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时尚 >> 正文
 

不抽烟的自由

2008-02-01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B3版 作者: 编辑: 
 
    “总以为自己已经长大,抽烟的样子要故做潇洒……”曾几何时,男生们哼着郑智化的《年轻时代》,把一支价格便宜的香烟,背着老师和家长,第一次用并不熟练的手法,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咬在青涩的唇上,稚嫩尚未褪尽的脸写满故作的深沉。老师或者父亲突然来了,把烟紧紧拽在掌心,额头渐渐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心跳到嗓子眼,掌心的痛感尖锐而清晰,然而死死咬住牙不吱一声,任烟头一直摁进掌心的肉里,直到熄灭,在掌心灼出一个五十岁时还记忆犹新的疤。
    那个疤,就是抽烟的不自由。当然,也就意味着有不抽烟的自由。不抽烟是很自由的,和抽烟的人相比,至少第一个自由就是在那些偷偷抽烟的岁月,不必为老师和家长的突然出现或者同学的告发而提心吊胆;不必为藏在床板底下的烟头和抽屉最里边的香烟,在父亲到房间看望自己时关切的目光下,仍然因为心怀鬼胎而心跳加速;更没有因为在女朋友面前担心抽烟的姿势不够有型,故意作出老道的样子,最后反而笨手笨脚让人暗暗笑话的烦恼。
    嗯,不抽烟的自由还有健康,五十岁的时候还拥有一个年轻人的肺———自然这是废话,地球人都知道,只是人实在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明知如此,抽烟的人,还是要吞云吐雾地一天进行很多次慢性自杀,把那些足以毒死一只又一只小白鼠的尼古丁吸入肺里,再深深地溶进周身的血液,参与到整个身体的新陈代谢中———不抽烟的最大自由,恐怕就是永远没有烟瘾的折磨,不必在打麻将到深夜,到处买不到烟的时候,呵呵笑着互捡地上前半夜扔掉的烟头,幽默地再次点燃。
    烟之于男人,正如美之于女人,又如爱情之于寂寞的人。每盒烟上都明文写着:吸烟有害健康。烟民看了一笑而已,正如女人面对美的代价和疼痛,一笑而过一样。那一笑中包含的无所谓,和寂寞的人面对爱情时的一无反顾,没有分别。
    瘾,恐怕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一个字眼。当一个人对一件事一样东西到了上瘾的程度,就该是戒断的时候。否则就要成为奴隶。比如烟的奴隶,酒的奴隶,美的奴隶,游戏的奴隶,爱情的奴隶,金钱的奴隶,权势的奴隶……皆因不再有自由。
    自由和不自由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自由,也没有绝对的束缚。人们总是难免要处在两难的选择之间,选择了这样的自由,也就意味着失去另一种自由而陷入某种束缚;选择了某种克制,也就意味着有了更大空间的自由,可能这也正是为什么人说退一步海阔天空,有时暂时的隐忍和退让,为的是更大的进步和发展空间。
    不过,选择抽烟自由的人,也就是那一批又一批烟民,想来也是合理的。我们的父亲和爷爷,在黄昏时分,劳累了一天之后,坐在屋檐下眯着眼睛抽着烟斗的悠闲,永远是我们记忆中难忘的风景;那“饭后一只烟,胜过活神仙”的乐趣,还真叫人不无羡慕之感;深夜案头奋笔时与寂寞相伴的一支香烟,也能让人不至于太孤独;电影《花样年华》中刘嘉玲抽烟的优雅,更是定格在很多人心中。
    只是当他们选择了抽烟的自由,也就同时被抽烟的不自由所束缚。比如那爱抽水烟筒的人,得四处背着水烟筒,据说一直背到北京去,等逛够了回到住宿的宾馆,原先放在床边的水烟筒不见了!烟瘾发作正纳闷之际,服务员过来说:“先生,您的马桶替您涮干净了。”果然,只见卫生间里放着涮洗得很干净的水烟筒,里面一滴水也没有,四壁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烟渍。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