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视点 >> 正文
 

82年前 在喜洲举办的中国农村第一次集团结婚典礼

2018-06-21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杨士斌 文/图

    1936年5月26日,在大理喜洲财神殿,举行了一场热热闹闹的有12对新人参加的集团结婚典礼。据考证,这是近代在中国农村举办的第一次集团结婚典礼。苏联棋就是其中的一位新娘。
    当时的喜洲,经济发达,号称“大理的小上海”,年芳19岁的苏莲奇(后改名为苏联棋)是喜洲镇染衣巷一户苏姓人家远近闻名的大美女,自幼聪慧,女活绣花更是一绝,她的意中人是姑舅表亲、青梅竹马的杨锡羡(当时喜洲民间有“姑表亲,亲上亲”的说法)。杨锡羡不仅英俊潇洒,且颇有才气,思想进步,很认同当时的“新生活”运动,而集团婚礼是“新生活”运动的一部分,适逢喜洲发起集团婚礼,两人遂成为集团婚礼中的一对新人。“当年冬间,恰好我喜(即喜洲)也有集团结婚的发起,我便非常高兴,参加其中,奔走宣传,努力工作。”这是杨锡羡发表在旅沪喜洲人在上海创办的杂志《新喜洲》杂志第二期上根据自己参加集团婚礼的体会写的一篇名为《写在参加集团结婚后》的文章中的表述。《新喜洲》杂志报道,这次集团婚礼一共有12对新人参加:“……是日(五月二十六日),男女前来参观者,踵接肩摩,万人空巷。会场内外,楼上楼下,几无隙地。四乡来饱眼福者,络绎不绝。大小道途,为之梗塞。史主任,王县长,杨局长,又每对分赠小巧玲珑、极其美观的银质镀金(奖章)、银质珐琅(奖章)、纪念章各一枚,以资鼓励。城中各摄影师,亦皆于当日,群携照相机及手照机前来,争相照片。王县长夫人及县党部杨、郑两女士,则先一日即来喜参加,表演西乐,热闹情形,为历来任何婚嫁,任何节会所未有。”
    婚后不久,杨锡羡为“挽救当前的危机”毅然离开了家,参加中共地下党,在赴延安途中被捕入狱,此后便下落不明。结婚的第二年,也就是1937年,苏莲奇生下一个男孩,不幸的是,孩子因为生病,没多久就夭折了。孩子夭折,丈夫又不在身边,苏莲奇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然而,刚强的苏莲奇心中总有一个信念:她的丈夫还活着。
    从那以后,每天只要苏莲奇坐在屋檐下,家里的大门就一定要打开,后来,家里人都知道,她是想要第一眼看到丈夫回家。
    新中国成立后,喜洲和全国一样经历了社会的变革。这时,苏莲奇的名字登记后改成了苏联棋。
    50年代初期,喜洲成立了“青年组”,一些被解放了的童养媳和小丫鬟成为这个组织的成员。她们一起生活、一起劳动,有说有笑,日子虽然艰苦,倒也开心。苏联棋因为手工做得好,就负责教这些女娃娃学绣花。日子久了,大家慢慢地知道了她的身世。这个时候,她认识了心灵手巧、能干、善良的杨毓兰,像女儿一样关心着杨毓兰。转眼间,杨毓兰20岁了。期间,杨毓兰在“识字班”认识了文学和书法功底都很扎实、命途多舛的杨士英,杨士英和苏联棋夭折的儿子同岁,相处一段时间后,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也得到了苏联棋认可。1956年,杨毓兰和杨士英举行了简单的婚礼,正式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婚后,杨士英因为家庭成分被批斗,苏联棋站了出来,以杨士英是自己的儿子,而自己是贫下中农的身份让杨士英摆脱了那场批斗,于是,杨士英夫妇搬到了苏联棋家,组建了一个虽没有血缘关系,但深情感人的和睦家庭。
    杨士英和苏联棋的儿子同岁,新家庭组建后,苏妈妈感觉自己的儿子又回来了。看着杨士英,苏妈妈更加怀念自己的丈夫,她仍然一有空,就坐在屋檐下,看着那开着的大门。
    后来,苏联棋绣花的工作中断后,她又参加了农村医疗合作组,通过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接生员”。至今仍有很多村里人念念不忘苏妈妈接生的恩情。而杨士英则到农具厂做了一名工人,他充分发挥自己在文化知识上的优势,刻苦钻研,车工、焊工样样精通,脏活累活抢着干。1981年,杨士英所在的农具厂倒闭,64岁的苏联棋也从接生员的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杨士英凭着自己过硬的技术,在家里置办了车床加工农具零部件,日子倒也过得舒舒心心。
    1976年和1984年,杨士英的生母和杨毓兰的生母先后去世。苏妈妈也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但她的身体还是很硬朗,仍然一如既往每天在屋檐下盼着丈夫归来。这期间,杨士英夫妇的四个子女渐渐长大,一家人生活上的压力可想而知。然而,杨士英夫妇总会把最好吃的食物端给“母亲”苏联棋,而苏联棋也总是舍不得吃,执意留给自己的孙子孙女。生活虽然清贫,家里却充满了温馨和睦。“我们那时的生活条件不是很好,可父亲总是会想办法让奶奶和我们吃饱穿暖。”“奶奶对我们很亲,对我爹我妈反倒很严厉,她说这是娇孙不娇子。”杨士英的三女儿回想起那段日子时,感觉仍然很温馨。
    苏联棋年岁越来越大,杨士英夫妇也慢慢地步入晚年,苏联棋还是常常坐在屋檐下,守望着那扇大门。“只要你阿奶在家,谁也不许关大门。她在盼望着你们的爷爷啊。”杨士英夫妇理解母亲未了的心愿,总会这样叮嘱儿女们。在他们心目中,杨锡羡,那个他们从未见过面的男人,那个母亲朝思暮想的男人也正是自己的父亲,孩子们的爷爷。他们也希望父亲有一天能够突然回来,回来看看自己的母亲,看看思念他的儿孙们。
    2007年,苏联棋最喜欢的女儿,后来的儿媳妇杨毓兰因病去世,70岁的女儿先于90岁的母亲而去,让苏妈妈难过了好一阵子!
    2011年2月2日,大理喜洲染衣巷市上街68号的白族民居中,苏联棋离世。这一年,她95岁,距离属于她和丈夫杨锡羡的那场喜洲集团结婚典礼已过去75年,带着对婚后就离家的丈夫74年的期盼,苏联棋安然离去。

    2007年7月31日,在喜洲染衣巷市上街68号苏联棋家中,已90岁的苏联棋手捧丈夫杨锡羡的遗像。

    2007年7月31日翻拍的当年参加集团结婚仪式的另一对新人张德龄、赵馨香的结婚证书原件。

    留存下来的当年大理县政府为参加“史城镇(喜洲)第一届集团结婚典礼”的新郎新娘制作的纪念章和银质镀金、银质珐琅奖章。

    1936年11月17日,在下关举行的另一场新生活集团结婚典礼的合影。当年,大理地区举办了两场“新生活”集团婚礼。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