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视点 >> 正文
 

火车“站票”是否半价引争议 “站票打折”背后是“有尊严出行”

2013-01-1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A3版 作者: 编辑: 
 
    随着春运临近,火车票站票是否该半价的问题再次在网络上引起激烈讨论。多数网民认为,站票半价合情合理,体现服务与收费的匹配性。但也有人反对称,实行半价会加重铁路负担,冲击运营秩序,同时也不具备可操作性。
    “中国铁路每年售出大量无座票,然而长期以来,无座票依然全价出售。无座旅客以农民工兄弟居多,按照市场价值规律,他们没能享受与车票价钱所匹配的服务,因此无座车票全价不合理。”12日,认证资料为“自由撰稿人,社会公益工作者”的网民“卫庄”发微博呼吁站票半价,十几万网民转发了微博。连日来,多家媒体和个人在微博上就这个话题发起讨论。
    支持的网民认为,票价应该与享受的服务相匹配,从而体现公平的市场经济原则。“如果铁路部门认为有座没座一样价钱,与享受到的服务无关的话,那我认为卧铺也应该统一价格标准,如果不是,那就是自相矛盾。”网民“尚国强”说。
    不过,也有网民反对半价,认为如果实行站票半价,可能会冲击铁路整体运营秩序。反对半价的网民还指出,买了站票的乘客不是从头到尾都站着的,中途一般都有坐的机会,很难计算站着的时间,半价也不合理。
    随着这个话题的发酵,13日,网民“对外汉语杨源琛”等人在微博发起“原告征集”活动,准备向铁道部提起公益诉讼。
    关于火车票站票半价的问题,近年来每到春运都会引起社会的关注。曾有社会组织、律师和学者上书铁路部门,建议对票价制度进行改革。目前,铁路部门还没有对这个话题进行表态。
    有座没座一个价“太坑爹”
    在机票、长途大巴都有票价折扣等优惠的情况下,火车票定价机制依然僵硬,不但缺乏“早订票多打折”的灵活机制,还存在“有座没座一个价”的“坑爹规则”,网友认为“这不符合经济规律”,“同是躺着,软硬卧价格不同,为什么站着却和坐着一个价?”许多网友支持“站票打折”的观点。
    分析人士指出,多年来,铁路客运沿袭了计划经济体制,满足群众出行的基本需要,同时也承担了很大的社会福利甚至公益的角色。这一体制虽然屡遭诟病,但事实上,普通旅客列车票价一直相对低廉,甚至低于成本。
    “计划经济时代,火车票很便宜,为当时普通群众提供低廉的出行方式,这本身就带有福利或者说公益性质。”在“火车迷”圈子里颇有影响力的网友赵建强表示,这一公益属性延续到了今天,“现行的普速列车客票价格已经十多年没有做过调整了。”
    “站票是因为运力不能满足需求,但又不得不解决这部分需求而出现的。售出站票往往意味着列车超员,会给车站、车辆等关联部门带来更大的工作量和压力。”赵建强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讲,站票似乎不应该打折。”
    站票票价差异化有“他山之石”
    对于网友呼声很高的“站票半价”,网友“Evan-李钢豪”的看法一针见血:“如果车上空出座位,那买半价站票的乘客坐不坐?设专门的站票车厢比半价站票还好点,可以半票还可以让其他车厢舒服点。”
    “站票票价差异化在日本有现成的例子。”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日本的火车票有“指定席”和“自由席”的区分,“指定席”比“自由席”价格高,两种车票对应的车厢在结构和座椅设置上并无不同,“指定席”车厢对号入座,而在“自由席”车厢,先上车的乘客有座位,后上车的就只能站着。
    不过,这位业内人士同时指出,日本铁路以短途通勤为主,乘客行李少,旅途时间短,而且多为白天,不像中国的火车动辄上千公里、二三十个小时的旅途,因此不能直接照搬日本的模式,“如果我们的长途列车也像这样区分车厢,站票车厢的乘客也许会为抢座位发生口角。”
    站票可以有,但要“有尊严”
    站票的出现,从表面上看是因为铁路运力不能满足出行的需求,其根本原因是经济社会资源分布不均,造成劳动力需要长途迁徙才能就业,到了春节,“回家过年”的刚性需求让每一个春运参与者都“鸭梨山大”。那么,能否通过加大运力,把站票都变成座票?
    “春运这种短时间、大规模、高强度的人口迁徙,放在任何一个运输系统都是无解的难题。”一位长期关注铁路经济的专家表示,通过建设新线、加开列车来完全消除站票并不现实,“我们假设增强运力,为每一位有春节出行需求的旅客提供舒适的卧铺或者座位,那么在春运之外的300多天里,这些额外运力去运谁呢?只能闲置浪费。”
    分析人士指出,解决春运难题不能仅从交通角度入手,解决“站票”问题也不应仅从票价方面出招,只有解决人口大规模迁徙就业的问题,包括“站票”在内的各种春运难题才会随之化解。唯有实现区域均衡发展,让人们能够实现“就近就业”或“本地过年”,“站回家”才能变得不那么痛苦,站票才能甩掉“春运下下签”的帽子,“站火车”也会演变成一种短途通勤方式,类似“站公交”、“站地铁”,让人们“有尊严出行”。如此才可解决春运过程中带来的诸多问题。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