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视点 >> 正文
 

世界读书日 为阅读“打卡”

2018-04-24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6版 作者: 编辑: 
 

    “4·23世界读书日”是属于爱书人的节日。当阅读者捧起书本,就如同为自己的灵魂找到一处栖息地,与写作者进行一场智慧对话。近日,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就我国国民阅读率进行调查,发现2017年我国成年国民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和纸质图书阅读率均有所增长。越来越多的人为阅读“打卡”,新的阅读风尚正在形成。

    这是4月17日在法国巴黎拍摄的“渡桥”旧书店一角。
    在法国巴黎塞纳河左岸拉丁区卢森堡公园旁,有家名为“渡桥”的旧书店。它由法国诗人马塞尔·贝亚吕于1949年创办,并于1973年搬至现址,目前由他的遗孀若泽·孔泰-贝亚吕经营,主要贩卖当代诗集、小说、美术画册以及17至19世纪有收藏价值的精装书。

 

提升数量·增加深度·填补鸿沟
——全民阅读如何冲破三大“瓶颈”

    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到来,“全民阅读”在中国走过12年。然而,随着人均阅读量提升有限、深度阅读不足、城乡阅读差异等问题凸显,真正实现全民阅读还存在现实“瓶颈”。
    阅读,决定着一个民族思维的深度和高度,对文化传承、国家发展有着重要意义。如何推动全民阅读向高质量、纵深化发展?
    从少到多:提升全民阅读量要“久久为功”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最新公布的第15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6本,较2016年的4.65本略有增长;人均电子书阅读量为3.12本,略低于2016年的3.21本。
    “综合比较美国、日本、韩国和西欧发达国家的阅读数据,中国人均阅读量仍有差距,这与我国人口众多、全民阅读基础低等因素有关。”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国民阅读研究与促进中心主任徐升国表示,推动全民阅读最有效的方式还是厚植土壤。
    21日,在河南漯河,“书香中国万里行”活动拉开序幕,随后将在全国各地开展。活动期间,将举办“红沙发”论坛、专题讲座、经典诵读等一系列活动,让广大读者共品书香,享阅读之乐。据了解,“书香中国”系列活动每年吸引8亿多人次参与,全国有400多个城市常设读书节、读书月。
    “全民阅读关键在于培育民众对阅读的兴趣。”阅读推广人孙慧阳建议,各类阅读活动的开展要细分人群,创新方式方法,真正做到切实有效。
    面对增长缓慢的人均阅读量,徐升国认为,培养国民阅读习惯不是朝夕之功,而是要长期努力,持久推动,让阅读活动蔚然成风,带动人们的阅读热情,从而提升全社会阅读水平和文化素养。
    由浅及深:两种阅读方式并非“鱼与熊掌”
    不知不觉中,我们迈进了一个“浅阅读”时代。一个“刷”字尽显了数字化阅读方式的特点,静静地品读,仿佛已成为很多人的奢望。
    第15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7年,我国数字化阅读方式如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Pad阅读等接触率为73.0%,较2016年的68.2%上升了4.8个百分点;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微信阅读时长为27分钟。
    这次调查还发现,我国成年国民网上活动行为中,深度图书阅读行为占比偏低,仅有21.7%的网民将“阅读网络书籍、报刊”作为主要网上活动,远低于“网上聊天/交友”和“看视频”“听歌”等。
    很多人都把浅阅读归咎于数字技术的发展。但有识之士指出,虽然数字技术促进了碎片化阅读的发展,但阅读的深浅并不应该以阅读媒介划分,对纸质书籍的快速浏览也是浅阅读,而对微信公众号文章的思考式阅读也是深阅读。
    浙江人民出版社社长何成梁指出,人类的阅读需求是多方面的,阅读的深浅要视人们阅读的需求而定。
    山东省平度市蓼兰中学教师徐李媛更形象地指出,深阅读与浅阅读并非鱼与熊掌,而是粗粮与鲍鱼的关系:吃了粗粮,自然知道鲍鱼的好,吃了鲍鱼,自然也可以吃点粗粮换换口味。“更重要的是,浅阅读可以激发兴趣,让阅读者发现什么才值得深阅读,而深阅读培养的思考习惯,能使浅阅读的选择更为精细和准确。”  
    城乡差异巨大:动员社会力量填补阅读鸿沟
    有人说,读书是世界上门槛最低的高贵举动。可就是这样一道几乎不存在的门槛,对中国偏远山区的孩子们来说,却仿佛一座大山。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的调研显示,在贵州、四川、山西、河南、云南等地乡村学校,超过71%的受访者表示家庭藏书低于10本,接近20%的孩子家里一本藏书都没有。
    “当前我国城乡居民阅读率和阅读量都存在明显差异,需要进一步推动农村基础阅读设施建设,尽快补上这块短板。”徐升国说。
    据了解,我国开展的“百社千校”阅读活动,累计捐赠图书1000多万册,价值2亿多元,惠及1万多所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小学校;全国已建成农家书屋58.7万家,推动11亿册图书进农村,为6亿多农民解决了看书难问题。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认为,农村阅读推广和普及,不仅关系着农民自身文化素养的提高,也关系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美丽乡村的“成色”。要通过政府引导和社会力量参与,让更多优质阅读资源涌向农村,激活农村阅读需求。
    为改善偏远乡村小学阅读现状,亚马逊中国联手中国扶贫基金会实施“书路计划”,已为全国8省份100余所乡村小学捐建电子图书馆,数万名乡村学生从中获益。

热点评弹

假如孔子能上网

    “世界读书日”前后,阅读又成为公众热议的话题。有一种惋惜的声音时常响起,那就是批评数字化阅读方式让人趋向“读图”“读屏”“读视频”。我们不妨把时间倒退回去,回到莫说互联网,就连纸质书都没有的上古时代,看看当时的一位阅读者如何读书。
    春秋时代的鲁国国都曲阜,时常会迎来列国的使者,他们不是来通好交聘,而是专程请求答疑释惑:齐国都城飞来了异鸟,楚王在江中拾到了奇果,吴军在越国发现了巨人的骨头。这些问题最终都汇总到了孔子那里,他如同“搜索引擎”得出一个个答案:商羊、苹实、防风氏之骨……令大家五体投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
    “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知者也”。孔子是一位非常成功的阅读者,他爱读书,“读《易》韦编三绝”;精选书,教育儿子“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阅读成就了一座2500多年以来,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的学识高峰。
    但是,与我们身处的数字化时代相比,甚至与印刷术诞生之后的时代相比,一个事实显而易见,孔子并没有太多的书籍可供阅读。因为当时的“书籍”无非是简帛甲骨,或是青铜鼎彝,其记载的篇幅有限,而这样的载体,即使是汗牛充栋也好,是学富五车也罢,实际的字数也未必能有成百万或上千万字。由此可见,在那样的年代,孔子的阅读是何等艰辛与可贵。
    这也愈发让我们明白,孔子之所以能够成为“万世师表”,靠的绝不是简单的阅读。他坚决反对读死书,认为“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身体力行读“社会书”,“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进而把阅读、思考和游历有机统一起来,即使“陈蔡绝粮”同样“弦歌不辍”,体现了知识分子风骨和尊严。在先贤的启迪下,后世学人才得出“记问之学不足以为人师”的判断,不断提出“格物致知”“知行合一”“经世致用”等主张,强调“为万世开太平”和“人须在事上磨”的修为。
    假如,孔子置身当下,能够上网,面对网络上“浩如烟海”的电子书,以及书店里“铺天盖地”的纸质书,他或许会有一时迷惑,可能也会有选择困难,但是他一定会奉行“吾道一以贯之”,坚持自己的阅读之道,“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同时,他也不会只在互联网上发帖点赞,没准会与同时期的哲人建个群,聊聊天,“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假如毕竟只是假如,现实生活中,数字化阅读在给读者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也会出现碎片化、实用化、娱乐化的倾向,以至于像认僻字、诵诗词的“寻章摘句”和“记问之学”,在以往仅是学人入门的台阶,现如今已升任公众追捧的对象。这与“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真谛相去甚远,也启示我们在全民阅读的道路上还要努力前行。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读书可以让人保持思想活力,让人得到智慧启发,让人滋养浩然之气。”面对当下的纷繁复杂,无论是为了保持内心宁静,还是旨在寻找航标,阅读都是一把金钥匙。我们有必要重温孔子的阅读之道,他的阅读曾经开启中华民族走向文明的辉煌,也曾经陪伴中华民族走过历史的风雪,在今天也同样能给我们以不时闪耀的启迪。


欧洲人与图书馆的千年之恋

    在互联网时代,欧洲各国图书馆相继开通电子书借阅服务,不过对于热爱阅读的人们,纸质图书依然散发着独特魅力。
欧洲图书馆的前世今生
    从公元760年开始,圣加仑修道院的修道士们就开始用羊皮纸抄写经文,以便诵读、保存和流传,到9世纪晚期积累了300册藏书。如今,圣加仑修道院图书馆已有藏书17万册。这里作为公共图书馆对外开放,公众可借阅1900年以后出版的书籍。
    在欧洲大陆最北端,芬兰国家图书馆从380年前的20本藏书发展到如今尽收全芬所有文字读物。馆舍几经翻修,所属权几经易手,现在对公众开放,不收取任何费用。
    在荷兰,公共图书馆协会覆盖全国160多家各类公共图书馆,全国四分之一人口是协会固定会员。人们可随意进入这些图书馆,选书读、选CD听、选电影看,无需出示证件,也不用付费。办张卡,缴二三十欧元年费,就可以把图书和音像制品借回家。
    除了不断扩大的馆藏图书和馆舍,欧洲很多国家还设有“流动图书馆”。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在新建的社区中,在无力自建图书馆的中小学,一辆装满图书的改装巴士就可以满足人们的阅读需求。可以说,只要是有人住的地方,就提供图书馆服务。

迎接互联网时代挑战

    进入网络时代,人们获得知识的渠道无限拓宽,传统图书馆开始思考新的定位。开辟电子书借阅服务成为迎合时代需求的首选方式。
    3年前,荷兰公共图书馆协会增加了电子书借阅服务。登陆在线图书馆,开设账号,缴年费42欧元,就可从两万多本电子书中挑选借阅。电子书会下载到读者选定的电子设备上,借阅到期后自动消失。
    海牙中心图书馆负责人扬·赖恩德斯告诉记者:“电子书符合年青一代的生活方式。我们要想办法保持图书馆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不仅是现在的青年,还有那些现在只是小孩子的未来青年。”
    截至2017年年末,荷兰在线公共图书馆已有注册用户44万,比上一年增加28%;2017年有48%的读者借阅过电子书,平均每月出借电子书26.7万本。
    电子技术和互联网得以让古典书籍更长久地保存、让经典内容更广泛地流传。瑞士圣加仑修道院图书馆长科尔内尔·多拉说,他们从2005年开始对部分羊皮手抄卷进行数字化处理,如今全球各地的人们可以登录该馆网站,窥探书籍历史,体验古书魅力。
    除为读者提供足不出户借阅电子书的便利,图书馆也在想方设法吸引人们亲往。芬兰2017年修订图书馆法,所有公共图书馆禁止向公众收费。在首都赫尔辛基,图书馆翻修从未停止过。让图书馆拥有最优越的地理位置、最漂亮的建筑设计、最舒适的驻足空间成为人们的共识。  

让阅读图书回归生活

    随着娱乐方式日趋多样,人们翻开一本好书、静心阅读、纯粹思考的机会已越来越少。不少欧洲国家政府为此组织了各类活动,以期重新唤醒人们对阅读的认识。
    2012年9月8日,波兰时任总统科莫罗夫斯基发起全民阅读日活动。他组织各地群众阅读波兰民族诗人亚当·米茨凯维奇的长诗《塔杜施先生》,并现身公园带头朗读其中部分段落。此后每逢全民阅读日,波兰总统都会带头朗诵波兰作家的经典作品。
    如今,阅读日活动的规模和范围越来越大,从2012年在波兰数十处地点举行发展到2017年在国内2000多处、国外63处地点朗读波兰文学作品。波兰卢布林天主教大学文化哲学系主任彼得·亚罗辛斯基说,阅读名著可以唤醒群众对有影响力的文字作品的关注,改变低俗的阅读方式。
    令分析人士意外的是,在电子阅读逐渐普及的今天,纸质书仍然散发着特有的魅力。
    海牙图书馆读者埃尔温·哈尔德曼告诉记者,很多人不仅眷恋纸质书的感觉,也爱图书馆特有的氛围,喜欢图书馆举办的各种活动。哈维斯托认为,从芬兰公共图书馆借阅情况来看,电子书并没有跑赢纸质书,原因是并非所有高质量书籍都有电子版,而且人们似乎更喜欢手捧书本的感觉。● 综合自新华社    作者:史竞男、白瀛、冯源、李骥志、凌馨、刘芳、韩梅、陈益宸、张端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