眠、潘天寿等泰斗巨匠,深为“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宗旨所激励,精研传统文化,旁采中西众长,以毕生的努力,践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创作出许多气韵生动、壮美雄奇,富有民族性、时代性的艺术画卷。
    抗日战争期间,1939年杭州艺专与北平艺专迁到昆明,两校合并称“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李晨岚和李霖灿是同学又是同乡,关系密切。从1939年到1943年,俩人足迹遍历大理、丽江、中甸、宁蒗等地,写生、考察、创作,重点是抒写玉龙雪山、点苍山的瑰丽风光,雪山、峡谷、山泉、村寨,在其笔下尽皆引人入胜。本文不评介他们的画作,只说俩人同游宾川鸡足山的一段佳话,以及李晨岚在大理的情况。

鸡山凌绝顶 一览众山小

    当年李霖灿和李晨岚还是刚从艺专毕业、风华正茂的青年。李晨岚已在画坛出名,他的山水画可以卖到钱,是“穷学生中的贵族”。他在昆明结识云南省主席龙云的参谋长李芷谷,李芷谷也是河南人,是一员儒将,十分风雅。李晨岚送了20张裱好的画给李芷谷,得到一笔不菲的资助作为赴滇西北的旅费,就邀约李霖灿同行。当时排出的旅行程序是:鸡足山、点苍山、玉龙山。碰巧又遇到“锦上添花”的事:刚卸任的宪兵司令梁默忱是蒙化(今巍山)人,他要去鸡足山朝拜迦叶尊者,经李芷谷介绍与两位画家同行。梁默忱还带着小儿子,途中天真活泼给大家增添乐趣。开始爬山小孩就大叫:“今天我们上天了!”听到鸟鸣,说“小雀的话说得真好听”。
    “中州二李”年轻体健,过了“灵山一会”牌坊后,就与梁家父子分开向前走了。原先计划第一晚住石钟寺,因林密迷路,遇到祝圣寺住持怀空大师,他是徐州人,与二李有乡土之亲,遂邀去祝圣寺住宿。怀空对二李讲述虚云大和尚开山事迹:“老和尚一个蒲团,一支锡杖来鸡山朝拜迦叶尊者,入定时受到启示,决定在这森林中修建一座大寺。于是各方募化,建立了十方道场。一切齐备之后,又向北京皇廷请来一部龙藏。这时才对怀空说:‘一切都交给你了,我还有因缘须了,就此告辞。’说完,仍只带着那只蒲团和锡杖,就一无牵挂的飘然离去。”怀空又说:“龙藏俱在,只少人发此大愿,你们二位若有心闭关读经,三年之内我全部供应……”。二李听后感到为难,因为还要去玉龙雪山,只好婉言说明以后再来。小沙弥送来素斋,是一碗面条,味道极好一扫而光,二李称赞:“香积厨中也能做出这等美馔,真是人间滋味。”怀空大师听后笑说:“这就是饥者易为食的道理了。不过说实话,是沾了鸡土从 的光;面汤里有鸡土从 ,这是云南的名菌。”相互交谈,言语投机,两人当晚就寄宿在祝圣寺,待朝顶回来仍住此寺。
    第二天清早,攀登鸡山绝顶四观峰:东望日出,南望云,西望洱海,北望即将前往的丽江境内玉龙大雪山。他俩重温徐霞客在《游记》中说的:“四观之美,得一便足以名世,何况鸡足有四!”当时的感觉是:“我们的运气真好,天气晴朗,在三百余里外的鸡山绝顶,一览众山俱小,惟有玉龙独尊”;“惊见玉龙山如白芙蓉独立蓝烟天末,脚下群山一一如儿孙朝伏,实平生之所未见之奇”。
    “中州二李”在鸡足山停留了几天,从后山下山,夜渡洱海到了大理。在大理又攀登苍山绝顶洗马塘,然后跟随马帮从剑川走去丽江。

李晨岚在大理多次举办画展

    关于“中州二李”与大理的因缘,其中李霖灿在大理的奇遇和经历,笔者在《雪山千古》和《李霖灿:“大理是一个梦中的世界”》两文中有详述(收入拙著《大理文史拾遗》及《大理往事》),此处不再重叙。李晨岚的行踪和1949年之后的情况,“似乎隐入了时光的烟尘”,少有人知晓。2010年有人著文(《发现李晨岚》,刊于《影响力》第75期),说:“上世纪40年代中期,晨岚先生被当时中央博物院聘请为专业设计人员,转至上海南京”。此说不实,应聘的是李霖灿,而不是李晨岚。李晨岚这段时期是在丽江边画雪山,边教书(兼任美术教员);1942年又转来大理画点苍山,仍在中学兼教职。笔者当时在大理省中读书,1943年看过晨岚先生两次在大理县城举办的画展,并见过李先生。印象深刻的原因,教我们班的《国文》老师费云章是李晨岚的挚友。费老师江苏高邮人,古文很有造诣,擅长写古体诗词。李晨岚在大理创作的写生山水画,每帧都请费老师亲笔题写一首诗,然后才拿去展出。诗画合璧,相得益彰。李晨岚的画很好卖,往往在展室刚挂出,画幅右下角就贴有红纸写的“某某先生预定”或“已售”标签。
    1950年代初期,李晨岚先后在云南省文工团、云南省文化局美术创作室工作。他深入西双版纳等边陲少数民族地区,率先以清新的国画,创作了大批傣家竹楼、佤族村寨等反映边地风光的作品;又深入个旧矿山,创作反映矿山建设的作品。1954年他辞去公职,赴四川在重庆做了一段时间的中国美协专业画家,为政府馈赠外国专家和出口换汇创作了大批作品。其作品先后入选全国美展和西南地区美展,多幅作品被国家博物馆收藏,李晨岚成为当时有重大影响的画家。1959年后,由于社会政治背景的原因,先生突遭变故,自此沦落乡间,在穷困潦倒的生活中,于1976年在家乡病逝。
    时光流逝,斗转星移,直到半个世纪之后的2010年,云南文化界才重新《发现李晨岚》,称他为“新国画的先行者李晨岚先生”;1999年出版的《云南美术五十年》一书,列举五十年代初云南的国画家,李晨岚的名字才被列入。2012年9月,云南出版集团、云南日报、《影响力》杂志社,在昆明“滇味书屋”联合举办“新国画先驱李晨岚作品展”,主题是4个大字“重温大师”。人们才从其展出的部分传世作品中,管窥到大师昔日的风采。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