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视点 >> 正文
 

水质“新国标” 离龙头直饮有多远?

2012-07-13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A3版 作者: 编辑: 
 

    7月1日起,我国正式实施新版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城镇供水水质的国家强制标准从原来的35项增加到106项,拉开了水质监测的序幕。然而记者调查发现,纸面上的标准并不代表实际监测能力,水厂水质达标并不代表居民家中的“龙头水”即可直饮。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新国标”如何造就“高水质”?

标准升级、百姓感受“两张皮”?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杜鹰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报告时指出,2011年全国设市城市公共供水厂出厂水水样达标率为83%,设市城市和县城公共供水末梢水水样达标率为79.6%。
    按照“新国标”规定,生活饮用水的检测指标新增了有机污染物、农药、雌激素等方面检测指标,统一城镇和农村饮用水标准,基本实现了饮用水标准与国际接轨。
    照理说,常规指标全覆盖达标,保证了基本的饮用水安全要求。老百姓对于“新国标”最直观的感受就应该是水色清亮、水里没有异味,然而果真如此么?
    杭州市民杨俊说,有时候出差回家,一开水龙头,出来的水都是黄的,甚至连抽水马桶水箱里都积满了黄色的水垢。“这几年做饭、烧开水我都买矿泉水,自来水烧开后总是漂着白色絮状物,怎么敢放心喝?”
    有这样困惑的不只有杨俊。7月1日,南京市民程渊和李春华寄出了35份快递,寄往全国32个城市的35家自来水厂。信封里装的是信息公开申请表,他们要求公开7月1日国家强制实施国标以来,各地自来水厂首次对出厂自来水进行水质检测的数据。
    国家城市供水水质监测网杭州监测站站长董民强表示,水质检测的取样包括出厂水和管网水,并不包括老百姓水龙头的“末梢水”。也就是说,现在政府公布的水质监测数据,并不等于老百姓家里水龙头的出水水质。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新国标”落实还任重道远。不少县市连相应的监测仪器或监测能力都没有。从监测范围来看,到2015年要覆盖所有地级以上城市,但不包括县乡,如何判定贫困地区的人口喝上了安全水?

源头活水为何出不了“龙头净水”?

    目前我国约14%的水源地水质不合格,约35.7亿立方米水源水质不达标;水厂设施陈旧,全国95%以上的公共供水厂是在饮用水卫生新标准颁布之前建设的,难以达到新标准要求;管网老化,漏损和二次污染严重……
    董民强表示,即使按照“新国标”的106项标准全部监测合格,居民家中的水仍有可能受到不同程度的“二次污染”。
    “居民感到有水质问题,主要原因出在供水环节上。”董民强说,自来水从水源地流入千家万户,要经过源水、净水、输水、用水4个环节。水厂负责生产水,出厂水到达居民家中需要经过管网、泵站、蓄水池、水箱等多种设施,容易导致到达居民家中的水被污染或者变质。
    “我们曾在巡查中发现,一些居民小区蓄水池、水箱卫生状况堪忧,池面甚至漂浮着鞋袜、死老鼠等垃圾。”浙江卫生部门一位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按照规定,小区二次供水水池每年的消毒清洗次数不能少于两次,清洗后还必须主动抽样送检,但很多小区都没有做到,导致二次供水的检测出现了盲区。
    相关数据显示,全国城市供水管网老旧、漏损率超标严重,年漏损水量达60亿立方米,同时造成水质在输送过程下降。以屋顶水箱和地下水池为主的城市二次供水设施管理不到位,部分设施不能及时清洗消毒,导致水质合格率降低。业内专家指出,饮用水在“末梢”管网中受到污染很普遍,进行改造更新有必要。

达标“新水准”:破解水质“最后一公里”难题

    实际上,近年来已经有不少国内城市开始重视这一问题,如上海自2008年开始就启动了居民饮用水水质的二次供水设施改造,通过对不合要求的水箱、水管、水泵、水表等进行更新改造,破解水质“最后一公里”难题。
    国务院报告也指出,要加快国家水源监控能力建设,用3年左右时间,建设1.4万个取用水户、水功能区和省界断面国控监测点。
    新标准如何达到高水质?专家认为,首要的就是大规模的供水设施改造,这笔庞大的费用究竟该由谁承担?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全国公共供水企业亏损面为31%,资产负债率高于50%,整个供水行业经营业绩不好,很多水厂难以承受检测设备和管网改造费用的大笔开支。
    清华大学环保产业研究所所长傅涛说,我国水厂、管网等普遍陈旧的现实,这是对水质的一大制约因素。但提升水质不仅是企业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也必须明确政府在供水服务中的必然责任,加大在管网方面的投入。
    高的标准必须依靠切实可行的措施、实实在在的监督管理。虽然“新国标”如期实施,饮用水卫生安全监测和信息公布,仍“陷落”在职能交叉的行政部门之间。
    对此,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骆建华建议,住建部、卫生部在每年的饮用水卫生监督监测工作方案中,应当明确检测统计的范围,尽可能地涵盖不同供水方式下水源水、出厂水和末梢水的检测信息,提高检测频率,同时引入第三方监测机制,并将水质检测数据及时公开,让高标准走进千家万户的水龙头。

正视饮水安全的逼问

    饮水安全保障面临诸多挑战……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7次会议听取国务院关于保障饮用水安全工作情况的报告。报告中披露的现实再度发出警醒,保障饮水安全容不得半点懈怠。
    饮水安全是健康之本。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显示,全世界80%的疾病与饮用不安全的水有关。目前,我国2亿多农村居民存在饮水不安全问题,城市的水源地水质状况不容乐观,供水水质不达标问题突出。随着水污染的日益严重和水资源的日益匮乏,饮水安全正成为我国公共健康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
    但是,与警情声声的现实相比,当前整个社会饮水安全的意识却显淡薄。过去一段时间,水污染事件屡有发生。只有在此之际,人们才会发现,饮水安全问题就在每个人身边。
    多年来,国家为保障饮水安全付出许多努力,确保了我国饮用水的总体安全。但必须清醒地看到,这项工作仍有不少差距:水源工程建设滞后、供水设施老化落后、监管体制机制不顺、水污染旧账未清又频添新账……当前,需要以更大的决心和更实的举措,切实推进保障饮水安全工作。
    只有合格的水源,才能保证饮水安全。我国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不到世界的三分之一。就是这有限的水资源,却正面临日益严峻的污染风险。目前,需要特别加强饮用水水源建设、保护和管理,包括定期开展检查、监测和评估,及时清除污染安全隐患,严把新上项目环评准入关,加大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力度等等。
    一滴水进入千家万户,需要历经漫长的旅程,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将直接对水质产生影响。当前,特别需要加大投入保障力度,切实弥补水源地保护、水污染防治、水设施改造等方面的历史欠账;完善管理体制机制,切实解决管理分散、合力不强的问题;健全法律规章和考核体系,切实改变落实不力、问责乏力的现状。
    饮水安全是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各地区、各部门应把保障饮水安全摆到更加突出的位置,用扎实有效的工作让所有群众都喝上放心水。

延展新闻>>>

自来水新国标实施探访全国多地水厂

    2012年7月1日是自来水新国标强制实施的最后期限。106项强制标准之下,各地都“各显神通”,提高水质。但作为消费者的老百姓,打开水龙头后会有什么明显的“新”感受吗?客观“新”标准如何才能带来主观“新”感觉呢?新国标难道仅仅是个简单的技术问题吗?
    水质“新国标”实施第一周,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兵分几路,前往北京、广东广州和甘肃白银,探问“新国标”如何取信于民?

    甘肃白银:难题不只是钱
    在网友们看来,自来水新国标的实施,就意味着对水厂需要投入更多的设施,来提高水质的净化能力。然而,记者在甘肃省白银市动力公司的采访中了解到,情况并不是这样。
    “白银市目前水源的水质属国家二类标准,水厂净化工艺完全可以让出厂水质满足‘新国标’要求,但如何让大家知道水质已经达标呢?这就需要检测数据来证明一切。”‘新国标’实施第一周,白银动力公司生产调度部苏宏文部长面对“一切如常”的工作,显得有些无奈,“‘新国标’对我们来讲,难就难在检测设备的购置上。”
    他指了指排列在实验室墙边的一排仪器告诉记者,厂里有些最基础的检测设备,即使按照旧的标准,也无法完全满足要求。
    “新国标”的实施对水质提出了更高标准,但是否满足了要求,无论是供水企业、监管部门还是普通老百姓,都只能依靠检测设备测出的数据来判断。没有数据,空口无凭,再好的水质,也无法让百姓放心。
    “可是,我们都不敢想象到哪里找购买水质监测设备的钱。”白银市动力公司副经理顾万聪告诉记者,之前企业听说要实施“新国标”,就开始打听满足检测要求的设备需要多少资金,然而得到的结果却让所有人都不敢再提这件事。“设备购齐需要两千多万,再加上相配套的土木建设,接近4千万,这笔钱对于我们就是个天文数字。”
    “106项全部检验一次,需要2万块钱,很多地方都不舍得投入。”我国给水排水行业泰斗、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王占生直言不讳。
    一边是供水服务社会化,另一边是供水价格市场化,始终游离于政府主管和市场主导夹缝之中的供水企业,在“新国标”检测需要的费用面前发了愁。
    “落实‘新国标’的难题不只是钱从哪儿来。要真正实现安全水质全覆盖,首先就要正视供水的公共服务属性。”广东省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黎友焕指出,由于自来水公司往往都是自负盈亏的市场化运作,基于自身盈利状况的考虑,他们很难超越自身能力,进行技术设备等大的投入,因而很多地方水质改善就成了空话。

    广州:数据公开能否换来信任提升
    7月1日水质“新国标”生效的第一天,南京市两位市民程渊和李春华,把35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寄往了全国32个省会城市共计35家自来水厂。他们俩要求公开新水标实施以来,各市第一次对出厂自来水进行水质检测的检测项目和检测数据。
    这样的公开,在广州已经实现,并且不需要申请,居民只要走到珠江新城、流花湖等地的广场和街头,抬抬头就能看清楚。
    为了更好地实施“新国标”,推动公众对水质的监督,广州市自来水公司投资逾百万元,在20多个人流密集地区安装了大型LED显示屏。记者在一处屏幕上看到,滚动播放的一串串数字,显示着该地段自来水浊度、余氯、PH值等在线监测状况。这是广州在全国首创的水质公示模式。
    如果民众不想出门,也可以方便地在家查到相关数据。记者试着登陆了广州市水务局、广州市自来水公司的门户网站,就查询到了每个月自来水的水质参数。
    最有意思的是,广州市自来水公司网站上还有一个“网上水质地图公示”项目。通过网站上显示的中心城区地图,记者随意点击地图上某个区域,就弹出离这个区域最近的一个水质监测点的水质监测数据。
    “除自测自检外,广州市自来水公司还接受行业主管部门和卫生监督部门等第三方机构的层层监管与监督。”广州市自来水公司工作人员郑宝涛介绍说。
    “地方行业主管部门和卫生监督部门,不还是本地的机构吗?有用吗?”有网民依然担忧。
    “是的,目前的一大问题就是检测数据缺乏监管和督促,都是由各地自行检测和上报,”王占生说,“如果能浙江检测上海的,上海去检测江苏的,获得的数据或许还算真实可靠。”
    但同时王占生也客观地指出,国外的自来水供应也完全靠自来水公司自律,并定期向公众公布各项指标。“就怕各级部门担心承担责任,回避现实,思想意识欠缺,不认真解决,人为地把这个事情搞复杂了。”
    面对新水标实施后,客观检测的高标准和百姓主观的低感受,他认为,“只要保持信息公开透明,‘新国标’实施后即使仍然存在问题,百姓们也会给予理解和支持的。”

    北京:要公开,更要沟通
    “我们学校每天那个‘白花花’的水一看就不合格,简直不想拿它来洗脸刷牙洗头。”水质“新国标”实施的第一周,一位网友在微博上写下这样的感慨。
    “其实对水厂来说,所有的出厂水都百分百达标,一些指标还远远高于国家标准,如浊度,控制在0.3度。”北京市第九水厂厂长陈克诚面对百姓质疑,显得有一些无奈。他所在的水厂,承担着目前60%以上的市区饮用水职责,日供水能力约170万吨。
    “北京1/3的自来水取自地下水,会通过含有钙镁离子的岩石层,水质好于地表水,只是加热后沉淀物过多让人难以接受,但经处理后不会超过国标450毫克/升。”王占生也这样解释。
    其实,早在新国标颁布初期的2007年,北京市自来水集团所属市区、郊区等水厂的水质就已经全部达到或超过106项饮用水卫生新标准要求,实际检测能力达205项,出厂水指标全部达到或优于国家标准。
    “为确保供水安全,北京还建立了国内第一个具备新国标106项检测能力资质的实验室。”水质监测中心总工程师顾军农介绍说,这个实验室目前具备205项水质指标的检测能力,每年检测的自来水水质超过11万项次。“北京全市供水管网和终端用户共有243个监测点,所有水厂的原水、出产水以及管网水都需要定期在这里进行水质检测。”
    一边是水厂严格执行标准,一边是民众端着“白花花”的水质疑检测结果。“新国标”下,这样的信任危机如何化解?
    “在自来水安全如何取信于民的问题上,供水企业应该更多地和民众进行沟通。”中国水网副主编谷林告诉记者,“目前一些地区有了水企开放日、水质公示点等创新的做法,但对更多地方来说,还缺乏一套完整的体系,来制度化地进行与民众的沟通交流。”
    当然,他也指出,水质安全问题有一定的专业性,水质安全存在多头管理等问题,也阻碍了企业与民众沟通的顺畅。
    “不过一定要认识到,” 谷林说,“水质安全不光是一个技术问题,更是一个民生问题。信任,在公开透明之余,往往从沟通中来”。
    本版内容根据新华社稿件综合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