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视点 >> 正文
 

每人征收10元“生态保护费” 滇池治污拟让旅客埋单该不该?

2012-08-10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A3版 作者: 编辑: 
 

打捞队队员在滇池草海打捞水草。

    近日,“昆明拟对滇池旅客征收每人每天10元生态保护费”的消息引发网民热议,网民纷纷表示让旅客为滇池治理污染埋单“太离谱”。据悉,上述收费打算还在酝酿中,尚未通过有关法定程序。
    有关专家指出,按照“谁受益谁付费”原则,对游客收取生态补偿用费具有一定合理性,但收费对象、范围和方式等应严格依法确定,而不应进行“一刀切”收费,草率付诸施行。

昆明拟对滇池流域旅客收“保护费”  网民直呼“太离谱”

    近日,众多网站和微博曝出,“昆明市拟对滇池流域2920平方公里范围的五华、盘龙、官渡、呈贡、晋宁等6个县区的酒店、旅社入住者,按每人每天10元的标准,开征滇池生态资源保护费。”
    对此,网民“和大ninilu”说:“一些旅游景点因为游客的增多,影响了当地的生态平衡和生活环境,收取一定的保护费可以理解。但向旅客收费来补偿,这也太离谱了。”
    网民“肖建民”评论说:“不关停环绕滇池的高污染企业,反而向旅客征费,难道旅客用犀利的眼神污染滇池吗?”
    有网民算了一笔账:“来自昆明旅游局的数据显示,昆明2011年接待海内外游客首超4000万人次,按每人次在昆明停留三天计算,4000万乘以10元再乘以3天=12亿!真是生财有道啊。”
    还有网友认为,我国很多江河湖泊都面临污染治理资金短缺,当地政府如果以生态保护的名义向旅客收费,这其实是地方政府把环保责任转嫁给游客的借口。”

调查:开征滇池“生态保护费”  确已进入立法程序

    据《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编制大纲》显示,滇池治理“九五”期间完成投资25.3亿元,“十五”期间投资31.7亿元,“十一五”期间计划投资183.3亿元。
    云南本地媒体报道称,在云南省政府关于《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草案)》的说明中显示,目前滇池综合治理资金缺口达到了80%,该条例拟规定昆明市政府设立滇池保护专项资金,主要用于滇池保护和扶持保护范围内群众的生产生活,还将设立滇池生态资源补偿费。
    昆明市有关部门表示,对滇池旅客征收生态保护费的打算还在酝酿中,尚未通过相关法定程序。这个想法是借鉴云南玉溪等地收取湖泊治理资源保护费、筹措环境治理资金的做法,已提请省人大尽快颁布《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在该上位法支撑的前提和基础上,支持昆明市开征滇池生态资源保护费。
    7月下旬,云南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对再行修订的《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草案)》进行了审议。新修订的条例中,加入了征收滇池生态资源保护费的内容。云南省政府法制办负责人表示,通过立法开征此费,有利于增强全民保护滇池意识,引导企业严格遵守环境保护法律法规,以最小的环境成本获得最大的经济效益,建立稳定长效投入机制。
    昆明市滇池管理局有关人士表示:“《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草案)》不涉及具体征收对象和收费标准,条例正式颁布实施后,昆明市才会按照规定程序制定征收方案,并上报云南省财政厅、发改委等部门审批。

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  该不该让游客买单?

    云南民族村景点附近的一家旅社老板表示,如果真要对旅客开征滇池生态资源保护费,那他们只能转嫁到旅客身上。“毕竟我这也不是什么大酒店,本来就没多少利润,如果真要10元一人一天,也只能算到房费里了。”
    正在昆明旅游的游客肖女士到滇池周边转了转,听说昆明可能对旅客征收生态资源保护费,觉得不可思议。 她说:“不能本地人污染了让我们外地游客来买单,那样我也不会再来了。”
    昆明理工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侯明明认为,征收资源保护费是一种生态补偿的形式。生态资源保护费征收有两个原则,即“谁污染谁付费”和“谁受益谁付费”。按照“谁受益谁付费”原则,游客欣赏了旅游胜地的生态美景,而当地为保护生态支出了大量费用,因此对游客征收资源保护费是有合理性的。
    我国生态资源保护费征收一直都在进行,征收对象主要为对生态环境造成直接影响的组织和个人。例如,云南玉溪就对抚仙湖旅游度假示范区范围内的生产企业、酒店、餐馆经营户征收资源保护费。其中,对抚仙湖旅游度假示范区内经营景区景点的单位,按其售票接待游客的人数,每人次收取5元。
    但昆明欲借鉴玉溪抚仙湖收取资源保护费的做法却受到质疑。侯明明说,抚仙湖水是二类水质,滇池水却是劣五类,游客对这样的污水支付生态保护费,似乎于情于理不通。
    侯明明认为,将收费对象锁定为酒店、旅社的入住者,这种“一刀切”的做法也不科学。“凡是入住就收费,这样收费倒是省事了,但入住者除了游客,还有因公出差的、商务旅行者,向他们收取生态资源保护费显然不公平。”
    有专家和网友建议,“滇池治理费也应该像公布‘三公经费’一样拿出来‘晒晒账’了!这样才能真正加强对治污费用的监督管理。”

相关链接>>>

滇池是我国污染最严重的湖泊之一

    滇池污染一直是云南人刻骨铭心的痛,也是云南省、昆明市政府持续不断攻坚的重点。滇池治理已历经几个五年计划,“九五”期间完成投资25.3亿元;“十五”期间完成投资31.7亿元;“十一五”期间完成投资183.3亿元。
    随着治理的进展,点源污染负荷增长势头已经扭转,滇池流域工业污染源排放的主要污染物基本实现达标排放。入湖化学需氧量、总磷点源负荷出现下降趋势,入湖总氮点源负荷保持平稳,长期的增长趋势受到遏制,河流水库水质呈现好转迹象,草海水体黑臭状况得到明显改善,沿湖湿地景观良好,草海的砷及重金属污染得到有效控制,大型水生植物明显恢复。
    2011年,国家重点流域规划考核组在对滇池“十一五”规划执行情况作综合评测时,给滇池治理打出了70.1分,比2009年考核评分提高了10分,首次进入较好行列。
    但是,专家们同时警告,截至目前,滇池仍然是我国污染最严重、治理难度最大的湖泊之一。滇池水体严重富营养化、生态系统被破坏的状况还没有得到根本扭转。由于人口增加,人均水资源量从上世纪50年代的1000立方米,降到目前的不足300立方米。近年来滇池流域工业发展较快,挤占了部分水资源量。由于大量的水资源被生活和生产挤占,入湖清水急剧减少,水体对污染物的稀释自净能力下降;污水收集率低,雨污分流不完善。目前城镇生活污水截污率约为60%,城镇污水处理厂运行效率偏低;再生水利用削减污染负荷能力受限,工业及冲厕用水利用不足,大部分再生水主要进入雨水循环系统,并最终进入入湖河道和滇池;农业及城市建成区非点源治理的总体效果不理想。
    专家们认为, 随着社会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十二五”期间,滇池还将面临更大压力。昆明市将成为高度城市化和集约发展的地区,以工业园区为中心,滇池流域工业将得到快速发展。根据《昆明城市总体规划修编(2008~2020)》,“十二五”期间,滇池流域2015年常住人口将达到385.6万人。滇池流域城镇化水平提高,非农业人口比例将大幅增长,流域人口压力问题将更加突出。据初步推算,2015年滇池流域污水排放量、化学需氧、氨氮、总氮、总磷产生量等都将比2008年增加约30%左右。

 

云南:“九湖”治理全面提速滇池首次跨入较好行列

    在2012年6月7日云南省环保厅发布的《2011云南省环境状况公报》显示,以滇池为重点的九大高原湖泊水污染综合防治全面提速,滇池已经从污染治理向污染治理与生态恢复并重转变,由重度富营养化转变为中度富营养化,并在国家重点流域规划考核中首次跨入了较好行列,阳宗海、抚仙湖、洱海等湖泊水质均保持稳定或改善。
    据云南省环保厅介绍,以滇池为重点的九大高原湖泊水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获得批准,其中滇池治理获国务院批复,其余八个湖泊治理获省政府批准,目标是消灭劣五类水质、九湖水质明显改善,按照一湖一策的保护与治理措施,共设置规划项目295项,将投入资金552.74亿元。
    据统计,截至5月底,九湖“十二五”规划项目已完工19项,正在实施125项,开展前期68项,完成投资73.09亿元。其中,滇池完工3项,完成投资54.69亿元。滇池已经从污染治理向污染治理与生态恢复并重转变,由重度富营养化转变为中度富营养化。国家重点流域规划考核滇池2011年得分70.1分,比2009年的60.1分提高了10分;考核等级由2009年的一般提高为较好,首次跨入了较好行列。
    此外,阳宗海水质由Ⅳ类好转为Ⅲ类。抚仙湖在水位不断下降的情况下水质仍然保持地表水Ⅰ类水质,总氮、总磷还略有下降。星云湖总氮明显下降。洱海水质连续八年总体稳定保持在Ⅲ类,2011年5个月水质达到Ⅱ类。程海、泸沽湖高锰酸盐指数下降明显。异龙湖水质有所改善。

“滇池生态保护费”能否服众

    “云南昆明拟对滇池游客征收每人每天10元的生态保护费正在报请有关方面审核通过”的消息,引起网民激烈讨论。根据滇池往年的游客量推算,这一收费制度如果审核通过,每年至少将影响到4000万游客的切身利益,因此能否做到令人信服,显得至关重要。
    根据云南有关方面的说法,滇池征收“生态保护费”是由于滇池环境治理存在资金缺口,并且缺口达到80%。这样一个声称“生态保护”、表面上“合情合理”的说辞,真的经受得住公众的审视和拷问吗?
    有关资料显示,滇池治理在“九五”期间完成投资超过25亿元,“十五”期间超过31亿元,“十一五”期间的计划投资是183亿元。如此巨额的治理投入和快速增长,却“还有80%的资金缺口”,难道滇池的生态治理真是越治越差?并成为吸金的无底洞?巨额的治理投入又用在了什么地方?在没有向公众公开并取信于民之前,贸然开征新的收费品种值得思量。
    滇池生态环境的破坏,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可能较为复杂,但作为既成事实,决不是将来的游客造成的。作为生态治理,理应向破坏环境的始作俑者追偿责任,而不是向未来的游客收钱。如此看来,因治理环境缺钱就向游客收费的逻辑,其实并不完美。总不能因为将来游客的到来“可能”造成环境破坏,就利用可能性开始收费。
    媒体近些年来早有报道,比如云南石林,近年来每年向游客收取高额的门票费,而真正用于石林保护的却少之又少。走大旅游路线的杭州西湖,近些年来向游客免费开放,真正做到还湖于民,其环境治理不也同样做得很好?如此看来,不直接收取门票费或生态保护费,同样可以把环境保护做得很好,决不能简单地把收费与加强生态治理保护等同起来。以生态治理保护为由,提高景点门票收费甚至开征新的收费品种,其实不难让人看出其背后隐含的旅游经济冲动和短视。
    当然,对很多地方而言,生态治理保护是摆在政府和公众眼前的一道现实难题。生态治理保护也是必须付出成本的。关键在于,解决资金缺口的办法应该广纳民智,遵循公开公正的社会准则,资金使用做到公开透明,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从而真正取信于民并得到公众的理解和支持。
    本版内容根据新华社稿件综合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