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视点 >> 正文
 

一张火车票背后的“春运变迁”

2018-01-0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6版 作者: 编辑: 
 

    3日,春运火车票正式开始发售,一年一度的春运“抢票热”又拉开了帷幕。
    2018年春运自2月1日开始,3月12日结束,共40天。网络、电话订票预售期为30天,车站窗口、代售点和自动售票机预售期为28天。
    每逢年节,一张小小的票根,牵动着千万人的心。从彻夜排队到动动手指、从拥挤的绿皮车到宽敞的动车组、从长途颠簸到“高铁能否再快一点”,它承载着游子对家的渴望,也见证着中国春运的变迁。
    从“惊心动魄”到“平稳有序”
    早上8点,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全路客票监控中心,春运首日(2月1日)火车票开始发售。
    20多位技术人员各自监控着眼前的电脑,偌大的12306监控大厅显得非常安静,只有调度大屏上的数字在不断更新。
    “离售票高峰期还有一段时间,目前售票很平稳,数量也与平日差不多,最高时一秒售票420张。”负责12306研发和运维的铁科院电子所副所长朱建生告诉记者,售票高峰期最高时一秒售票能达近千张。
    平稳有序,如今的火车票发售工作已经难见当年“惊心动魄的战斗场面”。作为全国铁路客运保障总负责人,中国铁路总公司客运部副主任黄欣自1998年开始从事客运。广州站前密密麻麻的排队人头、衡阳站候车广场人潮退去后遗留的鞋子……都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即使在十年前,“一票”也是怎一个“难”字了得。那时,高铁才刚刚起步,普速车几乎是春运铁路的唯一选择。在北上广地区,整个春运从一开始各个方向长途短途各个时段都一票难求。
    如今,排队的人群已经成为历史的剪影。朱建生说,经过最新一轮系统升级,12306日售票能力已从1000万张提升到1500万张,能够承受每日最高400亿次点击。
    从“被高铁”到“高铁何时到我家”
    “嗖……”,一列“子弹头”飞驰而过。
    在中国春运史上,高铁注定是绕不过去的身影。
    2012年,中国高铁开始逐步成网,每年春运发送人次平均增长2千万。而之前的很多年,尽管铁路一到春运就使出“吃奶的劲”,但每年最多只能增长几百万。
    2018年春运,这一数字将达到新高度。随着3038公里新建高铁加入春运,今年春运全国铁路整体发送人数至少增加3000万人次,从绝对值看是近年来增长最高的一年。
    据中铁总的统计显示,到2017年底,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2.7万公里,其中高铁2.5万公里,占世界高铁总量的66.3%。
    今年春运,川渝地区将摘下“春运老大难”的帽子。西成高铁、兰渝铁路和即将开通的渝贵高铁将首次服务春运,出入川通道大增,“蜀道不再难”。
    从曾经质疑“被高铁”,到越来越多的人“盼着高铁到我家”,高铁让春运也有了不一样的节奏。工作在广州老家在武汉的刘敬说,有了高铁,哪怕大年三十早上出发也能赶上晚上和父母吃团圆饭,省时又省心。
    从“只管走得了”到“关注走得好”
    在北京西站党委书记宋建国的印象里,曾经一到春运,西站南北广场就用帆布搭起临时售票区,排队买票的人排到马路牙子还得拐几个弯,有票上车的也像“冲锋陷阵”。
    二三十年前,绿皮车的窗户能打开。实在上不了车的乘客就把车窗当车门,想尽办法往里进。黄欣说,那时候不管是铁路还是乘客,关注的就是“走不走得了”。
    短短十年的时间,高铁带着21世纪的气息呼啸而来,也让人们从只关注“走得了”,变成了更多的关注“走得好”。
    为了“走得好”,2017年以来,12306上线了许多新功能,包括微信支付、接续换乘、自主选座、互联网订餐、常旅客服务等。像接续换乘,当没有票或是没有直达列车时,旅客可选择“接续换乘”功能,售票系统将向旅客展示途中换乘一次的部分列车余票情况。
    车站也是彰显出行文明的缩影。在一些火车站,“厕所革命”正在悄然进行。2017年,平均1.4分钟就有一列车到发的上海虹桥火车站完成了站内厕所“智能化改造”,所有厕所内安装了智能化的感应装置,动态发布空余坑位,显示是否在用,减少旅客排队等候的时间。
    春运,这场人类最大的年度迁徙仍将继续,“火车上的故事”还将进入许多人的记忆。也许,故事的关键词将不再是一张票根。

相关新闻

    独家走入12306 听听火车票背后的故事
    早8点45分,北京,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全路客票监控中心,一场特殊的春运售票保障会在此召开。
    在售票数字不断变化的调度大屏前,来自中国铁路总公司、铁科院的十几位专家和技术人员就春运售票工作进行交流和复核。3日,2018年春运售票正式启动。售票被视为春运“第一仗”,是最重要的“战役”之一。
    从早上8点开始,12306开始发售春运首日票。作为全国铁路客运“大主管”,中铁总客运部副主任黄欣详细询问了系统运行、售票情况和12306功能服务方面的情况。
    “很多人都在手机上订票,APP运行流不流畅?”黄欣问。“APP最近又升级了一次,用户体验提升比较明显,改进了运行较慢和报错较多的问题,运行很平稳。”铁科院电子所副所长朱建生说。铁科院电子所负责12306在内的全国铁路客票系统的研发和运维工作。
    由于发售的是春运首日2月1日车票,并非春运高峰期,12306的售票与平日相比没有明显变化。记者在调度大屏上看到,截至11点,12306共售出206万张车票,其中11万张为2月1日的车票,最高峰时一秒420张。
    黄欣告诉记者,节前售票高峰期预计出现在的1月14号至16号,那几天可以购买除夕前几日火车票。为了保证系统稳定运行,今年12306使用了两个公有云,实现“双云互备保障”,日均售票能力从1000万张提升到1500万张。
    2011年,中国铁路实现网络售票。2012年春运,12306即备受各界“拷问”:系统处理能力不足、用户反映访问慢、报错多,体验不佳。回忆起当年,朱建生说感受就是“高度焦虑”。
    为改变这一状况,12306不断“变身”。几年间,12306先后采用多种举措,包括采用排队机制,海量购票请求实现有序处理,优化余票查询算法,推出手机APP,实现网上购票实名认证等,不断提高购票体验。
    如今,12306已能够承受每日最高400亿次的点击,最高峰时日售票接近千万张。售票压力的缓解不仅因为系统扩容,背后更有我国高铁网的快速延伸。2017年,我国投产高铁新线3038公里,特别是春运车票压力较大的成渝地区有了西成高铁、兰渝铁路和即将开通的渝贵高铁,出入川通道大增。
    “春运期间,除了节前和节后高峰期及一些重点方向外,售票基本实现供需平衡,‘一票难求’得到缓解,当然高峰期还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不过这已经不是售票能力不足,而是运输能力不足的问题。”黄欣说。
    售票不怕了,怕的是用户体验够不够好。2017年以来,12306进行了多次升级,上线了许多新功能,包括微信支付、接续换乘、自主选座、互联网订餐、常旅客服务等。这些新功能将在这个春运接受第一次“检阅”。
    接续换乘对12306最具考验。以北京到哈尔滨为例,可以从沈阳、长春、四平等多地换乘,换乘的车次也很多,看起来简单,但是搭配的组合可能上百种。看似一次查询,但实际上内部要进行上千次的计算。朱建生表示,春运期间12306会对接续换乘单独分配充足的处理资源,尽全力确保乘客能够顺利回家。
    对于年年春运的铁路人来说,春运是一场“战役”,但是也越来越常态化。与公众印象不同的是,近年来,12306日售票量最高峰并不在春运,而在十一黄金周。
    黄欣说,不管怎样,这一仗必须打好,取得全胜,要进一步完善应急处置、专注于保障售票这个“第一目标”,同时春运出行走得好不好,也是铁路人关注的目标,需要全社会的理解与支持。
    ● 综合自新华社 作者:樊曦、贾远琨、丁静、邓瑞璇、蒋志强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